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敗類August x 高中生Kun(蔡徐坤)
*造型請參考6/3深圳場的眼鏡坤x6/2深圳場的捲毛坤
*預計有車
 
 
 
 
01
        晚上11點,蔡徐坤從打工的地方下班,早上去了學校晚上又上班實在很累,此時此刻的他巴不得有個任意門能通往自己的房間。
        換好衣服還是接受了現實,跟同事打了招呼,從口袋掏出一根棒棒糖,拆了包裝就放到嘴裡叼著。
 
        踩著還算悠閒的步伐悠悠的走回家,蔡徐坤的住處是一處公寓的一樓,畢竟便宜嘛,對於他這個沒父沒母沒家人的人來說,能住就行。
        不過走到家門前,發現竟然有個人靠在自家門上,雖然不是沒遇過醉漢,但是眼前這個人,頭髮向後梳,五官長得還挺不錯的,身穿大衣,裡面配的是是襯衫領帶,下身是西裝褲和皮鞋,看起來就是個挺有錢的人。
        但其實這些都不是蔡徐坤最關注的重點,而是那人臉上還戴著一副眼鏡,於是蔡徐坤腦中就浮現了四個字。
 
        斯文敗類。
 
 
02
        蔡徐坤費力的將人架起,再從口袋掏出鑰匙開門。為什麼要把這個人拖進去呢?才不是因為他長得好看,又是自己喜歡的斯文敗類,只是人家都倒在自家門口哪還有不救的道理?不然引來鄰居側目更奇怪吧。蔡徐坤變說服自己邊把人帶進自己的屋裡。
 
        是的沒錯,蔡徐坤就喜歡這種看起來一臉正經,實際上有點人格崩壞矛盾感的人。
 
        為什麼?因為自己也差不多吧。
 
        自從父母雙亡又被親戚拋棄後,大家都覺得自己可憐,包括他自己,可內心卻又有一個想法,沒人管呢,挺不錯的。或許本身就是個矛盾體,然而自己也挺享受這個反差的。
 
 
 
03
        好不容易把人扛進去放在床上,蔡徐坤才仔細看了看這個男人,總覺得似曾相似。想來想去沒有答案也不糾結,就開始把男人身上的衣物脫掉,然而一靠近就是一股酒味,蔡徐坤不是討厭,就只是又想起一年前在酒吧,或是說牛郎店打工的記憶。
 
        大概解開衣服之後,蔡徐坤走到浴室去拿毛巾和水盆,準備幫外面那位醉漢擦身體,雖然自己也不曉得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
 
        把臉盆放到洗手台盛水,順勢抬頭看看自己,赫然發現剛剛想不起來的那個人竟是自己,蔡徐坤突然笑了笑,難不成是因為那個人長得像自己,所以才對他那麼好嗎?
        摸了摸燙了一頭卷的頭髮,想著如果拉直後,再把頭髮往後梳可能就跟外面那人有九成像了,因為剛剛在扛那人的時候,發覺兩人的身高其實也差不了多少。
 
        在洗手間摩蹭了許久終於走出來,捧著水盆拿著毛巾,走到男人身邊開始幫他擦去一身的酒氣。
        結束之後還拿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給男人套上,把男人好好安放在自己床上,接著想著要不要把眼鏡摘下,後來怕男人一不小心把眼鏡睡斷還是拿了下來,再仔細看一眼那人的五官,真的跟自己好像。端詳了一陣,就拿著水盆到浴室,順便洗個澡。
 
 
 
04
        隔天一早,蔡徐坤基本上昨晚沒怎麼睡,畢竟自己的床被佔了,他也只能靠在一邊的樣椅子上補眠。慶幸的是今天是假日,可以不用去學校上課,所以倒也不怎麼有影響。
 
