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次大街上的告白後,崔勝澈和李燦就這麼穩定的交往三個月。

 

每天在學校都膩在一起,氣死一堆學姐外,假日當然也是整天形影不離,所謂熱戀期,就是如此吧。

 

但就在交往第100天,崔勝澈給了李燦一顆震撼彈。

 

崔勝澈和李燦一如往常坐在李燦租的房子裡的客廳沙發上。

兩人依偎著彼此看著電視,崔勝澈突然打破沉默。

「燦啊,我要去英國了」

「蛤?!」

「嗯...因為父母希望我出國留學...

「什...什麼時候去?」說實在,李燦很驚慌,才剛交往100天男友就要離開自己,去一個不近的國家留學,對於李燦,是個很大的衝擊。

「下禮拜」

「下禮拜?太快了吧...

「因為是很久之前就決定好的...

「很久之前?那你為什麼都沒說?」

「怕你傷心...

「那你現在說我要怎麼辦...我總要有心理準備吧...」李燦開始有點生氣,這麼重要的事怎麼可以都不說。

「我...

「學長,你真的在乎我嗎?」聽到久違的稱呼,崔勝澈有些慌張,因為平常李燦已經習慣叫他哥,學長這個詞,幾乎沒有再聽他叫過。

「當然在乎啊,怎麼可能不...「那你應該先告訴我而不是讓我措手不及啊!」李燦突然吼了一聲真的讓崔勝澈嚇了一跳。

「算了,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

「燦啊我...」看著李燦不發一語,原本還想說些什麼都吞了回去,只能默默的離開。

 

崔勝澈離開後,李燦哭了。

 

「說了又不會阻止你去...為什麼不跟我說...現在要我怎麼適應你不在我身邊...我沒有心理準備啊...」抱著膝蓋,蜷曲著身體,邊哭邊自言自語。

突然的離別訊息,要李燦怎麼承受得住呢?更何況還是那個自己目光一直在跟隨的崔勝澈呢?

 

沉默。

這一個禮拜崔勝澈和李燦都是沉默,彷彿是在冷戰。這看在學姐眼裡滿是奇怪,雖然自己因為有了男朋友而不再追隨崔勝澈,但還是很雞婆的問了崔勝澈的死黨權順榮原因,得知原因後,也只是笑他們傻,都要分開了還這樣。

崔勝澈不是不去找李燦,而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李燦則是因為賭氣,所以什麼話也都沒有說,雖然他知道崔勝澈再三天就要走了。

 

晚上,李燦在自己租的房子,像平常一樣的自己做飯,自己吃,自己洗碗,只是少了個人而已。

自從和崔勝澈鬧脾氣,兩人除了在學校偶爾見面,其他時間根本沒有單獨見面過。

李燦笑了笑,自己似乎已經開始在適應沒有崔勝澈的生活呢。

 

晚上的睡覺時間,李燦準時躺在床上,在交往的100天裡,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枕著崔勝澈的手臂睡著的。

其實自從交往後,崔勝澈就常常跑來李燦家,好像自己無家可歸一樣,李燦也問過幹嘛硬要來跟自己擠,明明崔勝澈家那麼豪華,而崔勝澈卻跟他說,豪華有什麼用?有你的地方才夠溫暖。

所以這個禮拜少了崔勝澈的被窩,的確少了那麼點溫暖。

 

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再怎麼說也只剩下三天,這樣下去難道連聲道別都沒有就要分開了嗎?

正當李燦這麼想著,房門被打開了。

被開門的聲音嚇到,馬上開了床頭燈,發現是崔勝澈,而且還聞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勝澈哥你喝酒了?」沒有聽到回答,那人就撲過來壓在自己身上。

「勝澈哥你醉了...

「燦啊...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

「所以...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其實我爸媽發現我們的事所以才叫我出國...但是我不想啊,我不想離開你...

說著說著崔勝澈哭了出來,淚水滴在李燦的臉上,李燦內心感到滿滿的抱歉,明明都要出國了,自己還這樣賭氣,更何況還是因為彼此之間的關係被發現才被趕出國...

