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生子
*紅酒x檸檬氣泡水
*跟坤廷同系列
*一切都在計畫外
*時間設定在坤廷生子前一年
*有車車車
 
 
 
 
        「老畢...你說我們是不是太急著要孩子了...」李希侃靠在畢雯珺懷裡,玩著他的手指。
        「可能還不是時候吧,我們慢慢來,肯定會有的,別多想了,嗯?」說完後,畢雯珺在李希侃的頭上留下一吻。
 
 
 
        畢雯珺和李希侃已經交往了很多年,因為從小到大都是青梅竹馬,在高一那年開始交往,到現在也已經七年有了,雖然他們年紀不大,卻已經想要有小孩,然而有一部分是李希侃說,早生恢復得快,而且跟小孩比較沒有隔閡,畢雯珺就寵著李希侃,他想要那麼就滿足他,所以他也考慮到之後的生活費,很認真的在工作,他只想給李希侃最好的生活。
 
        可上天像是不想成全他們。
 
        一次接著一次迎來發情期,接連證明了他們並沒有受孕成功。通常Omega的受孕機率是非常非常高的,只要沒避孕都有可能中標,然而他們卻一次次都沒有成功。他們曾經去醫院做過檢查,可結果告訴他們,兩個人都非常健康,可能那個極不可能出現的機率出現在兩人身上。
        李希侃因為這件事很難過,他常常想他是不是有可能一輩子都懷不了畢雯珺的孩子?那畢雯珺會不會就不要他了?可每當他這麼想時,畢雯珺總是抱著他,用溫柔的語氣告訴他不要亂想,不要緊張,他會一直一直愛著他。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畢雯珺開始晚回家,還常常帶著一身酒氣。
 
        剛開始李希侃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看見讓他先睡的訊息,他還是會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等著,接著就會不小心睡著,可隔天早上還是會安然的躺在床上。
        可漸漸的,畢雯珺回來的時間越來越晚,李希侃都在沙發上打了個小盹醒來,都還見不著人影,只好關掉電視,先爬回床上睡覺。
 
        有時候畢雯珺回來的聲音會吵醒他,接著就會聞到那身上有一股酒味混雜一點香水的味道或是菸味,李希侃並不喜歡這個味道,所以就假借翻身把頭塞進被子裡。
 
        畢雯珺洗完澡後,會把他抱進懷裡睡,李希侃也會在他懷裡蹭一蹭。可這個習慣到了最近,卻被畢雯珺單方面打破,那人洗完澡後不再抱著自己,甚至是背對著自己。原先李希侃也想從後面抱著人,可又怕吵醒他又作罷。
 
        李希侃的不安讓他晚上都睡不好,所以早上也無法在畢雯珺上班時醒來,而畢雯珺也不曾去叫他,漸漸的兩人真正見面說話的時間就越來越少,只剩下每天會晚回家的訊息。
 
 
        「你說你畢爸爸為什麼每天都早出晚歸,而且晚上都不抱我睡了呢?」李希侃抱起幾個月前兩人領養的小貓發牢騷,畢雯珺不在這隻貓咪就是他唯一的家人了。
        「你說是為什麼呢...」李希侃把貓放在腿上,用手順了順牠的毛「該不會出軌了?」順著毛的手停下來,貓咪也從他懷裡跳走,剩李希侃一個人僵在那裡。
 
 
        躺在床上的人一點也不安份,抱著枕頭被子左滾右滾,還幾度差點滾到床下。李希侃坐了起來,頭髮早就被壓的亂七八糟,但腦中的思緒比這頭頭髮還要更亂。回想起剛剛不經意說出的話,起了身雞皮疙瘩。想完之後又倒在床上,又再坐起來,頭腦也反覆思考了好幾次,最後累了才決定趕走那個想法,還是睡覺好了。
 
        躺好後,蓋好被子,眼睛閉上,什麼都不想,以最佳狀態準備入眠。
 
        可惜,沒用。
 
 
        這一夜李希侃幾乎沒有睡著,畢雯珺什麼時候回來他也很清楚,然而那酒味混雜香水香菸的味道,讓他內心感到更恐懼。
 
 
 
        隔天,李希侃頂著黑眼圈起床,吃完飯連手機也沒興致看,電視也懶得去打開,坐在沙發上攤著,腦袋裡全是畢雯珺因為自己生不出他的小孩結果出軌了的假設。
        這個情況大概持續了三天,剛開始,他還是否定自己的想法,因為畢雯珺曾經說過很愛他,沒有小孩也沒關係;可後來,自己豐富的想像力把這個事實壓過,導致內心越發的恐懼。
 
