「啊~好煩~

「權順榮你又怎麼了?」

「工作壓力大....

「真是...那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吧」

 

-

 

「哥...這什麼鬼地方...

「哎呀,先跟我進來就知道了」

 

「哎喲~很久沒來了欸」

「喔,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嘛」

「欸?旁邊這個是...?」

「喔,他是我同事,也是一個很好的弟弟,他說工作壓力大就帶他來啦~

權順榮一臉莫名其妙。

「啊~好好好,快進來」

「哥,原來你說的好地方是酒店啊...我不是說我對女的沒興趣嗎...我還是回去好了」

「這跟你想的酒店不一樣好嗎,先進來再說」

「好啦好啦」

 

「天啊,哥,這什麼情況...

權順榮被眼前的情況嚇到,因為這酒店裡的服務生都是,男的。

「就說跟你想的不一樣」

「服務的都是男生?」

「是啊,這裡是為了男同志而開設的,全部都是男生,不過這裡就是純粹陪喝酒,沒有那種服務」

「等等,所以說哥你也是...

「對啊...哈哈...

「哥你都不講的喔!!」

這時剛剛在門口遇到的人走了進來。

「勝澈啊,你還是固定那個對吧?」

「嗯」

「那你同事有沒有喜歡的類型?」

「他啊,喜歡嬌小型的」

「真的啊!剛好我們這邊有一個今天剛進來的,就把他介紹給你同事吧!」

「好啊」

一旁被說出喜好的權順榮漲紅了臉。

 

 

過沒多久,剛剛那個人,帶了人過來。

 

「勝澈哥你怎麼那麼久沒來~

「因為太忙了嘛~小八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啊~

「好啦,我們走吧」

 

崔勝澈就這麼和那個叫小八,長得像精靈的男生走了。

 

「來,出來吧,不要多在我後面」

那個人的後面,走出一個身高不到165公分的男生。

白皙的皮膚,細長的眼睛,彷彿妖精一般吸引眼球,權順榮的視線一直盯著他,捨不得離開。

「好啦,你們好好相處吧,我們這邊就是一個帶一個,然後進包廂,要幹嘛都可以。」

「是...

那個人就這麼走了,剩下那個小妖精和權順榮。

「走吧」小妖精開口。

「要去哪?」權順榮傻傻的問。

「包廂啊,不然呢?」『這小妖精脾氣真不小...』權順榮心想。

 

就在這麼想的同時,權順榮的手被握住,然後被拉著往前走。

 

突然的舉動,權順榮嚇了一跳,不過也就任由小妖精牽著。

 

 

進到包廂後,兩人就這麼坐著,什麼話也沒有說。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Woozi」『真是簡短的回答...

接著又陷入沉默。

「那你呢」這次換Woozi開口了。

「權...權順榮...

 

權順榮也不知道在緊張什麼,講話竟然還結巴。

剩下的時間,兩人就有一搭沒一搭的,直到時間晚了要回家了。

 

回家路上。

「呀,權順榮,還行吧」

「啊?」

「不會吧...你們什麼都沒做?」

「要...做什麼嗎?」

「聊個天牽個手之類的啊,你該不會什麼都沒做吧?可是那個應該是你會喜歡的類型吧...

「喔...沒有...

「真是...你是木頭嗎...算了算了,下次帶你去再換一個吧」

 

其實權順榮是很喜歡那個小妖精的,只是那個叫Woozi的小妖精似乎不喜歡他,還有點高冷,害他不知不覺緊張了起來。

 

-

 

「欸,權順榮,今天要不要去?」

「去哪?」

「上次那裡啊,我答應小八還要去的」

「喔...好啊」『這就代表我又能見到他了吧?』

 

-

 

「來啦~勝澈一樣要找小八那順榮小弟呢?一樣Woozi嗎?」

「啊...那個他...「對」」

「好的,請稍等」

「我以為你不喜歡他呢」

「沒...沒有啦...

