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淨漢你為什麼又打架!」

「要你管!」

這是洪知秀和尹淨漢兩人同居後最常出現的對話。

洪知秀不懂,怎麼會有那麼多架好打,到底是招誰惹誰,能三不五時就去打架,而且每次問他原因也都不說。

尹淨漢打架回來不會跟洪知秀說話,因為兩人脾氣都不好,多說一句就有可能會踩到對方的底線。

洪知秀也因為這樣,就只有在尹淨漢睡著的時候默默幫他擦藥,其實除了生氣,更多的就是心疼,一個長相比女生還美的人,臉上常常出現傷痕,根本蹧蹋了那容顏。

-

「欸,我今天晚點回去,有個地方要去」

「你該不會又要去打架吧?!」

「洪知秀!你就能不能相信我一點!不要以為我出去就是打架好嗎!」說完,尹淨漢轉身就走,留下洪知秀一個人默默看著他的背影。

到了晚上,尹淨漢又帶著新的傷回家了。

「是誰跟我說不是去打架?」

......」尹淨漢低著頭不發一語。

「打架好玩嗎?」

......

「為什麼非得要把自己弄成這樣?」

......」尹淨漢越聽越不耐煩,想越過洪知秀走回房間,手卻被抓住。

「尹淨漢,你給我說清楚」

「沒有什麼好說的,放手」

「快說!」洪知秀似是急了,這兩個字幾乎是用吼的。

尹淨漢被這一吼嚇著了,手一甩就逕自走回房間,鎖上房門。看著尹淨漢的背影,洪知秀突然驚覺自己好像太激動,可惜已經太晚了。

這天之後,尹淨漢沒有再回他們兩個的家,雖然學校依舊會去,但是跟洪知秀卻是一點互動也沒有。洪知秀唯一知道的,是尹淨漢的臉上都有新的傷。

洪知秀當然是擔心的,不知道尹淨漢這幾天都去了哪裡。後來,他決定放學後跟著尹淨漢,看看他到底去了哪。

尹淨漢放學後馬上就從座位起身,往教室外走去,而洪知秀也迅速的將書包收拾好,偷偷的跟了過去。

走著走著,跟著跟著,洪知秀發現自己走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那是之前他和尹淨漢告白,還有瘋狂纏綿的那條小巷附近。

這時,突然有三個人出現在尹淨漢面前。

「哦哦哦~你來啦~」帶頭的人說話了。

......

「今天...還要再反抗嗎?這麼漂亮的臉都蹧蹋了呢......」那個人抬起尹淨漢的下巴,端詳著尹淨漢的臉。

「不要碰!」尹淨漢甩開那人的手,一臉厭惡的看著那人。

「欸!兄弟們,上!」只見帶頭的後面兩個個小弟,一個上前就把尹淨漢抓住,另一個開始扒開他身上的衣服。

「不要!你們給我放手!」尹淨漢死命的掙扎著。

『啪!』一個巴掌落在尹淨漢清秀的臉上。

「不想受傷就給我乖乖聽話!」

見到此狀的洪知秀,丟下書包就往尹淨漢的方向衝去。

第一腳,落在扒尹淨漢衣服的人身上,第二腳,踹走抓住尹淨漢的人頭上。

「洪知秀?」尹淨漢不敢相信洪知秀居然跟著他到這裡來。

「哎唷,還挺有兩把刷子的嘛,小子」語畢,一拳就往洪知秀臉上過去,但自己突然被推了一把,摔到地上,爬起來一看,原來是尹淨漢推了自己,然後也跌倒在地。

「淨漢!」洪知秀看見倒在地上的尹淨漢想去扶他,卻被那人擋在前面。

「要過去先打贏我再說」又是一拳,但是這一拳,洪知秀閃過了。

其實洪知秀的身手並不一般,外人看來他可能是個溫柔紳士,卻不知道他其實有著過人的身手,想要打倒他,也不是想像中的容易。

「身手不錯嘛...看你這麼瘦弱還以為你真的很弱呢...

「你過獎了」抬起頭,那雙眼睛和剛剛完全不一樣,原本溫柔的眼神逐漸變得兇恨。

「那麼開始吧,我們」那人笑了笑,似乎覺得這場打鬥會挺有意思的。

「可以啊,如果我贏了,你就給我滾,不准到這裡,更不准再欺侮他」

「好,那也要你贏了再說」

「淨漢,給我五分鐘,等我」眼睛看向正用擔心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尹淨漢。

五分鐘後。

「怎麼?不繼續?剛剛不是還信心滿滿?」

「我......沒想到你居然能...