雙手撫上崔勝澈的臉,擦掉了臉上的淚水,接著,捧著臉親了下去,雖是輕輕一吻,卻好像開啟了兩人的開關,對視了一下,又是一吻,只是不想剛剛的蜻蜓點水,而是激烈的吻。

 

崔勝澈一點一點的親吻李燦,從額頭,臉頰,脖子到鎖骨,每個地方都不放過,最後抬起頭,看著李燦問了一句「給我好嗎?」,李燦沒有回答,只是暈紅的耳朵和臉頰,似乎已經透露了回答。

掀起李燦的衣服,從肚臍,纖細的腰,往上來到兩點羞恥。

崔勝澈像是想吸出個什麼,用力的吸著李燦一邊的紅纓,另一邊則用手搓揉著,這動作讓李燦覺得身體難耐到不行,總覺得身子癢癢的不舒服,所以扭動著。

看見李燦的難耐,崔勝澈將手往下摸到李燦的褲子,很明顯的,褲子底下的慾望似乎按捺不住了。褪去褲子和底褲,李燦的慾望像被釋放一樣的彈了出來,挺立在崔勝澈眼前,見狀的李燦,一個勁害羞的想掙脫,卻被崔勝澈一把拉回。

「你覺得你逃得了嗎?」崔勝澈笑了笑。

「你放心交給我,不會讓你痛的。」其實崔勝澈也是第一次,所以在和李燦交往後就偷偷做了很多功課,心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到,但那時候總會到來吧?現在時機到了,他回想著那些自己看過的資料,也安撫著李燦,畢竟是第一次,任何動作都得特別注意。

見李燦聽見他的話後就乖乖的躺著,他也開始接下來的動作。

低下身子,張嘴就把李燦的慾望整根含住,感受的一股溫暖的李燦,嗚咽了一聲。

崔勝澈開始了嘴裡的動作,一口一口的舔舐,像是在吃棒棒糖,一口含住又像在吃冰棒,想多舔舔那個美好的滋味。過沒多久,李燦就釋放在崔勝澈嘴裡。

「甜甜的呢」崔勝澈微笑的看著李燦。

「準備好接下來的了嗎?」

「哥你...不要嗎...?」

「嗯?」

「我...我可以幫你...

突來的話語,崔勝澈感到訝異,於是將兩人的位置調換,而李燦則是毫不猶豫的往崔勝澈的慾望舔去。

剛被含住崔勝澈感到身子一陣酥麻,『原來是這種感覺嗎...』崔勝澈想著。李燦的技術不好,但依舊讓崔勝澈忍受不住,也射在李燦的嘴裡。

「哥的也甜甜的」此時的李燦舔著嘴邊的殘餘,笑得像小孩一樣。

一個翻身,崔勝澈把位置換了回來。

「那我要繼續囉?」李燦點點頭,但內心還是緊張的。

伸手拿了放在床頭櫃裡的潤滑劑擠了一點在手上。

「哥你什麼時候...

「想說總有一天用得到嘛」

李燦原本想翻個白眼,但後穴突然感到一股涼意,和一個奇怪的入侵感。

「嗯......好奇怪...

「痛嗎?」

「沒...沒有...

畢竟才進去一根手指,感受還不是那麼深。

一根手指在後穴裡攪動著,李燦有種快要到刺激點但又一直到不了的感覺,又增加了一根手指,雖然比剛剛更覺得興奮,卻依舊到不了那個點,直到第三根手指進入攪動了一番。

「嗯......不行...那裡...」似乎是被找到了敏感點,李燦自動反射的拒絕。

「原來是那裡是嗎...」崔勝澈壞笑了一下,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反而是一直往那個點摳著。

「勝...勝澈哥...快要不行了...

「不行就射出來吧」第一次並不想強求什麼,畢竟以後還有很多次,可以慢慢玩,崔勝澈這麼想著。

果不其然,在崔勝澈手指的運動下,李燦射了第二次。

「燦啊...

「嗯...?」

「我們真的要來囉,還可以嗎?不舒服還是會痛要說哦,我會停下來」

「嗯...」此刻的李燦已經意亂情迷,什麼都沒辦法思考。

把李燦翻過身,讓他趴在床上,把李燦的雙腿打開,看見了剛剛自己手指進去的地方,紅嫩的想讓人舔一口。

二話不說,低下頭往李燦的後穴舔去,滿足自己上一秒的想像,味道甜甜的,似乎是剛剛潤滑劑的香味。

「哥你在幹嘛...」感受到另外一種感覺,不同於手指般快感,舌頭的觸感,更有種挑逗的感覺。

「我們燦...很好吃呢...