 

「好啦,人來了,你們可以各自帶開啦~

權順榮依舊默默跟著Woozi走到包廂。

 

「怎麼又會找我?我以為你覺得我很無趣」

「啊......沒有啦」

「你今天...還是什麼都不做嗎?」

「你陪我聊天就好,牽手什麼的不需要」

「牽手?來這種地方還只有牽手?上次我以為你對我沒興趣,所以才沒下手,原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什麼意思...?」

「不然你覺得幹嘛一一帶進包廂?包廂裡又怎麼有床?」

「勝澈哥居然騙我...

「你也太單純了吧權順榮」

「你還記得我的名字?」

「哈哈,因為我第一次遇到你這麼好笑的人」

「呀西...

 

結果這天,權順榮知道了事實,但也還是沒有對小妖精出手,只跟他聊了工作上的事,順便吐了吐苦水。

 

之後權順榮就算崔勝澈沒找他,他也會去那間店找小妖精。

 

-

 

「你真的都不碰我?」

「嗯」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該不會是有交往對象所以不敢吧?」

「那倒不是」「陪我喝酒吧,別問了」

 

每次見面幾乎都是這樣,權順榮只會叫Woozi陪他喝酒聊天,不曾對他上下其手。

 

這天似乎兩個都喝得有點多,Woozi好像也被開啟內心的大門,兩人開始說彼此的真心話。

 

Woozi啊,其實我很喜歡你知道嗎?」

「喜歡怎麼不對我下手?」

「因為我想珍惜」

「呵呵...珍惜...我不值得...

「為什麼?」

「如果你知道我的過去你不會想珍惜我的...

「你...怎麼了?」

 

原來Woozi之前待過另一間店,不過那間店比現在這間店亂很多,來的客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Woozi就曾經遇過一個客人,剛開始對他很好,每次來都說以後一定會贖他出去,後來那個男的有陣子沒來找他。

 

誰知那個男的再來的時候像整個人別了樣,每次除了喝酒就是上床,儘管Woozi告訴他已經夠了,累了,他也不會管,照樣硬上,而且還是粗魯的對待,還逼迫他要講出那些極為羞恥的話。

 

而那時候Woozi很單純,他覺得以後這個男的一定會贖他出去,所以現在被幹幾次都是一樣的。

 

直到有一次,Woozi在街上看到那個男的身邊牽著另一個人,他才驚覺有問題。

 

後來那個男的來的時候他曾經問過那個人是誰,但那個男的不但不解釋,還說"你難道相信我真的會贖你出去?你只不過是我的發洩工具罷了",這時Woozi才明白原來這都是自己一廂情願,更看出人心的險惡。

自此之後,他不再相信任何人,身體被怎麼樣也變得更無所謂。

 

而來到這間店則是因緣機會下進來的,剛好就在他上班第一天遇到了權順榮。

 

「原來是這樣...

 

只是Woozi沒有跟權順榮說的是,其實他也喜歡他。

不是不說而是不敢說,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

 

第一眼見到權順榮,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單純,畢竟來到這裡還能被騙說只能牽手聊天。

 

後來經過幾次的相處,透過權順榮對他抱怨的事,他更了解他,原來,權順榮在工作上很認真,只是自我要求很高,所以即便上司稱讚他,他還是覺得自己不夠好。

 

漸漸的,Woozi竟然被權順榮的認真吸引,等他發現時,他已經陷入一個叫愛情的陷阱裡了。

 

但是或多或少還是很害怕,才剛被傷害過,又被這麼對待,他怎麼可能讓自己和權順榮那麼好的人在一起。

 

「那你願意相信我嗎?」

沉默了一陣子,權順榮突然開口。

「嗯?」

「我會把你贖走」

「什...什麼啊...別開玩笑了」

「什麼意思?」

「你要贖我也不會跟你走的」

「你不跟我走沒關係,至少別再待在這種地方」

「不用了,我現在在這裡很好」

「所以你寧願繼續被蹧蹋?」

「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關係嗎?」

「我對你太失望了Woozi...

