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前夕。

「我們主要推的官配是Joshua淨漢、珉奎圓佑、DK勝寬、Hoshi DinoCoups WooziJun Vernon The8你們三個再自己看著辦,這次回歸就照這樣進行吧。不過好像很多粉絲喜歡Hoshi Woozi,你們在快結束宣傳期的時候再粉紅一點就可以了。好,就這樣,這次回歸好好加油,回去休息吧。」「內~

「小八啊ㅠㅠ 公司什麼時候才會推我們為官配啊ㅠㅠ」崔勝澈一臉哀怨的看著徐明浩。

「總有一天會是我們的啦哥~」徐明浩笑著看著幼稚的崔勝澈,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哥哥。

「順榮哥,這次是我們欸,你...沒關係嗎?」李燦對於這次配對並沒有什麼意見,反正再怎麼配也不可能配到不同團的虎碩哥,只是他擔心和他配對的權順榮。

轉頭看看權順榮,一點反應也沒有,整個人好像呆了一樣,都要撞上牆了。

「哥?順榮哥?哥!!」及時叫住權順榮,權順榮離牆只有一公分。

「啊?什麼?哦,燦啊,怎麼了?」

「沒有啦,只是想問哥你還好嗎?都要撞牆了...

「哦...我?我很好啊嘿嘿...」勉強擠出笑容的權順榮看在李燦眼裡,只想翻一個大大大白眼,都要撞到牆還很好嗎......

 

其實權順榮會這樣也不是沒理由,才剛和李知勳吵架,雖然已經和好,但彼此還是有點僵,想說可能可以趁公司安排讓關係恢復一點,結果誰知道這麼不如願呢?

崔勝澈和李知勳關係好眾所皆知,經過那些魔鬼練習生時期,他們比兄弟還親,當然,也就只是兄弟。更何況現在崔勝澈整個人的心都掛在徐明浩身上,有需要擔心什麼嗎?

這些權順榮不是不知道,只是沒有安全感。

一直以來,都是權順榮付出的比李知勳多,而且權順榮是那種時不時就往李知勳身旁蹭的人,但李知勳剛好相反,對誰都不依賴,有事只會往心裡藏,權順榮也是廢了幾番苦心才打開那封閉的大門上的鎖,可是門像是非常厚重一樣,只打開了一個縫。

-

宣傳期最後一個禮拜,在大家處於終於能放鬆和捨不得的心情下,爆發了一件讓人措手不及的事。

「這...不會吧...

「順榮哥應該...

不知哪來的報導,內容是有關權順榮的緋聞,而且是和師姊Raina。當然這不是真的,誰不知道權順榮心裡只有李知勳?

這時,原本還在房裡睡覺的李知勳走了出來,大家面面相覷,一致安靜了下來。

「你們先不要擔心,先等勝澈和順榮回來再說吧,還有,我沒事」看大家這副樣子,他知道團員們很擔心,其他兩個隊長又被叫走,所以同樣身為隊長的自己,有義務安慰他們。

表面上說沒事,內心還是有點不舒服,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但是就是覺得沒有安全感。

 -

「你們要不要解釋一下」

「代表這當然是沒有的事啊...「勝澈啊,我知道你是隊長,但你不是當事人,我得聽聽當事人怎麼說」

「代表,我和Raina姊什麼都沒有,半夜私會那是剛好我們練習完遇到,而記者只拍到我們,當時旁邊還有其他人」

「那情侶物品呢?」

「那也只是恰巧有一樣的而已,有些東西我們其他團員也有」

「我要怎麼相信你?」

「我...

「那這樣吧,你除了行程外,哪都不能去,就在宿舍待著就好,飯菜可以用訂的,還有手機,把通訊卡拔起來給經紀人」

「代表這樣會不會太...「勝澈,這段期間你看好順榮就行了,其他什麼的就不要說了」

「內...

「你們可以回去了」

「內」

-

見完代表,準備回宿舍的途中,剛好遇到了Raina

Raina姊」

「啊,是你們」

「內,不好意思給姊姊妳添麻煩了」

「沒有的事,是記者亂寫,這我有經驗,沒事的,倒是順榮你沒事吧」

「啊,我沒事」

「沒事就好,換我要去被代表問話了,你放心,我會說清楚的。」

「好,謝謝姊姊」

「你們快回去吧,估計孩子們嚇壞了」

「好,姊姊再見」

-

Raina道別後,崔勝澈帶著權順榮走回宿舍。

『啊...回去宿舍啊...那不就會...』「勝澈哥」

「嗯?怎麼了?」

「我想去練習室靜一靜,你先回去吧」

「順榮啊,你不要...「哥,你就讓我去吧,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個樣子」

「好吧...我知道了」

「謝謝哥」

-

進到練習室,權順榮大字形的躺在木質地板上,他覺得好累,什麼事都不順心。回歸最後一週的舞蹈需要改變、李知勳和自己的關係、現在的緋聞,一顆腦袋只不過這麼大,塞了這麼多東西覺得快爆炸了。

不回宿舍為的是不要看見李知勳,現在兩人關係還是有點冰冷,不知道得知緋聞的李知勳會怎麼想,會相信他嗎?權順榮沒有把握。因為如果情況相反,他或許不見得會相信對方。

想著想著,權順榮就這麼睡著了。

-

「喀啦」聽到開門的聲音,成員們頭紛紛抬起。

「勝澈哥!還好嗎?欸?順榮哥呢?」李燦問。

「嗯,是還好,只是被禁足了」

「蛤?禁足?」

「也就是除了行程還有練習以外哪都不能去,手機的通訊卡也被沒收了」

「為什麼...

