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
 
 
 
 
 
        激唇齒激烈糾纏,像是要把對方整個吞噬。一手扣在對方的後頸將他拉近和自己親吻,那人也瘋狂的回應著;一手早已伸進那人衣服裡,揉捏他的細腰。
 
        畫面看起來很失控,兩個極度欲求不滿,或是該說對對方的佔有慾激起了內心的狂潮,數日不見的他們,更是渴求對方的疼愛。
 
 
 
        巡演結束一進到飯店,兩人走進房間,關上房門,一對上眼就像磁鐵一樣吸引,什麼話也沒有,兩個人用嘴就把對方牢牢吸住。
 
        蔡徐坤一手揉著朱正廷的頭髮,一手捏著藏在那寬大衣服裡的細腰;朱正廷更是一把將就先脫掉蔡徐坤的衣服,手不安份的舊就往已經搭起帳篷的褲頭摸去。
 
        兩人從門口一路糾纏到床上,朱正廷整個人跨坐在蔡徐坤身上,他趴下去啃咬蔡徐坤身上的每個部位。從喉結到鎖骨,往下啃咬一邊的乳首就像蔡徐坤平時咬自己那樣,另一手也搓揉著。
 
        蔡徐坤低頭看著朱正廷的頭頂,撫上那人剛染不久的頭髮,享受著戀人因為吃醋而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所有印記。
 
 
        朱正廷一路往下舔,到肚臍的時候還故意伸舌頭在旁邊畫圈,惹得蔡徐坤一陣搔癢而顫抖了一下,他抬頭對蔡徐坤笑了一下,脫下他的褲子和底褲,一口含住已經挺立的性器,蔡徐坤悶哼了一聲。
        朱正廷已經不是第一次幫蔡徐坤口,但是很少是他自己主動的,之前要不是蔡徐坤知道他抵擋不了撒嬌,他怎麼能願意含一個這麼大的東西在自己嘴裡。
 
        含住前頭,舌頭在附近畫著圓,偶爾有點壞心的用牙齒稍微磨蹭柱身,一手撐在蔡徐坤的腿邊,一手用來輔助取悅他。其實朱正廷不太清楚技巧,只是想著讓對方舒服,所以盡自己所能想辦法取悅他,可光幾個不熟練的動作總能讓蔡徐坤受不了,畢竟那人是朱正廷。按住對方的頭做了幾個深喉,就全部交代在他的嘴裡。
        看著朱正廷難得沒有怨言的吞下,蔡徐坤一把把人拉起就壓在身下和他接吻,兩人口中都是那股味道,但卻沒人想離開,甚至還在最後依依不捨離開時,牽出不明的銀絲。
 
 
        蔡徐坤把朱正廷身上那件早已被折騰的滿是皺摺的襯衫脫去一旁,把礙事的褲子連同內褲也一併脫下,重複著剛剛朱正廷啃咬自己的所有地方,喉結、鎖骨、腹肌、腰側,吸吮乳首的時候,對方扯著自己的頭髮呻吟。蔡徐坤也會吃醋,所以他也同樣在朱正廷身上做了不少印記。
        在他幫朱正廷口的時候,舌頭劃過前頭,用嘴吸吮,手指輕碰囊袋,蔡徐坤的技巧比朱正廷好太多,讓他不耐煩的把腳往自己身上蹭。朱正廷高潮後把他翻了身,讓他趴在床上,蔡徐坤低頭去舔親吻他的臀部,混著剛剛射出的精液和潤滑液深入了一根手指到已經興奮不已的甬道裡。
 
        緊緻的穴口緊咬著手指,久違的進入讓朱正廷斷斷續續的叫出聲,熟悉的感覺不斷在回升,距離上次大概已經快半個月了吧,後穴的收縮說明了他的想念和迫不及待。
        蔡徐坤沿著朱正廷美麗的背脊一路向上親吻,同時也用舌頭舔舐,像是享受著得來不易的食物,等等就要吃掉他。
 
 
        在蔡徐坤親吻到朱正廷的後頸,舌頭在他耳後輕輕來回舔弄,又咬上耳骨,輕輕地啃磨,然後來到耳邊輕輕的對他說了一句話,這也是他們巡演結束後的第一個對話。
 
        「跟農農講悄悄話靠這麼近是吧?還是還要再近一點,嗯?」蔡徐坤刻意的貼近朱正廷的耳朵,讓他感到一陣搔癢。
        「沒有...沒有那麼近啊...癢...」早已被情慾覆蓋滿身的人在聽見這句話後突然有一股氣,但又被人整個壓住又使不上力,連反抗的語氣都軟了許多。
 