 

說完,權順榮就走出包廂,留下Woozi一個人坐在包廂裡。

 

其實李知勳聽到權順榮說要贖他的那瞬間,心跳漏了一拍,他承認,他的確心動了,但是他不可以啊...

 

 

從那次之後,權順榮就沒來過,李知勳也不意外,只是覺得,啊,原來真的對他失望了呢...

 

-

 

某天早上。

 

「知勳...

「你...

「李知勳...是你吧...

「你...你要幹嘛...

「哇,我還終於找到你了,你不知道你離開後我找不到你有多難過嗎?」

「你...離我遠一點...

「哎喲,不是很喜歡我嗎?喜歡到相信我的鬼話,怎麼現在要我遠離你?」

「我...我不喜歡你...

「不要這麼見外~還是你不好意思?」

「我...我沒有」

「沒有的話幹嘛一直倒退」

「欸你放開我!」

「放開他!」

「權順榮?」

「你又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你放開他!」

「哼,我幹嘛要聽你的」

「不聽我的就別怪我不客氣」

「啊...

權順榮一腳踢在那個男人身上。

「呀!臭小子!喂,李知勳,他是你的新歡啊!」

「不...「就是!你有意見嗎?」」

「哼,你知道他的過去嗎,你還和他在一起?權小弟,你腦子有沒有問題啊?」

「腦子有問題的人是你吧!他有什麼罪要讓你蹧蹋成這樣!」

「那是他...喔斯...

「你是很想再被踹嗎?給我閉嘴,以後別再給我出現在他面前,我們走」

 

-

 

Woozi你還好嗎?」

「我沒事...

「就是他吧,承諾你又反悔的那個...

「嗯...

「你還有在跟他聯絡?」

...

「告訴我啊」

 

其實權順榮也只是剛好路過,誰知道就這麼剛好被他看見了,只是他看見的時候,已經是李知勳手被握住的時候,所以詳細情形他根本不知道。

 

「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你...

「我告訴過你了,我跟你不可能,你也只是同情我罷了,根本不是喜歡我」

「喂...

「好了,謝謝你幫我擦藥我要走了」

 

正當李知勳伸手要轉開門鎖時,被權順榮給阻止了,而李知勳就這麼被夾在門和權順榮中間。

 

「誰說我只是同情?」

「不然你覺得你真的是喜歡我嗎?告訴你,我不值得你這麼做,好了,讓我走」

「不讓。轉過來」

李知勳不動。

「我叫你轉過來」

李知勳還是不動。

「呀,叫你轉過來啊!」

 

權順榮掰過李知勳的身體,讓李知勳面向自己。結果他發現李知勳的臉上多了兩行淚。

 

權順榮看見此狀,罵了聲『笨蛋』,就捧著李知勳的臉吻了下去。

 

親吻的同時,權順榮用手抹著李知勳的淚水。

而吻就像有磁力,兩個人親了就像嘴唇被吸在一起,分也分不開。

 

纏綿已久的兩人好不容易進了房間,權順榮把李知勳壓在床上。

 

「欸...這裡不是店裡...「但這裡是我家,我愛幹嘛幹嘛」」

李知勳話說到一半就被權順榮的霸氣給壓制。

 

權順榮把手伸進李知勳的衣服裡。

「權...權順榮...你不要這樣...我真的不值得...

「你如果不願意你可以反抗啊」

「我...