        拿起一根棒棒糖,拆了包裝又往自己嘴裡塞,是甜甜的草莓味。
        蔡徐坤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愛吃棒棒糖,明明不怎麼愛吃甜食,可是對棒棒糖卻愛不釋手。忽然間他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甜甜的,就像棒棒糖的甜,是他的前男友,因為不喜歡菸味所以那人逼迫自己吃棒棒糖改掉抽菸的習慣,然而他也就這麼染上吃棒棒糖的癮,儘管和那個人已經分手。
 
        坐在一旁的桌上,沒夠到地板的雙腳晃啊晃,眼睛盯著霸佔他一晚床,和自己長得很像的男人看。
        人嘛,欣賞美好的事物是人之常情。
 
 
        結果大概才盯個十分鐘那人就醒了,他揉了揉頭,大概有點宿醉吧。坐起身拿起眼鏡戴上,看了眼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身上穿的衣服,最後眼神定在蔡徐坤身上。
 
        沒等那人開口,蔡徐坤倒是先說話了。
 
        「大叔你昨天差點性騷擾未成年高中生喔。」那人看著他沒什麼表情。
        「還吐了我一地上都是O欸。」你看我我看你,蔡徐坤咬著他的棒棒糖,說著,那個人也逐漸清醒,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微笑。
 
        「那我該怎麼補償你?」男人勾起嘴角一笑,隔著眼鏡的眼神看向蔡徐坤。不得不承認,這就是蔡徐坤內心最佳斯文敗類的狀態。
        「大叔你要不以身相許?」蔡徐坤並沒有因此慌亂,而是耍起嘴皮子跟那人瞎嗑。
        「行啊,只要你不告我就成。」男人走下床,往蔡徐坤的方向走去。隨即抬起蔡徐坤的下巴看了看,大概是覺得眼前這高中生跟自己挺像的吧。
        「不會啊,才不會告你,只要你能滿足我。」蔡徐坤含著棒棒糖說著,雙手環上男人的脖子。
 
        撒嬌中帶著誘惑的語氣,毛絨絨的捲髮顯示了少年的稚嫩,男人把他從桌子上抱起,蔡徐坤順勢把腳纏上。把蔡徐坤口中的棒棒糖拿出丟到旁邊的垃圾桶,一口親吻上沾上甜味的嘴唇。
 
 
 
05
        「好甜。」那男人說。
        「你有抽菸吧?」蔡徐坤問,那個味道和自己戒菸前抽的是同個牌子,所以很熟悉。
        「怎麼?不喜歡嗎?」男人問。
        「那你不喜歡甜味嗎?」沒有正面回答,蔡徐坤反問男人。
        「不喜歡。所以你要回答我嗎?」男人抱著男孩走到床邊,把人壓了上去。
        「我也不喜歡。」
        「不喜歡甜味喜歡菸味。」
 
 
 
06
        男人俯下身,再次吻住男孩的唇,男孩環著男人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用舌頭去勾引對方。
 
        男人的手伸進男孩寬大的衣服裡,一手揉捏著乳頭,一手往男孩的下身摸,隔著褲子撫摸他的性器,男孩發出了細小的呻吟聲,雙手抓著床單。
 
 
        脫去兩人礙事的衣物,男人本來想把眼鏡拿掉卻被蔡徐坤阻止,男人笑了笑,跟他說你別等等撞到又抗議啊。
 
        陽光早已從窗戶隔著窗簾透進來,照在床上兩具赤裸且交纏的身體。
 
 
        男人把蔡徐坤翻過身,把一根手指伸進後穴,發現那小子早就自己擴張好,等著引誘自己進入。他拍了下男孩的臀部,白皙的皮膚馬上就染上了紅色,他問男孩,早就準備好該不會是預謀坑我一筆吧?蔡徐坤說才沒有,我預謀的只有大叔你的身體。
 
       「就你會講,到時候被我發現你坑我就死定了。」
       「還有,別叫我大叔,我有名字,叫August。」August又在蔡徐坤的臀部打了幾下。
       「取什麼英文名,還是個月份,難不成你生日是八月嗎?」蔡徐坤並不是個聽話的小孩,總得講個幾句,皮一下才開心。
       「正是。那寶貝我該叫你什麼?」August倒也不因為蔡徐坤的皮而生氣,他倒是覺得挺可愛的,但硬是藉機又打了幾下屁股。
       「那你叫我Kun吧,August。」乖乖地叫出名字果然就沒有被打,蔡徐坤想,既然你來個英文名,那我也來個。
 