        於是第四天,李希侃決定偷偷跟蹤畢雯珺。
 
 
        通常畢雯珺出門李希侃也知道,只是不想起床,況且到後來他覺得他們的關係似乎有些變質,所以更不願意睜開眼眼睛。
 
        畢雯珺出門沒多久後,李希侃戴上帽子和口罩跟著出門,一路就跟到了畢雯珺的公司。看著人進公司李希侃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他到公司對面的咖啡廳坐下,打算在這裡觀察。結果一坐就坐到了晚上,這期間,李希侃有好幾次差點昏睡過去,好在在堅強的意志力下,一路撐到畢雯珺下班。
        他看到一群人走出公司,裡面包括畢雯珺,因為那人身高特別高,所以很好認。李希侃離開咖啡廳跟了過去,走到一間居酒屋後看見一行人走了進去。找了個有點隱密的地方蹲著,等著裡面的人出來,李希侃覺得自己是不是想錯了,只是單純公司應酬而已。
 
         可就在這一剎那,想像似乎成了事實。
 
        只看見畢雯珺一行人和其他另一夥人走出來,兩邊說說笑笑的,看似都很高興。但這些對於李希侃來說都不是重點,因為畢雯珺的手正打在另一個一看就是Omega,身高比自己還要矮的人肩上,頓時心都涼了,一股氣上來直接跑了回家。
 
        回到家的李希侃把整個人都埋進被窩,他沒有哭,可能因為不敢相信所以根本哭不出來,只是有點顫抖。沒多久聽見開門聲,他盡量讓自己保持著好像在睡覺的狀態,直到那人躺回床上。
 
 
 
        隔天,畢雯珺一出門,李希侃就起來了,走到另一個房間拿出一個背包,打開衣櫃把一些衣服放進去,再拿些會用到的東西,最後換了身衣服就背著行李出門了。
 
        李希侃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出來,自己又該去哪,於是走著走著就走到了至親黃明昊的家。
        「誰這麼早按門鈴啊...」來開門的是范丞丞,他是黃明昊的室友兼戀人,兩人都還是學生,現在在外面合租一間房。
        「希侃?你怎麼了?怎麼還拿著行李?老畢呢?」李希侃彷彿是聽到畢雯珺的名字後就崩潰了。范丞丞趕快把人拉進來,黃明昊也隨之從房裡走出來,就看到自己的好友哭得亂七八糟,連忙問范丞丞怎麼回事,范丞丞卻搖搖頭。
 
        後來范丞丞被派出去買早餐,黃明昊趁機拉著李希侃問發生了什麼事,李希侃就把自己想的和看到的都跟黃明昊說了一遍。黃明昊聽完之後拍了拍李希侃,再把他抱住,告訴他不要亂想,或許看到的那不是事實,可李希侃不管怎麼勸就是想不開。
 
 
        礙於范丞丞和黃明昊還要上課,所以李希侃就自己一個人待在兩人的住處,可誰知道主人一回家,就看見客廳滿地的酒瓶。
 
        「李希侃你酒量又不好你瘋了嗎!」黃明昊對著坐在地板,手上還拿著一瓶酒的人大吼,范丞丞見狀趕緊拉住黃明昊,讓他別太激動。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黃明昊的手機響了,一看是畢雯珺就馬上接通,並對著電話大喊「快來我這把你家那個酒鬼給我帶回去!」
 
 
        畢雯珺今天很難得的擺脫了應酬,已經連續兩個禮拜被拖著去,身體真的快撐不住,而且也好久沒有跟李希侃說說話,自己又怕吵到他,後來連抱抱都沒有,他可想念死了。
        可一回到家就看見家裡黑漆漆的,打開燈把家裡找了一遍都沒看見人影,畢雯珺想,大概出去買個東西就回來,不如自己先洗個澡。就在洗好要拿衣服穿時,才發現衣櫃裡少了幾件李希侃常穿的衣服,這才驚覺不對勁,拿起電話撥給了黃明昊,結果就聽到對方大吼要自己趕快來把人帶回去。
 
        畢雯珺打了車過去,一路上就接到范丞丞的訊息,告訴他後來去學校後,從黃明昊那聽到關於李希侃的事。畢雯珺看完那些後,給范丞丞發了謝謝,然後扶著腦袋靠在車窗上,覺得腦瓜子真疼,可又想,自己追的媳婦當然跪著都要哄完。
 
 
        從到目的地到把人接走畢雯珺只花了十分鐘,李希侃那時候已經有點恍惚,畢雯珺二話不說直接把人背上,前面又背著李希侃帶來的後背包,接著跟范丞丞和黃明昊道歉又道謝,就帶著人走了。
 