「你的過去怎麼樣我不在乎,所以就相信我一次吧,好嗎?」

權順榮真摯的看著李知勳,他要他知道自己是認真的,而且不在意他的過去。

 

李知勳真的沒有再反抗,他想,就放縱自己一次吧,該說的也說了,就算權順榮後悔拋棄他,自己也能沒有遺憾。

 

 

權順榮把李知勳的衣服脫掉,接著毫不猶豫的就往李知勳的那兩點紅纓下手。

 

「嗯...」很久沒感受到這麼微小的刺激,其實讓李知勳格外的興奮,之前那個男的到最後,都直接硬上,所以導致李知勳每次和他做完都痛得受不了,有時候還會紅腫甚至流血。

「這麼興奮啊...」李知勳不知道,原來權順榮是這麼樣一個人,平常看他單純單純的,沒想到... 只是自己卻也不排斥,反而對權順榮這般調戲很滿意。

溫柔的舔舐加上搓揉,讓李知勳舒服又難耐,但又不敢發出什麼聲音。

 

發覺李知勳似乎在克制自己不要發出聲音的權順榮,靠過去李知勳的耳邊,輕聲的說「不用忍,我家沒有人,而且隔音效果很好」聽到這句話的李知勳耳朵馬上紅了起來,而權順榮則是滿意的笑了笑。

 

 

從額頭開始,一路往下,權順榮親遍了李知勳身上每個地方,一下親一下舔,李知勳享受著這種感覺。

將褲子脫下,李知勳顯得有些許害怕,或許是之前的事帶來了陰影。

權順榮當然有察覺到,所以他並沒有很心急。。

 

「不要緊張,放心交給我,嗯?」

權順榮像是在哄小孩一樣的跟李知勳說話,安慰他,讓他放鬆。

 

原本權順榮想把李知勳翻過去成趴著的姿勢,但是李知勳怎麼樣就是不肯,權順榮想『或許以前就是這麼被對待吧』所以就把李知勳的腳抬到自己的肩膀上,自己也呈現將身體壓低,免得李知勳腰痠。

 

「如果有任何不舒服就告訴我,我們就不要了,好嗎?」

李知勳微微的點了點頭。

 

權順榮試探性的伸入第一根手指。

「啊...

「怎麼了?還好嗎?」

「嗯...只是不習慣...

「不習慣?」

「嗯...

「難道他之前都沒有幫你擴張就直接...

李知勳沒有說話,像是默認。

「呀西...這人真的是... 你放心,我會幫你好好擴張...

李知勳依舊微微點頭,只是臉變得越來越紅。

 

手指數量增加得很緩慢,因為權順榮怕李知勳會覺得不舒服。

終於擴張到了一個程度,在李知勳的允許下,權順榮將自己的巨大,送入李知勳的體內。

「嗯.........

「放鬆一點...

「嗯......

「進去了...我要開始動囉...

「嗯...

 

李知勳的腳圈住權順榮的腰,雙手環繞在權順榮的脖子上,跟著權順榮的動作擺動著腰。

 

權順榮剛開始動作不敢太快,只是一點一點慢慢的抽插。

「嗯......順榮...

「嗯...?」

「可以...可以...快一點嗎...

「哈...你可以嗎...

「嗯...我可以...

「那我慢慢加快喔」

速度一點一點的加快,李知勳也不吝嗇的讓自己發出曖昧的聲音。

 

「嗯............順榮...

「怎麼了...

「我......快被你...被你...

「被我怎麼樣...

「快要被你......幹死了...

說完這句話李知勳突然意識到自己講出很糟糕的話,連忙用手講嘴摀住。

 

權順榮聽到那句話變得更興奮,而看見李知勳的反應,更讓他慾火中燒。

 

「李知勳...你這小妖精...我這就幹死你...」說完還親了一下李知勳摀住嘴巴的手。

 

李知勳沒想到自己的話竟然讓權順榮更興奮,速度越來越快,微微的痛,卻不討厭。

 

難道自己真的完全陷入了嗎?

 

過沒多久,兩人一同到了高潮,但緊接著又做了好幾次。

 

結束的時候,權順榮抱起李知勳坐在床上,讓李知勳整個人靠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在李知勳體內溫存了一下。

 

「知勳啊...你還好嗎...