「既然輸了就按照約定快給我滾!」

「我們走!!」那人帶著他的兩小弟狼狽的走了,僅僅五分鐘,洪知秀就解決了這場決鬥。

見那人走了,洪知秀走向尹淨漢,蹲在他面前。

「知秀...嗚嗚嗚......」尹淨漢撲向洪知秀,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

「乖,不要哭,沒事了,我們回家吧」洪知秀抱起尹淨漢,往他們的家走去。

-

回到家,洪知秀把尹淨漢放到床上,準備去拿醫藥箱,幫尹淨漢擦藥,但環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卻死死不放。

「淨漢啊我...」原本想要把環在脖子上的手拿走,沒想到反而被吻住。

尹淨漢像發了瘋似的圈住洪知秀,好像怕他跑掉一樣,而嘴上則是瘋狂的啃食著洪知秀的唇,舌頭主動伸進洪知秀的嘴裡和洪知秀的舌頭交纏。

洪知秀也回應著突如奇來的吻,手慢慢撫上尹淨漢的臉,他發現尹淨漢的臉是濕的,滿是淚水,透過淚水也摸到了傷痕,『一定很痛吧』,洪知秀想。

經過一陣子的脣舌交戰,洪知秀的手慢慢的往尹淨漢的腰伸去,透過校服的襯衫撫摸著。

「等一下!不可以!」知道洪知秀要做什麼,尹淨漢突然喊出聲阻止。

「怎麼了?」停下手上的動作,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尹淨漢。

「我...我很髒...你不要碰我...」其實尹淨漢這幾天都經歷著和今天同樣的事,莫名的被盯上,還被侵犯,身上的傷都是他掙扎的成果,而不是和人打架,之所以不跟洪知秀說,是怕洪知秀會離開他,畢竟和他交往後,答應過他不再在外面亂來,因為他的身體只能屬於他。

「淨漢啊...」正要靠近,對方卻往後退了退。

「不行...我沒有遵守承諾...我們之間已經...」越說越難過,最後還是哭了起來,尹淨漢把頭埋進膝蓋中。一股溫暖靠近自己,把自己整個人圈住。

「淨漢不要這樣,我都知道,所以不要這樣說,好嗎?」

「不准你說這種話,你永遠都是我的尹淨漢,不管發生什麼事」

「不要哭了,看著我,嗯?」洪知秀把尹淨漢的頭抬起,用手擦去他臉上的所有淚水,並在眼角和額頭以及臉上的傷口上親吻,最後這個吻落在尹淨漢的唇上,輕輕的,很溫柔。

溫柔的吻落在身上各個地方,每個吻都很輕,但也包含了所有疼惜。

看見尹淨漢白皙的皮膚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痕以及吻痕,洪知秀自責,恨自己怎麼連保護一個人都做不到。

他慢慢的用吻蓋過所有的痕跡,用吻代替藥物治癒著各種傷口。

這些動作實在讓尹淨漢很難受,現在的他,內心充滿著渴望,或許是這幾天和洪知秀的距離,又或許是今天看見洪知秀擋在自己面前,不論什麼原因,都是因為洪知秀,尹淨漢此刻內心只想要洪知秀。

「知秀...我要你...」難耐的說出如此羞恥的話語,可能是情慾衝昏了腦袋吧,以前的尹淨漢,可不會這樣的。

「好...」洪知秀摸了摸尹淨漢的頭,並在嘴上留了個印記。

撫摸著那白裡透紅的肌膚,輕吻著胸前的紅櫻,似是挑逗卻又溫柔。

慢慢的擴張,不急不徐,一切只怕弄痛了床上的美人。

手指感受到內壁的收縮是情慾的源頭,一點一點的試探,尋找著那敏感處,直到聽到一聲輕哼,知道已經找到目的地,開始往那裡按摩,躺著的人享受著快感,忍不住先釋放了。

伸出手指,換成那已經脹大的慾望,直搗黃龍般,直接往敏感處撞去。

呻吟聲是最好的催情劑,兩人沉浸在彼此間,感受著對方。

猛烈又帶點溫柔的撞擊,每一下都讓人難耐,想要發洩卻好像還沒到點,正是所謂欲擒故縱。

舒服得像折磨,為的只是一點一滴感受,享受和對方結為一體的感覺。

換個姿勢,兩人更是貼近。

不同於剛剛的溫柔,現在則是猛烈的衝撞,嘴上也不偷懶,激烈的深吻,讓兩人的情慾達到最高點。

...原來這就是愛吧!

為了愛,什麼都能犧牲;為了愛,可以什麼都不說而自己默默承受;為了愛,就算發生都能接受。

因為愛,懂得保護;因為愛,懂得犧牲;因為愛,懂得珍惜。

我們都一樣,只是不想讓彼此受傷,而選擇了自以為保護對方的方法,卻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拉大。

現在我們都懂了,保護對方其實不是一味的為對方好,而是要對方的信任,兩個人沒有信任,那就是一段沒有基礎的感情,也就是因為有了信任,感情才能更長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