 
         朱正廷整個臀部被抬起,方便手指再繼續進入,蔡徐坤把另一隻手放進他嘴裡,讓他吸吮著,朱正廷覺得整個人都被禁錮的感覺真的不太好,但後穴又被弄得舒服,實在沒辦法抗拒。
        蔡徐坤對於朱正廷來說,就是一個戒不掉的癮,無論再怎麼吃醋再怎麼嫉妒,他還是無法抗拒蔡徐坤對他做的任何事,因為朱正廷知道那個人愛他,就像自己也很愛蔡徐坤一樣。
 
 
 
        玩這種地下情的後果,就是不能在台上表現得太親密,否則一下過了頭,就容易被發現不對勁。
        聽從公司的指示,兩人這次的互動大大的減少,甚至是和其他成員玩起了CP互動,他們願意配合,也是不想讓戀情曝光,畢竟這不是什麼好事。
        只能說兩人的心思太像,想保護對方卻又忍不住翻到內心的醋桶,明明沒有什麼的事,也能在此時此刻被放大無數。
 
        朱正廷選擇和陳立農互動,只不過是想著乾脆給大家帶來點新鮮感,想著反正也不至於比跟黃明昊或范丞丞互動帶來更大的效益,然而想著想著一不小心也就有些過了頭,但他發誓這麼靠近說話真的只是因為現場太吵,小孩聽不清自己說了什麼而已。
        然而蔡徐坤和王子異的部分純粹是個意外,也不是王子異故意要炒CP所以提起他和蔡徐坤同宿舍,畢竟我們的bro真的只是單純的回答問題,只是蔡徐坤在那一刻就感覺到了不妙,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和王子異是官方主推,甚至霸佔榜首。
 
 
 
        擴張完之後,蔡徐坤把手指從上下兩個口中抽出,朱正廷也就此得到了短暫性的解脫,速度之快的趁著蔡徐坤還沒有下一步動作,翻了身又把他壓在身下。
        朱正廷跨坐在蔡徐坤身上,自己抬起臀部,撐開大腿,扶著那人的性器對準了自己收縮的穴口坐下去,兩人在進入後的同時發出了舒服的淫叫和低吼。
 
        朱正廷感受到蔡徐坤的性器在他體內摩擦,甚至一點一點的在脹大,他被搔得一陣癢,開始扭動腰部想得到一些快感。
        蔡徐坤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剛剛在舞台上因為汗水以及衣服本身就有點透明而裸露出來的身子,現在完整的呈現在自己面前。白皙的皮膚透著紅,身上留有剛剛自己啃咬的痕跡,距離上次做已經隔了一段時間,所以原本的印子也都已經消失。看著朱正廷迷離的眼神,泛著紅暈的臉頰,配上那頭在自己不曉得的時候染的藍色頭髮,簡直更仙了,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跟神仙戀愛,甚至做了有辱神仙純淨身體的事了。
 
 
        「正廷哥哥,你生氣了嗎?」蔡徐坤想起因為說了和王子異是同個宿舍,結果之後朱正廷在台上跟其他人的互動簡直是在刻意氣自己,在自己面前和陳立農嘴對嘴吃餅乾,在自己面前和陳立農講悄悄話,還摸了摸他的手,甚至還想到和黃明昊戴了同款手鍊,結果就使壞的往上頂了一下,還壞心的故意叫他哥哥,像是想要讓朱正廷產生不明的羞恥感。
        「啊...我...我沒有...」朱正廷怎麼可能會承認自己這樣就吃醋了,甚至覺得自己只是照著指示換換CP炒而已,但是聽到蔡徐坤的那句哥哥還是不禁心癢癢,平時聽慣了范丞丞和黃明昊那倆崽叫自己哥哥已經習慣,可蔡徐坤可是沒叫他過哥哥,甚至他覺得他們兩個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年齡差距。
        「那為什麼都要故意在我面前做那些明知道我會不開心的事呢,正廷哥哥?」蔡徐坤每說一句就要刻意的頂一下,惹得朱正廷已經被弄得快軟到整個人趴到他身上。他坐起來和朱正廷對視,笑著問他還刻意對著朱正廷的眼神叫他哥哥。蔡徐坤其實心裡還是能明白朱正廷的作為,他也知道對方或許真的只是按命令做事,無奈他這隻的佔有慾太強,就算明白還是心裡不平衡,所以更故意的用很酸的語氣對待自己的戀人。
        「啊啊...我...你自己...不是也是嗎...」朱正廷被頂弄得無法思考,也不知道如何反駁,手就抱著蔡徐坤,眼神迷濛的看著他。對於王子異的回答,朱正廷也一樣明白他就是老實的回答罷了,但是想著台下聽見他倆同房的那個尖叫聲,內心不禁還是揪了一下。
        「我怎麼了?我們那麼一個多禮拜沒見了,你一回來我們就忙著彩排,連問你什麼時候染頭髮都沒時間能問,想知道你這期間過得怎麼樣等等,我總覺得錯過了好多,結果你這麼對我,我真的很傷心啊,正廷哥哥。」蔡徐坤委屈的看著懷裡的人兒,沒想到那人眼角已經泛淚,只是不知道是生理淚水還是真的委屈哭了。
 