        雖然兩家的距離不算近,但其實還承受得起,剛剛只是為了接人打的車,現在畢雯珺就乾脆直接用背的回家,畢竟也好久沒和自家寶寶有親密的肢體接觸了。回家途中,畢雯珺時不時都能聞到酒氣從身後飄來,他不能想像這人到底喝了多少酒,怎麼就會胡思亂想。
 
 
        李希侃在畢雯珺背著自己的時候有稍微清醒一點,久違的聞到這人身上的味道突然感到有些安心,不自覺把人抱得更緊一點,再往這太平洋寬肩上蹭一蹭,又接著睡著了。
 
 
        好不容易把人背回家,再將小酒鬼輕輕放倒在床上,再把被在身前的李希侃的"家當"放下,爬上床開始幫他把充滿酒氣的衣服全部脫掉,再去浴室擰了毛巾要幫小祖宗擦身體。
 
        李希侃因為一陣涼意而瞬間清醒,瞇著眼看見畢雯珺在幫自己擦身體,盯著盯著就看見畢雯珺眼角下的淚痣。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雙手勾著人就往淚痣上親去,隨後還舔了舔。
        畢雯珺被李希侃這一連串的動作嚇到,拉著人和他保持一點距離,讓他看著自己。此時的李希侃眼睛還瞇瞇的,一臉傻笑的樣子,畢雯珺看著他有點可愛,但又不知道這人到底是醉著還是醒著,所以就問了句「知道我是誰嗎?」李希侃笑著回答「你是我最愛的老~畢啊!」這下畢雯珺大概知道了,能認得人但還是醉的,他覺得該給小狐狸一個離家出走的教訓。
 
        畢雯珺把李希侃的雙手綁在床頭,俯下身往那白皙的肌膚舔去。從下巴一路到喉結,再到鎖骨,最後停在胸前的紅點打轉著。李希侃被一連串的挑撥惹得搔癢,喘息聲隨之欲出,身下的性器也開始抬頭,後穴也慢慢流出水,空氣間的紅酒味逼得檸檬汽水味的Omega不得不就範。
        想去撫慰身前被冷落的性器,可手卻被綁著,全身上下都被染上情慾,身體一點一點發燙,白皙的皮膚也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色。「老畢...你...摸摸其他地方嘛...」李希侃扭動著身子求歡,其實在剛剛手被綁起來後意識就逐漸清晰,他很清楚畢雯珺現在在對他做什麼事。
 
        畢雯珺假裝沒有聽見李希侃說的話,完全照著自己的步驟慢慢來。胸前紅纓被吸吮後變得挺立泛起紅暈,在身上肆意遊走的舌頭,經過了肚子,還在肚臍附近舔了一下,李希侃被搔得腳趾蜷曲著床單。抬起李希侃其中一隻腿放在肩上,靠近去吻大腿根部,還在上面吸出了幾個紅印。眼睛瞟向李希侃,看見那人充滿情慾的表情讓畢雯珺也快按耐不住慾火,幸好Alpha的自制力很強,能控制住自己的慾望。
        在李希侃的大腿根部留下無數痕跡後,畢雯珺才滿意的退開,轉而含住李希侃因為各部位被調戲已經挺立的性器。整個人伏在腿間,舌頭上下遊走,身上人被挑逗得已經快釋放,畢雯珺也不為難他,做了幾個深喉就讓他全部發洩在自己手裡。
 
        畢雯珺將沾滿液體的手指探入李希侃的後穴,藉著分泌出來的水在裡頭攪動,按壓著內壁,時不時還戳到敏感點。射過一次的東西在後穴被挑逗下又開始抬頭,畢雯珺將身子撐起,李希侃就扯著雙手喊著「要抱抱...」畢雯珺把他的手從床頭解開,李希侃馬上用雙手環著畢雯珺,還拉著他要親。
        李希侃的舌頭在畢雯珺的嘴裡遊走,想纏著對方的不讓他走;畢雯珺的舌頭則是滑過李希侃嘴裡的每個地方,有點想避開尋找他的舌,最後再李希侃的死纏爛打下,還是成功的讓兩者交纏在一起。
 
        進入的那刻,李希侃緊緊抱著畢雯珺,眼角順勢流下淚,稍微清醒的他想著這幾天來的猜想,眼淚更止不住。畢雯珺撫去沾溼李希侃臉龐的淚水,心疼的在兩眼上各親一口。
        「畢雯珺啊...我...喜歡你...好喜歡...」李希侃不受控制的喊著喜歡,像是要把整顆心都掏出來的程度,隨著下身的撞擊越大,喊得越大聲。
        「小侃啊...我的傻寶貝...我愛你...」畢雯珺刻意放柔聲音,在李希侃的耳邊說著,試圖想給他安全感,要他不再胡思亂想。或許是聽見這句話,李希侃不再哭天喊地,只是緊緊抱著畢雯珺接受身下傳來的疼痛和快感。
 
