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又有車
*有一點坤廷、長的俊、權貴、異正
*反應好像不錯所以來個後續
*第一次寫能讓大家喜歡真的很感動
*喜歡記得給我小心心跟小手手還有評論喔
 
 
 
01
        離遇到August那天已經過了一個多月,蔡徐坤並沒有主動聯絡過他,應該說他還是有點不太相信這個事實。
        一個和自己長得相似的男人,意外的醉倒在自家門外,最後還跟他發生了關係,其實蔡徐坤現在想起還是會覺得這一切只是他做的一場夢。
 
        後來的這些日子他認真回想,他的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這麼信任這個人。兩人素昧平生,可蔡徐坤讓他進了家門,甚至讓他進了自己最隱秘的地方。
        想不清理由,唯一就是覺得這個人和自己很相似。除了面容相似,身材差不多,還同樣擁有有點倔的脾氣,也都喜歡耍嘴皮子。短短的相處,讓蔡徐坤覺得他就看到了自己,進而也卸下了防備。
 
 
02
        蔡徐坤的日子過得忙碌但還是挺愜意的,早上去學校晚上打工,雖然每天行程固定,可也不覺得厭煩。
        假日的時候,蔡徐坤會去一個朋友開的同志夜店,這裡是他從未成年開始就混熟的地方,也是找人開房的好去處。不過自從之前交了男朋友就比較少來,因為他的年上戀人不太喜歡來這裡,當然是不喜歡他一個人來,所以他來也必定會帶著男朋友一起,不過次數可是少之又少。
 
        可自從四個月前和那位年上男友分手後,蔡徐坤又回到假日泡夜店的生活,原本每週都會找到一個契合的對象,可自從上個月遇到August之後,蔡徐坤頓時對任何人都失去了興趣。
 
 
        「你為什麼不聯絡他啊?」這個疑問來自夜店的老闆,也是蔡徐坤的朋友–林彥俊。
        「老大,我說你這樣不行啊,你要嘛聯絡他要嘛找新歡,在這裡像怨婦似的。」這句話來自店裡的小服務生–范丞丞。
        「可我把那張紙條弄丟了。」蔡徐坤一手托著腮撐在吧台上。
        「坤哥你騙誰啊,不是在這嗎?」這句話來自另一位小服務生–黃明昊。他從蔡徐坤的口袋裡看見露出一角的紙條變抽了出來。
        「哎唷,果然是我們溫州小機靈。」這句稱讚來自店裡的調酒師,同時也是林彥俊的戀人–尤長靖。
 
        蔡徐坤被講得臉色有點差,也不是不願意,只是真的沒勇氣。原以為在自我獨立以後,人的膽子會變大不少,更何況是在被完全拋棄之後。蔡徐坤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也會有想跟梁靜茹借勇氣壯膽的一天。
 
 
03
        店裡的門在尷尬的時候開啟,因為吧檯離門口近,所以一有人進來,這群人就會自動的閉上嘴,場面也一瞬間冷靜,只剩下前面舞池的音樂聲。
 
        然而這還不是最僵的。
 
        推門進來的人,竟是蔡徐坤朝思暮想一個月的August。更離奇的,他身邊那個人,不就是蔡徐坤的前男友–朱正廷嗎?
 