舔夠了,是時候該辦正事了,前面花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就是怕李燦會難受,所以就算過程中再怎麼想要,崔勝澈還是忍著,因為隱忍的關係,崔勝澈的慾望也大了不少。

將自己的慾望靠近洞口,慢慢的摩擦著,這種感覺讓李燦實在有點受不了。

「哥你進來吧...

「你確定你可以了嗎?」聽到邀請差點莽撞的行動,幸好理智還在慾望前。

「嗯...但是哥你要慢一點...

「嗯」

得到了允許還是不敢亂來,把自己的慾望慢慢的往穴裡放入。

「嗚......」從來沒感受過有這麼大的異物入侵,李燦不由的叫出聲。

「嗚...哥你還沒好嗎...

「快要全部進去了,再忍耐一下」

「哥...你的好大......

「這樣才能滿足你啊()

終於全部沒入李燦的後穴,崔勝澈開始慢慢的動了起來。

「嗯......哈啊...哈啊...」李燦舒服的呻吟著,這跟剛剛手指和舌頭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呼......還好嗎?」

「嗯.........再快一點...」動作對於李燦似乎有點慢,所以要求再快一點。

「嗯嗯...哈啊...哈啊...」舒服到一個點的李燦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夠,便想將手伸往自己的慾望,但卻被崔勝澈阻止。

「這樣不行哦...」崔勝澈原本不想讓李燦的第一次有不好的印象,所以一直都是順著他,但不知為什麼,現在突然想使壞。

「嗯...哈啊...哥那你再快點嘛...」聽到這般請求,崔勝澈加快了速度。

「啊...那裡...」撞擊到了敏感點,讓李燦整個人到了一個極限。

「那裡是嗎...」掌握到正確的地方後,崔勝澈就往那個地方猛撞。

「哈啊...哈啊......勝澈哥...」高強度的撞擊讓李燦達到高潮,崔勝澈也在李燦高潮後不久,射在李燦的後穴。

崔勝澈趴在李燦身上,看著這孩子發紅的身體,忍不住在背後咬了一口。

「哥你不要亂咬...

「你還好嗎...?」

「嗯...

「那我們再一次?」

「好...」崔勝澈簡直不敢相信,通常第一次應該會累到暈過去,不然就累到不行,自己也是開玩笑問問看,怎麼知道就這麼答應了。

「你確定你還能?」

「嗯...只是...這次我能面對你嗎...我想要抱你...

聽見要求,迅速的把人轉為面向自己。

看著臉紅到不能在紅的人,崔勝澈撫下身親了那人一口,便又開始慢動作的撞擊。

李燦將腳勾住崔勝澈的腰,雙手環繞著崔勝澈的脖子,好讓兩人能更靠近一點。

因為剛剛做了一次,所以崔勝澈很了解那個敏感點在那裡,所以動作雖慢,卻一次一次都撞擊在點上,每撞一次,李燦的腳又更夾緊了些,雙手也抱得更緊。

崔勝澈將人抱起來,自己靠在床頭,以坐著的方式繼續運動著。

「啊...哈啊...哈啊...」換了姿勢,李燦覺得崔勝澈的慾望似乎又更深入自己體內,於是自己抱緊崔勝澈,將頭靠在崔勝澈的肩膀上。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速度越來越快,兩人也迅速到達高潮。

結束後,李燦果然靠在崔勝澈身上暈了過去,而崔勝澈就抱著人,溫存了一下,之後做了簡單的清理,抱著李燦入睡。

  

「嗯...現在幾點了...」李燦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揉著眼睛,似醒非醒。

「中午12點」

「什麼?!已經這麼晚了!!我要...啊嘶...」急急忙忙的坐起,卻感覺到腰部的疼痛又躺下。

「誰叫你昨晚要逞強」轉頭看見崔勝澈衣著完整的躺在自己旁邊,又看見自己身上什麼衣服都沒有,突然想起昨晚的羞恥,於是用棉被把自己整個人,從頭到腳抱住。

「不用躲了,我都看到了好嗎,看起來瘦瘦的,沒想到該有的還是有嘛」崔勝澈開玩笑似的虧著李燦。

「廢話...