        原本畢雯珺在李希侃又射了一次之後想換姿勢,沒想到李希侃不肯放手,依舊緊緊的抱著自己,腳還緊緊的環在自己腰上,於是他把人抱起,自己坐在床上,由下而上的往更深處的地方頂去。
        頂到生殖腔的時候李希侃突然感到全身無力,整個人都攤在畢雯珺身上,他受不了的咬住畢雯珺的肩膀,那人就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還聽到他說「別害怕,我相信我們可以的,你只要抱緊我就好。」
        生殖腔逐漸打開,準備接納液體射入,李希侃用盡最後力氣扭動著腰等著畢雯珺把精液射到自己身體裡,雙手更緊抱著人,頭埋在那人的頸窩。感受到一股液體注入體內,那種痠軟的感覺讓李希侃徹底沒了力氣,空氣間沾滿了紅酒和檸檬汽水的味道。畢雯珺親了親他,還不時的在他耳邊說著,你很棒,辛苦了。
 
 
        隔天早上李希侃在畢雯珺懷裡醒來,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天沒感受到這股溫暖。那人似乎知道自己醒了,把自己抱緊,又說了句再睡一會兒,又拍著自己的背,可能是昨晚累著的關係,所以睡意又馬上襲捲而來,就在昏昏欲睡的同時,聽見頭頂上的聲音傳來。
        「我的傻寶貝啊,怎麼就會胡思亂想呢?但該道歉的的確是我,沒跟你解釋應酬的原因,結果讓你白白受罪。」李希侃縮在畢雯珺懷裡,雖然看不到表情,但他知道畢雯珺真是心疼自己了。「因為每天都太晚回家,怕吵到你所以我才背對著你睡,因為我怕我克制不住自己,早上我也是捨不得叫醒你,只想讓你多睡一點。而那天我勾的人是跟我很要好的同事尤長靖,他已經名草有主所以你不用擔心,是我們公司的總經理呢。」李希侃聽著眼淚都掉下來了,畢雯珺無時無刻都在為自己著想,而自己呢?每天待在家裡還胡思亂想,他怎麼會不知道畢雯珺最愛的就是自己還去懷疑他呢?
 
        「你會原諒我吧?」像是知道自己一直都聽著,畢雯珺解釋完還丟了一個疑問句,李希侃沒有出聲,只是猛地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抱住畢雯珺的腰,頭在他胸前蹭啊蹭。
 
 
        後來李希侃和畢雯珺恢復了往常的生活,雖然畢雯珺有些時候還是會早出晚歸,但現在的李希侃已經不會胡思亂想,還叮嚀著畢雯珺不管多晚回來都要抱著自己睡,隔天早上還要叫他起床,讓自己跟他一個Morning Kiss才能出門。
        直到有一天,畢雯珺問了李希侃發情期是不是快到了,生活過得美滋滋的兩人,完全忘記有發情期這回事,然而這距離上次也過了兩個月,只能說重拾愛情的兩人過得太美好了。
 
        兩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去醫院檢查,果不其然他們期待已久的寶寶真的來報到了,不過還有一個月才到穩定期,所以兩人格外的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小心這兩個得來不易的寶寶就不見了。
 
        「老畢啊...雖然說我們有了寶寶,但我還是覺得有點...」
        「咋了呀?」
        「你說,這兩個是因為我賭氣喝酒,後來被你上了,才有了他們兩個,怎麼說也有點...」
        「不然你還想追求什麼儀式感嗎?」
        「倒也不是這麼說...」
        「好啦,別想了,上天會在這個時候跟我們孩子,表示他覺得我們經歷過了磨練,有了資格,所以才給我們恩賜。」
        「嗯...好吧,那就不計較了,是說我們要給他們取什麼名?」
 
 
 
         8月1日,畢雯珺站在產房外走來走去,拉著蔡徐坤跑來的朱正廷趕緊問他如何,他說已經進去半小時了。
        後來到的一群人看著畢雯珺的樣子簡直不敢相信,平時沉著穩重的人,現在在這裡焦急的走著,一刻也不得鎮定,讓他坐下沒幾分鐘又站起來,看得幾個人都要暈了。
        最後是一陣哭聲打破了這個局面,所有人都看向產房,想著大概是寶寶出生了,黃新淳上前勾住畢雯珺的肩,和他說了聲恭喜,並拍了拍他的胸。等了一陣子又傳出另一陣哭聲,大家面面相覷,看著畢雯珺的臉才知道是雙胞胎,只是他們都沒說。
 
        病房內的畢雯珺李希侃各抱著一名女孩,分別是畢小希和李小雯。一家四口的畫面被其他人用手機拍下,記錄了這美好的一刻及得來不易的親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