        好了,這下好玩了,全部人都僵在那兒不動了。
 
 
04
        現場唯二不知全部情況的就是進門那兩位:一個不知道面前那位少年和旁邊的美人有過一段情;另一個不知道眼前的前男友和旁邊的斯文敗類有過一夜情。
 
 
        現在的情況很是尷尬,但還有比這個更尷尬的。
 
        「Kun?」
        「蔡徐坤?」
 
        兩人同時開口,叫的還是不一樣名字,蔡徐坤本人就這麼尷尬的坐在高腳椅上,也不知道該回答誰,只能舉起小手說一聲嗨。
 
 
05
        三個人換了個位子,到一張小圓桌上,圍圈坐著。此時的蔡徐坤就像做錯事要被審問的小孩,低著頭什麼話也不說。
 
        可最終還是逃不過現實,August知道了朱正廷是蔡徐坤的前男友,朱正廷知道了蔡徐坤把喝醉的August帶回家一次,但不知道一夜情的那部分,蔡徐坤知道了朱正廷騙他出國,其實是兩人的事被家裡知道,所以只好回家繼承家業。在這講述期間,August還時不時趁朱正廷不注意對蔡徐坤挑了挑眉,蔡徐坤則是在心裡暗自道,這人怎麼這麼油膩。
 
 
        三個人在蔡徐坤獨自覺得尷尬的氛圍下結束了談話,朱正廷先走了一步,留下了蔡徐坤和August。
        被突然搭上來的手嚇到,蔡徐坤轉頭看向August,一樣是疏上去的瀏海,依舊是那副眼鏡,蔡徐坤不禁看得有些出神。直到再次回過神,人早就被塞進車裡給帶走,酒吧裡的四個人在祝蔡徐坤好運之餘,就開始談論起August,並忍不住讚嘆這兩個人實在太像了。
 
 
06
        「要去哪?」蔡徐坤已經沒有剛剛的尷尬,卻還是有點緊張,畢竟那個朝思暮想,日也想,夜也想的人就這麼突然出現,還莫名其妙把自己跟帶走,蔡徐坤覺得心裡慎得慌。
        「我家。」August的臉上帶著笑意,眼鏡抵擋不住那帶著壞意的眼神。
 
        一路上兩人沒有什麼交談,卻也沒有一點尷尬,蔡徐坤也只是撐著手托著腮看向窗外,車子就這麼駛進了一棟公寓的地下停車場。
 
 
         August走下車門,看了一眼還愣在車裡的人笑了一下,開門去把那受到驚嚇的小獅子拉出來,牽著他的手走向電梯。
        因為一路無話,蔡徐坤又再次陷入自己的小世界,想著為什麼自己就被拉著走了。本來在一切都離自己而去之後,他以為自己不會或者不配再擁有這種對人的情感,可August,這個自己救了並和他一夜情的人,卻直搗他的內心。
 
        其實蔡徐坤並不知道,August和他一樣孤獨,他們倆只不過是遇到相似的對方,進而又被吸引卻不自知罷了。
 
 
07
        被禁錮在門和那人中間時,蔡徐坤才意識到自己落入什麼樣的情況。
 
        近距離看著那人和自己有幾分相似卻明顯更成熟的臉,還戴著那副眼鏡,眼鏡背後的眼神是冷漠中帶著炙熱的,熱到讓蔡徐坤都覺得要著火。
 
 
         August把臉又更靠近蔡徐坤,近到兩人的鼻頭已經快碰在一起。他笑了一下看著眼前在驚嚇中保持冷靜的小獅子,不禁伸手去摸了摸蔡徐坤那頭蓬鬆的捲毛。
 
        「想我為什麼不聯絡我?」玩味又帶著侵略性的眼神,直勾勾的裝進蔡徐坤的眼眸。
        「我才沒有想你...」蔡徐坤低下頭,耳朵不自覺的泛紅卻不自知。
        「那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到這裡?」用手指勾起一小搓頭髮,轉動著把髮絲纏繞在上又放開。
        「不是你拉著我來的嗎?」此時的蔡徐坤想為自己找個合理的藉口,因為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就到這裡來了
        「原來你不願意啊,那麼你可以走了,我不喜歡強迫別人。」August作勢將手伸到門把上,準備開門,而蔡徐坤因為這個動作慌了。
        「我...也不是...」蔡徐坤已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他只知道他的確不想離開。
        「孩子,對自己的想法成熟一點吧。」August抬起蔡徐坤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
 