「因為代表需要能證明清白的方法...我也只能......

「那順榮哥呢?」

「他啊,去練習室了,他說想自己靜靜」

「啊...等等,知勳哥呢?」

-

聽到處分完李知勳就往練習室走,就像自己心情不好會去工作室一樣,權順榮會去的地方只有練習室。

一打開練習室的門,就看到一個人趟在靠近牆的地板睡著了。

「白痴啊...會感冒的...」邊唸邊走了過去,把帶來的外套蓋到那人身上,接著坐到旁邊,並把那人的頭擺到腿上,自己剛好靠著牆。

那人似乎感受到什麼,翻了個身,臉朝著李知勳,嘴裡似乎還嚷嚷著什麼。

「知...知勳啊...你相信我...對吧...」趟在腿上的人,嘴裡叫著自己的名字,還說什麼相信不相信的,眉毛還皺了皺。

「什麼啊...到底在做什麼夢啊...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你啊...白痴...」揉了揉那皺起的眉毛,看見眉頭逐漸舒緩開來,嘴裡不再唸唸有辭,李知勳才停止動作。

過了5分鐘,權順榮醒了,感覺都頭枕著東西,眼睛緩緩睜開,雙眸對到的是李知勳的雙眼。

「知...知勳?」原本想爬起來卻被李知勳壓回去。

「躺著吧。」對於李知勳的反差權順榮感到些微的訝異,不過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那就躺著吧。

兩個人就維持這樣的姿勢好一陣子,突然,權順榮翻過身抱住李知勳的腰。

「你...

「知勳啊...

「嗯?」

「我好累...

「我知道」摸了摸權順榮的頭髮。

「我覺得我什麼都做不好」

...

「知勳...我真的有資格待在這裡嗎...

「你說什麼傻話啊你」

「我不像你那樣的完美,也不像勝澈哥那樣的完美,一樣都是隊長,我真的很不足吧...

...

「我這樣還有人能相信我信任我嗎?什麼事都做不好...

「我相信你啊」

「嗯?」權順榮抬起頭看看李知勳。

「你傻啊,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還有我相信你好嗎?笨蛋」

「嗯...謝謝你...」將頭再次埋進對方的肚子,手又圈得更緊。

「果然是笨蛋...」李知勳微微的笑了一下,任由權順榮抱著,自己的手摸著對方的頭。

李知勳終於知道,自己的不安全感不是因為權順榮而是因為自己,而權順榮的不安全感也是自己造成。

-

他一直想盡辦法想要打開他心裡那門,原以為門鎖開了一切都沒問題,殊不知那是扇厚重的門,怎麼努力推也只推出一個小縫,他試過各種辦法,卻怎樣也打不開,他曾想過要放棄,但看見對方的雙眸,卻又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開啟這扇門,而且不論要用多久時間他都願意嘗試。

今天,他真的覺得累了,想休息了,再度思考是否要放棄,而他卻在這時主動的靠近,或許是感受到了什麼吧,他默默的拉開那扇門,想讓他進去,無奈那人卻在門口睡著了,於是,他決定不把門關上,對他,永遠不關門。

 

『知勳啊,你什麼時候才能讓我打開那扇門?』

『笨蛋,我好不容易開了你居然睡著了...算了,反正我會一直開著等你進來...

-

大概又過了半小時,這半小時權順榮一直躺在李知勳腳上,雙手環抱著李知勳的腰 ; 李知勳則是摸著權順榮的頭,順著他的頭髮。

「該起來了吧,他們應該很擔心」

「嗯...」權順榮放開手爬了起來,李知勳卻還坐在地板。

「不走嗎?」權順榮轉頭問。

「背我,腳麻了」伸出雙手,示意著權順榮。

權順榮露出了久違的笑容,蹲下身,將李知勳拉往背上,接著輕而易舉的把對方背起來。

李知勳很輕,很好背,權順榮也不是第一次背他,只是今天,李知勳似乎離自己的背特別近,環在脖子上的手似乎也微微的縮緊。

-

命運總是如此捉弄人,總是要遇見事情才能讓人看清 ; 又或是好不容易達成的事卻不被人看見。

就像李知勳看見權順榮才知道原來對方有多沒有安全感 ; 就像權順榮沒有看見李知勳那已經為他打開的心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운Yun的小小宇宙
  • 微微的甜啊QQ
    順榮實力寵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烏雞也是很傲嬌(##)
  • 本來就傲嬌(誤

    牛牛_ 於 2017/07/07 19: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