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如此不安呢?李知勳不知道。

他這幾天突然懷疑權順榮對自己的感情,其實也不能說突然懷疑,應該是說他看見權順榮和其他人都能玩得很開心、笑得很開心,怎麼只有和自己的時候沒有這樣?而且權順榮這幾天感覺在躲自己,離自己越來越遠,所以他開始不安。

論權順榮和李知勳是怎麼在一起的,其實也就是權順榮突然告白,而李知勳沒有拒絕但也沒有說什麼他們就在一起了。

權順榮曾經跟李知勳說過,他們在一起已經幾個月了,他卻感覺好像是單戀一樣,原本李知勳聽到還罵他白痴,現在想想,雖然情侶間會做的事全都做過,例如:擁抱、接吻以及那檔事,而且做這些事的時候都是雙方你情我願的,權順榮不可能逼迫李知勳任何事,而想當然李知勳也不可能會逼權順榮什麼,但是他好像從來沒對權順榮說過自己對他的感覺。

的確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權順榮付出的遠比李知勳多很多,而李知勳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只是他自己個性問題,沒辦法輕易的打開心去表達自己的感覺。

李知勳從小一個人慣了,他是獨生子,小時候父母又忙,所以他常常是自己一個人,上學的時候也沒什麼朋友,以致於他不會主動告訴別人些什麼。直到當了練習生,遇到了崔勝澈,這種情況才好了一點,但其實崔勝澈說他還是不全然懂李知勳。

李知勳的防衛心實在太強太強了,他為了不讓自己受傷所以築起一道牆,但在認識權順榮到他和他告白後,這道牆已經有了裂痕。不知道為什麼,權順榮給李知勳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好像什麼事都可以向他傾訴,所以李知勳才什麼都沒有說就默認了這段關係。

-

「勳啊」權順榮走進李知勳的工作室,這是這幾天以來權順榮又再次主動來找李知勳。

「嗯?」李知勳轉過頭看見是權順榮馬上放下了耳機,因為權順榮真的很久沒有來工作室鬧他,雖然每次都嫌他吵但事實上他很不習慣。

「我們談談...這件事我思考很久了...」『等等...不要說...』李知勳一聽到權順榮這麼說心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想捂住耳朵,他害怕,害怕權順榮真的會說出他不想聽的那句話。

「那...那個...先坐下來吧」盡可能的想拖延時間,因為李知勳真的沒勇氣面對權順榮接下來有可能說的話。

「嗯,那麼,知勳啊,那個...

「等...等一下!」李知勳打斷了權順榮的話,他真的不想面對。

「怎麼了嗎?我只是要說...

「不要!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李知勳被自己內心的想法及恐懼控制,下意識的捂住耳朵。

「知...知勳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白?」權順榮被李知勳的反應嚇到了,他不知道李知勳到底怎麼回事。

「拜託不要...」李知勳竟然哭了出來,他覺得自己好無助,因為自己的懦弱,就要失去眼前這個很愛他,他也很愛的人。

「知勳乖,告訴我怎麼了?好嗎?」權順榮拉過李知勳,把對方抱在自己腿上,雙手抹去眼前人兒的淚水,輕輕的安撫著。

「順榮我不要跟你分開我不要...」李知勳邊說邊哭,一旁的權順榮實在不知怎麼辦才好。

「啊?」其實權順榮也不知道李知勳怎麼突然這麼說,以這樣的立場來說,不是自己才有可能對李知勳這麼說嗎,雖然他不會就是了,好不容易追到手,怎麼可能輕易放開。

「我知道我從來沒有跟你說過我對你的感覺,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就連你跟我告白的時候我也都沒有正式回應過,但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其實在遇見你之後,我覺得我自己變了,我變得很想親近你,變得很想把所有事都告訴你,變得想佔有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表達,每次你對我好我都很感謝,也很高興,或許你覺得我都沒有什麼反應所以才跟我說,就算已經和我在一起卻還是像單戀一樣吧。」李知勳吸了吸鼻子繼續說「你不知道吧,其實看你和其他人在一起都笑得很開心的時候,我都會覺得你跟我在一起會不會不開心,因為你沒有那樣笑過,我自己也知道可能是我的個性使然,但是我的內心看到這樣的場景,有這樣的想法的時候真的好難過...