        大概經過了十秒的沉默,蔡徐坤輸了,輸給了自己的心。
        他承認,他想他。無關乎為什麼,他就是想他。
 
        他湊上前去吻他,儘管不小心撞到了眼鏡,卻阻擋不了內心的那股炙熱和衝動。
 
 
08
        從沒想過自己會栽在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的人手裡。他從那人身上得到莫名的歸屬感,就在僅僅那一夜的照顧,那一個早上的歡愉,就被那人吸引,甚至在之後對那人耿耿於懷卻又不敢聯絡,蔡徐坤覺得自己就像個容易對人迷戀的青春期少女。
 
        實際上August怎麼想他也不知道,但從剛剛餐桌上三個人的談話中,除了他和朱正廷談了點公事,其他基本就閒話家常,自己還被朱正廷抖了些之前在一起的料出來。他看著August對於自己以前的糗事笑,還說著挺可愛的,不禁覺得臉紅,卻又不敢生氣,還被朱正廷虧說怎麼變了,以前虧他就像發飆的大獅子,現在溫馴的像小貓一樣。
 
        原本以為再次見到前男友會有些尷尬,甚至想好見到他要換自己瀟灑一點,沒想到想過一百種方法在真正遇見後都變得沒用。更何況這次相遇他的視線也都不在朱正廷身上。
 
 
09
        朱正廷是個很識相的人,他對於以逝去的感情不會拖泥帶水,儘管當時他很愛蔡徐坤,對方也很愛他,自己卻被逼迫回家也一樣。
        他太懂得如何放下,同時早就做好沒有再在一起的可能。所以在這次相遇的時候,雖然有些意外,可卻也很坦然面對,他心裡或許還殘留一點情,但他能放得下,更何況他看見之前那隻霸道的獅子,現在變得像小貓就知道有些東西早就變了,然而這個變化的原因就跟這次的合作對象有關。
 
 
        朱正廷第一次見到August時,內心掀起一股駭浪。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這是朱正廷對於August的第一印象,跟自己的前男友太像了。
        又想起蔡徐坤的家庭狀況,再和打聽到的August的情況相比,都得讓人倒吸一口氣。基本和蔡徐坤一樣,都是孤兒,只是August是在育幼院長大,蔡徐坤則是半途被狠狠拋棄的,所以這兩人都特別的孤獨,對於人和事物都有一層隔閡。
        August雖對於他的震驚有些疑惑,但也禮貌的不過問,畢竟這也不是必要知道的。
 
        往後的合作都很愉快,兩人也變成了朋友。
        某次聊天,August不禁提前兩人第一次見面,朱正廷看著他驚訝的表情。由於已經有些熟識,朱正廷也不避諱的直接回答,因為他長得像他前男友,而且不止外表像,連性格都有點相似。
 
        在跟August相處的期間,朱正廷總會在他身上看到一點蔡徐坤的樣子,那份孤獨感,總讓人有層距離,可事實上他們又是那麼的好親近。
        男人和男孩理所當然還是有些不同,雖然都霸道了點,但與其說蔡徐坤霸道,不如說他魯莽、衝動,誰叫他還是個少年呢。
 
 
        意外的相遇讓朱正廷又再次受到驚嚇,不是因為突然的和前男友相遇,而是因為August跟他站在一起,簡直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
        除了兩人相似,兩人的相識也令人詫異。尤其蔡徐坤這個個性魯莽、衝動的人,在August面前卻乖的跟什麼一樣,朱正廷的第六感告訴自己,他們才不像他們口中說的那麼簡單。可這到底也不關自己的事了,於是他識相的離開,離開前還打了通電話要新來的助理–王子異來接自己,因為遇到得心的獵物就得抓緊腳步啊。
 