 
        進入的時候,蔡徐坤死死的抓著枕頭,明明跟自己身形長相都差不多,怎麼那裡就這麼大。
        「Kun,放鬆一點,你咬太緊了。」August揉了揉蔡徐坤的臀部,讓他能放鬆一點。
        「August你太大了...啊...」垂在前額的捲毛早就被汗水浸濕,蔡徐坤被敞開大腿,盡量放鬆自己讓身後那人的東西進到自己體內。
 
        August的動作還算挺溫柔的,等到蔡徐坤適應才開始前後擺動。而蔡徐坤在適應後,不自覺地向後靠,扭著腰像是引誘對方叫他快點。
 
        「Au... August...好舒服...」蔡徐坤被幹得舒爽,用手摸去自己的性器卻被阻止,反手被拉到兩人的接合處感受抽插的動作。August整個人貼在蔡徐坤身上,一手代替他的手去撫慰他的性器,一手搓揉著胸前的乳頭,舌頭輕輕的在蔡徐坤的頸部一路舔到耳朵。
 
        「寶貝...你裡面好緊...有多久沒做啦?」August用氣音在蔡徐坤耳邊調戲著。
        「三...三個月吧...」三個月,是和那個人分手的時間。那人大他兩歲,是個大學生,舞蹈專業,和蔡徐坤在一起一年,最後以出國留學為由而和他分手。
        「那個人和我你喜歡誰,嗯?」August放開搓揉乳頭的那隻手,抬起蔡徐坤的下巴,把手指伸進他的嘴裡要他含著。
        「他...他比較好操...」當時的蔡徐坤的確是操人的那個,不過對於曾經在聲色場所打工過的他,操人和被操只要舒服就好。
        「那被人操感覺如何?」August自然是不知道蔡徐坤的這段往事,只是他想聽聽這麼會勾引又和自己長得像的人,說出這些騷話能有多誘人。
        「爽...很爽...喜歡啊...」被情慾所逼說出的話果真夠騷,August想。用力向前頂了幾下,蔡徐坤就射在August的手裡。
 
        「那給你點獎勵吧。」August把人轉身抱起,嚇得蔡徐坤趕緊抱住他。他讓蔡徐坤坐在自己身上,看著與自己相像的人誘人的模樣,以及身上的吻痕,莫名覺得興奮。
        「獎勵,讓你在我上面。」蔡徐坤用被逼出生理淚水而泛紅的眼睛看向August,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那人依舊無所動作,只好自己認命的扭腰擺動。
        「August你...動一動嘛,Kun很累...」沒幾下子蔡徐坤就像隻貓整個人黏在August身上,還討好似的拿舌頭舔了舔他的脖子。
        「真該讓你戴著貓耳和貓尾巴。」August把人從身上拉開,在蔡徐坤臉上摸了一把。
        「喵~」留著捲毛的小貓溫馴的叫了一聲,然後就感受到身下人往自己身體裡抽插的快感。
 
 
 
07
        結束這場激烈的性事大概快中午了,兩人清理完就爬上床睡覺。
 
        蔡徐坤因為沒睡好所以睡得特別熟,整個人就蜷曲在August懷裡。August心想,怎麼能有這麼沒有防備的人,檢屍帶回家還被上,現在還整個人窩在那人的懷裡,或許少年的心裡還是挺單純的吧。
 
 
        蔡徐坤醒來的時候那人已經不見了,只看見床頭的一張紙,寫著August和一串電話號碼。看著那張紙蔡徐坤笑了笑,把那張紙放回床頭就起來找吃的,準備等等又要去打工,心裡想著不知道哪天下班還能再遇到這樣的極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