「勳吶...」權順榮不知道,原來李知勳內心想法這麼多,他和李知勳在一起的時候就知道知勳是個很難敞開心房的人,但是他有信心,有信心總有一天會讓李知勳對他放開心的。而那天對李知勳說出像單戀這樣的話是想試探,沒想到李知勳沒什麼反應,但是卻看到李知勳臉上的眉毛似乎微微的皺了一下,但他也沒想太多,只是認為自己做的還不夠而已,現在聽到李知勳的想法,才知道其實李知勳很在意,只是沒有那個面子說出來罷了。

「順榮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很愛你...」李知勳扯了扯權順榮的衣服,一臉捨不得的看著權順榮。

「知勳你真的很傻啊」權順榮笑著摸了摸知勳的臉接著說「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跟你分手了?嗯?」

「欸...?」李知勳傻傻的聽著權順榮的話。

「我很開心你終於肯告訴我你的想法,其實在認識你到現在,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心裡總有一道牆把所有的關心和愛與世隔絕,剛開始我很嫉妒勝澈哥,因為我認為他是最了解你的,而你也常常跑去找他,後來勝澈哥說其實你把自己保護得太好,就連他也無法徹底了解你,而在這之後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幫你把那道牆敲開,就算只敲開一個洞也好,至少讓你不要總是把所有事往自己身上攬,心裡難過也不說。你也不知道我都在觀察你吧?所以你的一切我都了解。」

「順榮啊嗚嗚嗚......」李知勳聽了權順榮這番話,無法忍住淚水,直接抱著權順榮一直哭。原來權順榮這麼的在乎自己,在乎到超乎自己的想像,原來自己這麼沒用,等到以為快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原來自己,真的真的很愛權順榮。

「乖,不要哭了」權順榮抱著李知勳,順著李知勳的背。到底是累積多久才一次發洩出來,就算這樣今天終於聽到自己的小戀人對自己的告白,真的很感動,甚至忘了自己來找李知勳幹嘛......

-

練習室。

「奇怪,順榮哥不是要去問知勳哥舞蹈動作和歌曲編排的問題嗎?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

「八成因為最近躲知勳哥躲太久所以被罵?」

「不可能不可能~知勳每次都嫌順榮吵,好不容易耳根子清淨多了,哪有什麼不好~

「欸?順榮哥幹嘛躲知勳哥?」

「還不就你順榮哥那天晚上太過火」

「順榮哥也真是...體力也太好了吧...

此刻在練習室的團員們趁著魔鬼編舞權順榮不在,趕快把握機會休息,順便閒聊了起來,殊不知他們的魔鬼編舞已經忘記原本的目的,在工作室和他們的魔鬼製作人卿卿我我了。

---

房間。

「知勳」

「嗯?」李知勳窩在權順榮懷裡,眼睛快閉起來,但他還是靜靜的聽著權順榮說話。

「那天我看到一個有名的星座占卜老師說,天蠍和雙子常常吵架欸,因為兩個人個性差太多」

「啊...可是,我覺得我們還好吧」

「我也這麼覺得,就算我們個性差很多好像也不會吵架」因為我會用我的愛包容你,我不願和你有任何一點不開心的回憶。

「對啊,因為你很聽話嘛~」我想你永遠只聽我的話,這樣我們就永遠不吵架。

「好~我永遠只聽你的好嗎?寶貝」永遠只聽你的,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所以我願意被你這樣看似不合理的說法給佔有。

「嗯...」聽到寶貝兩個字,李知勳的臉紅了,所以他趕快再往權順榮懷裡鑽,好像不想被發現。權順榮其實已經看見懷裡的人臉紅得跟蘋果一樣,但是他知道李知勳不想被看見,所以他把抱著的手收得更緊了些。

-

我因為你打開心胸,因為你,我心裡那道牆已經不見,只因為是你啊,權順榮。我愛你。李知勳

我努力的想闖進你的心,你卻拒我之外,我願意等,等到你為我打開心房的那一刻,只因為是你啊,李知勳。我愛你。權順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