 
10
        「用行動表示啊?挺不錯的嘛。」August捏住蔡徐坤的下巴,看著那人被自己吻得七葷八素喘著氣,配上紅嘟嘟的臉龐和捲毛,格外的可愛。
 
         August舔了舔蔡徐坤的嘴角,一路向下親吻。手卻反其道而行,一點一點的往上爬,在蔡徐坤的身子上遊走,最後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下。
        兩手分別撫過腰線,最後停在胸前,用拇指搓揉著乳首,把原本平坦的粉嫩搓起變成一個小肉球。
        胸前的刺激已經敏感的讓蔡徐坤的呻吟沿著嘴角流出,不自覺地挺身,希望讓對方再多揉一點。
 
        離開胸前的手又沿著腰線下滑到褲沿,一把就將蔡徐坤的褲子連同內褲都一起脫下。雙手搭在臀肉上,時不時揉揉那有肉的屁股。
        August跪在蔡徐坤面前,低頭親吻已經抬頭的性器,用舌頭輕輕滑過,就聽見上面傳來絲絲呻吟。一口含住性器,模仿著抽插的樣子,又放開去舔後面的囊袋,大拇指還壞心的跟著來湊熱鬧,惹得蔡徐坤喊出一聲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聲音。
        蔡徐坤高潮的時候,不小心把精液射到了August的臉上,連帶那副眼鏡都遭殃。看著男人臉上和嘴邊以及眼鏡上沾滿了自己的液體,委屈的說了一句對不起,可那人並沒有怪他,只是笑著拿掉眼鏡,然後把人帶到床邊。
 
         August脫下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坐到床上,把蔡徐坤拉過來靠近自己,在他耳邊說:覺得抱歉就幫我。
        蔡徐坤聞言就跪到了地上,整個人伏在August的腿間,學那人吻去有點抬頭的性器。整根含入對蔡徐坤來說還是有點吃力,可他還是盡自己所能的取悅對方,甚至面前自己給他做深喉,August滿意的揉著小獅子的捲毛,似乎在鼓勵他,最後射滿了他一嘴。
 
         August把人從地板拉起,讓他坐到腿上,再從抽屜拿出潤滑劑塗抹在手上,抹了一點在臀部才又慢慢的向穴口推進,進入的時候蔡徐坤吸了一大口氣,盡量放鬆自己,讓後穴包容進來的異物。
        手指被包覆在甬道內,壁肉吸著手指,每進去一根,裡面就被撐大一些,極力地像想討好似的,把手指咬得緊。再碰到敏感點的時候,像是驚嚇到的緊縮了一下。
 
        手指抽出到被進入讓蔡徐坤沒來得及反應,August抱著他的腰緩緩的將自己性器送入他身體裡。
       雖然上次經歷過這個尺寸,但過了一個月還是讓蔡徐坤感到不適應,直到整根沒入,他向後靠著身後的人大口喘著氣。
 
        August就著這個姿勢抱著蔡徐坤讓他爬到床上,接著按著他的腰就是一陣猛幹。或許是陌生的地方讓蔡徐坤不敢輕易的叫出聲,咬著下唇整個人趴在枕頭上,只剩屁股還乖乖的噘起。
        看見蔡徐坤的樣子,August故意去頂弄他的敏感點,使得蔡徐坤憋到流出生理淚水,不小心就叫出聲音。
        撈起蔡徐坤的身子讓他整個人靠在自己身上,August拿舌頭去舔弄他的耳朵,手去撫慰他身前的性器,全身快感的交雜讓蔡徐坤再次忍不住的叫出聲。
 
        「多叫一點,我喜歡聽你叫。」August在他耳邊用氣音說。
        「啊...啊啊...August...」得到允許的蔡徐坤不再憋住,反而更放肆的叫。
        「要壞掉了...你輕一點...啊啊...」伴隨著叫聲,蔡徐坤又射出了第二次在August的手上。
 
        把手上的精液塗在胸前的挺立上,又把人翻過面對自己來,而性器也在甬道內磨了一圈。August低頭去咬胸前的小肉球,蔡徐坤覺得有點痛又有點癢,但是又舒服得挺起腰將身體往前送。
 
