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漢]

洪知秀這個人很完美,從頭到腳。尹淨漢喜歡這樣的他,但唯獨一點他很討厭,就是洪知秀對每個人都很溫柔。

當然這沒什麼不對,只是尹淨漢在看到他對別人像對自己一樣溫柔的時候他就是會不爽,可是他也不可能跟洪知秀說,因為這樣不就間接承認他嫉妒了嗎,尹淨漢可不想讓洪知秀覺得他心胸狹礙。

這天,尹淨漢撞見洪知秀在咖啡店裡和一個女生說話,而且還笑得很開心,時不時還撫摸對方的頭髮。這些看在自己眼裡是多麼刺眼,尤其是摸頭髮,這個動作讓尹淨漢想剪掉那頭留了很久飄逸的長髮。

晚上洪知秀回家,看見頭髮變短的尹淨漢嚇了一跳,他不懂,長髮留了那麼久怎麼突然剪了,而且還沒跟自己說。左想右想也想不出理由,於是他走到尹淨漢身邊,伸手撫上他的頭髮。

「怎麼剪了呢?」洪知秀用非常溫柔的語氣問。

「就突然想剪」尹淨漢冷冷的回應。

「不會捨不得嗎?」

「剪都剪了,還有什麼捨得不捨得」

「但是我捨不得啊」洪知秀想起每天幫尹淨漢吹頭髮、綁頭髮的樣子。

「你怎麼會捨不得?又不是只有我的頭髮能讓你摸」人在妒火中燒,語氣絕對不會好到哪去,說出來的每句話都帶著刺。

「淨漢吶,你到底怎麼了」洪知秀當然察覺到尹淨漢的不對勁。

「沒有啊,只是覺得,你好像對每個人都很溫柔啊,呵」尹淨漢嘲諷的說了說,站起身,準備離開。

「尹淨漢,你在嫉妒」洪知秀拉過尹淨漢,把人壓在牆上。

「我沒有」尹淨漢當然不可能承認他嫉妒,而且嫉妒到快死了。

「淨漢吶,看我」洪知秀抬起尹淨漢的下巴,強迫對方看著自己。

「你知道嗎?我對任何人都很溫柔,只是出於禮貌性,對你溫柔,則是應該的。」

「既然你覺得我對每個人都像對你一樣溫柔,那麼...我就對你霸道一點吧」說罷,洪知秀低下頭就朝尹淨漢的唇進攻。

聽完洪知秀這讓人害羞,像是宣誓主權的話,尹淨漢整個人都熱了起來,加上在毫無防備下就被吻住,尹淨漢整個人都不好了。

深深的吻,讓兩人燥熱了起來,一步步往床的方向過去。

看著彼此,眼神似是挑逗卻又滿懷著對對方無法用言語說出口的愛。

尹淨漢內心的嫉妒已經煙消雲散,現在的他,只想好好感受洪知秀。

洪知秀其實不是不知道尹淨漢的內心,他只是想看看尹淨漢能嫉妒到什麼程度,說實話,這是他內心最腹黑的一面,當然,腹黑,只會用在尹淨漢身上。

-

[率寬]

『哼哼哼,只會對別人這麼溫柔,對我就那麼兇,崔韓率你到底是不是我男朋友啊,我看你根本是上天派來欺負我的吧!』此刻的夫勝寬正在自言自語,因為他的愛人(?)每次都對其他人溫柔,唯獨對他,就像對仇人(?)一樣,時不時就大小聲,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他。(謎之音:因為你傻啊,勝寬)

「欸,崔韓率,我出去一下」

「喔,這個穿著,還有,圍巾帶著」說完,崔韓率就把手上的外套和圍巾丟給夫勝寬。

「呀!崔韓率!你就不能溫柔點嗎!明明對別人都很溫柔,怎麼就對我這樣。你到底是不是我男朋友啊!」夫勝寬大概是累積太久,現在所有不滿都一次性爆發。

崔韓率看見自家戀人如此可愛(?)的反應,上前走到夫勝寬面前,把外套和圍巾從夫勝寬手中接過,接著丟在一旁。

「喂!你幹嘛!」夫勝寬覺得莫名其妙,現在是怎樣,連保暖衣物都不給了?

「好奇我怎麼就對你不溫柔對吧?」崔韓率勾起邪魅的嘴角,看著夫勝寬。

「因為啊...我怕我對你太溫柔我會忍不住」

「忍...忍不住什麼?欸...欸!放我下來!」一把抱起夫勝寬,往沙發走去。

「忍不住... 你」崔韓率在夫勝寬的耳邊輕輕的說,但是特別強調了最後三個字。

「啊...啊!!你...你還是對我兇一點好了...」其實夫勝寬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他只希望對方能放過他。

「兇一點嗎?可以啊」沒想到居然得到這樣的反應,夫勝寬此刻真的很想找個洞躲起來。

「喂!!崔韓率啊!!不要!!」眼看自己已經被壓著,夫勝寬還是做了最後無用的掙扎。

「來  囉」崔韓率把人壓在身下就是一吻,而此刻的夫勝寬心想,以後不敢再亂嫉妒了天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