「嗯...

 

李知勳毫無力氣的整個人趴在權順榮身上,手卻緊緊環著權順榮的腰。

「順榮啊...

「嗯...?」

「你真的不會後悔嗎?」

「當然不會」

「嗯...那就好...

「那就好?難道說知勳你...

話還沒問完,李知勳就趴在自己身上睡睡著了,於是權順榮就將他抱進浴室做了清理。

 

-

 

到了晚上,權順榮醒來,發現李知勳不見了,緊張得跑出去找人。

「欸?順榮小弟?」

「店長,知勳...不,Woozi呢?」

「他辭職了啊」

「辭職?」

「對啊,他傍晚的時候來跟我說他要辭職然後說謝謝我的照顧就走了,我以為他跟你在一起,因為他說他有理由離開了,我以為他說的是你」

「是...是嗎...好吧...謝謝店長...

帶著失落的心情走回家,發現自己剛剛趕著出門,鑰匙都忘了帶,但是奇怪,屋子裡好像有人,於是不怕死的權順榮按了門鈴,而且還真的有人來開門。

門一打開,權順榮看見來開門的人馬上撲了上去。

「你幹嘛啦...跑去哪了,連鑰匙都沒帶門也沒鎖...

「去找你」

「找我?」

「我以為你走了」

「你笨啊,沒看到床頭櫃的紙條嗎」

「紙條?」

「是啊,我說,你不用贖我了,我自己辭職就行」

「啊...哈哈...我還真的沒看到...

權順榮不好意思的笑了。

「好啦,快來吃晚餐,剛剛去跟店長說要辭職後,就去買了點菜回來煮」

「可是我不想吃」

「不餓嗎?」

「餓啊」

「那幹嘛不吃?難道不相信我的廚藝?」

「不是~

「不然呢?」

「因為我想吃你~

「呀,下午才剛...你發情期啊你!」

「嗚...開玩笑的嘛...

 

說完權順榮就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其實要也不是不可以...

「知勳啊,你還在那滴咕什麼,吃飯啊」

「喔...喔!來了!」

「哇!知勳你也太會做菜了吧!看起來超好吃!」

「你嚐了你會更喜歡」

「天啊!!真的超好吃!!」

「我以後可以每天都吃你做的菜嗎?」

「你是要讓我搬過來的意思?」

「哎喲,知道就好說那麼明白幹嘛」

「喂權順榮,我有說我要嗎」

「知勳勳拜託嘛~

 

-

 

小番外1

「權順榮,你怎麼不叫我Woozi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的本名?」

「你傻啊,上次救你那次那個男的不就叫你本名嗎?而且Woozi算是你的花名,我才不想叫了」

「你怎麼確定李知勳不是也是花名?」

「直覺吧,不然你都不滿意,我還是叫你小妖精好了」

「權順榮你少肉麻了」

「不然叫知勳勳」

「真是夠了欸你」

「那個男的也叫你李知勳我很不爽啊!為什麼我要跟他叫一樣的!」

「拜託,這是我的本名欸...

「哎喲不管啦!我要愛稱!!」

「算了,隨便你啦」

「那...親愛的~

李知勳瞬間臉紅。

 

小番外2

「欸勝澈哥,你和小八感情不錯啊?」

「當然啊,他是我男朋友欸」

「欸?!原來你們已經進展到這種地步了?那你怎麼會願意讓他繼續在那工作?」

「工作?他沒有在那裡工作啊」

「不然你怎麼會在那裡找他?」

「因為他是那間店房東的兒子,然後自己一個住在那間店樓上」

「什麼啊,那為什麼店長每次都一副你是要去找砲友的招呼法」

「因為我來,店長也必須去叫他嘛,所以小八也很想在那邊工作的,只是他是隱藏版,專屬我的隱藏版」

「哥我真的要被你打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