        「寶貝,還想要嗎?」August的語氣輕柔似水,任任何人都會沉溺於其中,更不用說早已陷入情慾的蔡徐坤。
        「要...」雙手環上對方的頸脖,討好似的抬起身子去吻對方。
        接收到訊號的人,抬起蔡徐坤的腳放到肩膀,又開始一陣猛烈的運動。
 
        「啊啊...太快了...好舒服...」蔡徐坤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喊了什麼,他只知道被幹得很舒服。
        「Kun...不,我應該叫你...蔡徐坤?還是叫你坤坤?」August盯著眼前漂亮的人,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紅,還有一個一個的紅色印記,全是自己的傑作。
        「嗯....你喜歡...都可以...」蔡徐坤不想在性事中叫出自己的名字,那讓他感到更羞恥。
        「那坤坤要叫我什麼?老公?還是...?」August倒是很期待身下人會叫自己什麼。
        「哥...哥哥...啊...」果然不讓自己失望,August想。兩人本來就長的像,雖然不是兄弟,但如果跟別人說,搞不好還會讓人信以為真,這聲哥哥一叫,又更讓人有禁忌感,更加興奮。
 
 
        這次蔡徐坤是完完全全被插射的,後穴也被灌滿那人的精液,蔡徐坤覺得自己快要散了,但是又很爽。
         August把他抱起卻沒有退出,蔡徐坤把腳緊緊的環住他,手也抱得很緊,像隻無尾熊趴在那人身上。
 
        這個姿勢讓穴裡的液體因為走路的晃動被還埋在裡面的性器擠出來,蔡徐坤知道對方還硬著,可是自己卻已經有些沒力,直到到浴室,August要把人放下卻被死死扒著。
 
        「下來,我幫你清理。」August寵溺的揉了揉蔡徐坤的頭髮,但那人還是抱著自己。
        「哥哥...你不是還硬著嗎...我們再一次嘛...」大概是羞恥心沒了加上情慾旺盛蔡徐坤才會講出這種話,後來他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麼丟人現眼的事這都是後話了。
        「你還撐得住嗎?」August知道蔡徐坤已經被操到有點沒力,所以本來不忍心再抓著他幹,但現在對方為了自己說要再來一次,其實心裡是高興的,可還是怕對方會受不了。
        「嗯...因為是哥哥,所以可以...」一句哥哥一個撒嬌哪讓人抵擋得了,把人壓到牆上抬起一隻腿又是一個猛烈的撞擊。
        「哥哥...哥哥好棒...哥哥再用力一點...」蔡徐坤的呻吟就像是催情劑,加上後穴的收縮讓August又再次射到體內。
 
        退出蔡徐坤的身體,白色的液體沿著浴室的牆壁留下,August打開浴缸的水龍頭放水,再用蓮蓬頭先稍微清理一下兩人的身體。
 
 
11
        隔天蔡徐坤醒來的時候,發現有些動彈不得,昨天做的太激烈,導致現在全身痠痛。早知道就不要為了他說再一次,蔡徐坤內心埋怨自己。
 
        「醒了?身體還好嗎?」August感到身邊人的動靜自己也跟著醒了。
        「大叔,你被幹一次就知道痛不痛了。」蔡徐坤連頭都沒轉,就這麼自顧自的說著。
        「大叔?我記得昨晚某人可不是這麼叫我的。」August又伸手去玩蔡徐坤的捲毛,並笑著看著他。
        「我...我叫你什麼了...」被這麼一反駁,蔡徐坤想起昨晚突然湧起了羞恥感。
        「你叫我哥...」August看著蔡徐坤開始變紅的耳朵笑了,本來想說完就算了,轉而親了一口臉頰,然後就起身。
        「我去做早餐,你再睡一下,等等再來叫你,弟弟。」August說完就轉身走了,沒看到蔡徐坤已經快燒紅了的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