「不要躲了掀起來,我聽不到你說什麼」

李燦不情願的掀開棉被,看了一眼崔勝澈,還是覺得丟臉到不行,明明沒那個體力還答應人家再一次...

「燦啊,你昨天怎麼那麼爽快的答應我?難道你不是第一次?」

「才沒有!!我只是...只是...

「只是?」

「只是太想你而且你又要出國了...

「哎一古~我們燦怎麼這麼可愛~」一把抱緊李燦,揉了揉他的頭髮。

「哥你才不是第一次吧...也太熟練....

「怎麼?吃醋?」

「才沒有咧!」

「好啦,其實我也是第一次,所以為了你我做了很多功課,怕弄痛你,也不敢輕易進攻。」

「你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在跟你做之前我們就分手」

「那之後也還是用得到啊」

「呀!」

「因為我會想辦法把你留在身邊不分手」

李燦低下頭,隱藏自己已經紅到不行的臉,卻藏不住比臉還紅的耳朵。

「燦啊,我一定會說服我父母讓我們在一起,所以,等我好嗎?」

「嗯...

「好啦,你去洗一下澡,出來我幫你的腰按摩一下,然後我們去吃飯」

「學校呢?」

「已經幫你請病假了」

「那哥...你昨天怎麼會突然來找我?」

「因為我不想後悔,但我沒有勇氣,所以喝了點酒,而且其實我沒有醉,我只是借酒壯膽罷了。好啦,快去洗澡,不然我可能又想來一次」

「不要啊哥...

 

<機場>

 

「哥你要快點回來哦」

「我會的,要等我哦」

「嗯!」

「好了夠了,別再曬恩愛,飛機都要飛了」

「權順榮你怎麼就喜歡這種講話無情的」

「你管我!」

「好啦,我很快就回來」

崔勝澈轉身走去準備搭機,走了幾步回過頭對著李燦比了比電話的手勢,最後還比了個手指愛心。

 

<一年後>

 

「燦啊!我回來了!欸?人呢?」崔勝澈一下飛機就立刻前往李燦家,因為自家小寶貝說沒辦法去機場接機,要他下飛機直接回他們家,可是回到家,卻不見人影。

崔勝澈走到電燈開關的地方,打開燈,突然『碰』一聲,被嚇了一跳。

「歡迎回來~」原來李燦找了權順榮李知勳來接風,準備這些驚喜,所以才沒有去機場。

「哇...這些都是...

「這些都是燦尼準備的」

「還不好好謝謝人家」

一把抱住李燦,接著往臉上親了好幾口才把人放開。

「勝澈啊,這一年國外生活如何?」

「我根本是被框了,什麼出國留學,把我丟在熟識的朋友家,說什麼和朋友的女兒培養感情」

「什麼?!結果呢?」

「我第一天直接了當就跟他說我有男朋友了」

「然後呢?」

「然後才誇張!每天追著我問我們的進展,還說一定要把我們燦介紹給他認識一下」

「你怎麼沒跟我說?」

「我怕你被吃了啊!這女的實在恐怖...不過他也算幫了我不少,在我父母已經他父母面前表明了我們不可能,也說了現在這個社會同性戀並沒有什麼,總之幫我講了很多好話」

「那更應該介紹給我認識啊!!這麼幫我們的人要好好謝謝他!」

「還是不用吧...

『叮咚』

「我去開門」

『喀啦』

「請問你是?」眼前出現一位金髮美女,讓李燦有點楞住。

「是誰啊?Monica?!」

「勝澈哥你認識...

一把把李燦抓到自己身後。

「你怎麼跟著我回來了?」

「因為你都不介紹燦給我認識,我當然只好親眼來看看囉~ 我看就是你身後這位吧?你好啊~我是勝澈在英國的『同居人』,我叫Monica

「誰跟你同居人啊!!」

「啊!就是那個幫我們很多的那個嘛!你好!我是李燦!啊啊,既然來了就進來坐吧」

「好啊!」

「欸,等等...天啊...

「勝澈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欸,你看那個女生」

「燦啊,我跟你說,勝澈他啊在英國的時候..........

「哇...這是爆料大會吧...

「勝澈你好自為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