 
        「我...啊啊...太深了...嗚嗚嗚...」沒等朱正廷回答,蔡徐坤就抱著人開始猛烈的頂弄,甚至把人抱起離開床,壓在一旁的牆上,抬起他的大腿猛幹。
        「正廷哥哥,你想不想我啊?」蔡徐坤依舊沒有放棄叫他哥哥來引發他的羞恥心,甚至變本加厲用調戲的語氣叫。
        「不要叫我哥哥啊...」朱正廷的回答帶著濃濃的鼻音,他是真的哭了,此刻的他抱著對方被幹得幾乎腿軟,只能靠著背部依著牆壁,還有蔡徐坤給自己撐著才能不滑落。
        「怎麼?你本來就是我的哥哥啊?他們不也都叫你哥哥嗎?」蔡徐坤故意在朱正廷耳邊強調哥哥兩個字,其實他每次看著那幾個比自己小的弟弟叫他哥哥就有種莫名的不悅,總覺得他們好像比自己跟朱正廷還親密。
        「啊...你...不一樣啊...你是...啊...太快了...」朱正廷還沒說完,蔡徐坤又加快了速度,連帶前面套弄性器的手也變快,眼前的人早已被淚水浸濕臉龐。
        「那我是你的誰?」蔡徐坤沒忘了朱正廷說自己不一樣,所以在兩人快到高潮的時候硬是問了這句。
        「是...老公啊...老公我快...快要...要壞掉了...啊...」就在朱正廷喊完老公沒多久,朱正廷就射在兩人腹部間,蔡徐坤更是直接射到了朱正廷體內,從緊緻的甬道退出後,朱正廷後穴的液體就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蔡徐坤把朱正廷抱回了床上,兩人又是一陣擁吻,朱正廷臉滿滿的都是剛剛流下的淚水,蔡徐坤輕柔的把淚珠吻去,本想帶著人去浴室清理,怎麼也沒想到朱正廷的腿突然又纏了上來,邊親著自己說要再一次。
        原本想以朱正廷明天還有活動為由而拒絕,無奈那人小鹿般的眼神和撒嬌的語氣實在讓蔡徐坤抗拒不了,結果就順勢掰開朱正廷的大腿,對著那個還在留著液體的穴口插了進去。
        朱正廷感受到剛剛那個炙熱又進入了體內,把雙腳環上蔡徐坤的腰間,配合動作搖動腰部。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隔天有行程,但此時此刻他卻像是想尋獲安全感一般,想得到蔡徐坤的疼愛,所以死命纏著他再來一次。
 
        「寶貝,是不是太久沒做你又變緊了?」得到邀請的蔡徐坤當然也毫不留情的繼續抽插,比起剛剛都是一些刺激的話,現在只剩下滿腹情慾的話,連帶語氣都緩和許多,就連稱呼都從正廷哥哥換成了更親暱的寶貝。
        「什麼啊...」朱正廷不好意思的把頭撇過去,蔡徐坤轉頭就給他一個吻,落在朱正廷的鬢角。
        「寶貝,我真的很愛你啊,多信任我一點,好嗎?」和剛剛的態度不同,蔡徐坤溫柔的哄著他的寶貝,揉著他的頭髮,在朱正廷耳邊輕語。
        「我也愛你啊老公...你也不要像剛剛那樣了...」朱正廷真的被剛剛蔡徐坤說的那些話和語氣嚇著,明明自己只是稍微賭氣,沒想到他的醋勁大到每句話都帶著刺,刺到自己心裡。
        「好,對不起,是我的錯,以後不會了,乖,把轉過頭來。」待朱正廷轉過頭,蔡徐坤對準嘴唇就吻了上去,不像剛剛那麼激烈的吸取對方的唇,而是慢慢感受對方給予的溫度,連帶這次下身進出的動作都很輕柔,可也一下下都頂到敏感的那點。
 
 
        兩次的折騰朱正廷真的有些累了,蔡徐坤抱著人進了浴室清洗,兩人在這之間更像磁鐵一樣,黏著對方,一直親吻著彼此,感受對方真誠的愛意。
        最後躺在床上,蔡徐坤摟著朱正廷,看他蜷曲在自己懷中安穩的睡著,思念了將近半個月的人,在兩個人的幼稚下,直到現在才得到了甜頭,蔡徐坤不禁嘲笑著自己,怎麼遇見朱正廷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隔天早上,兩個人又像沒事人一樣的到了機場,同樣也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然後按照行程飛回了北京。但還是被眼尖的粉絲發現,兩人穿了同款不同花色的上衣還有黑色的褲子,以及同個品牌的鞋子。
 
 
 
        吵架嗎?不開心嗎?只是互相吃醋而已。
 
 
 
 
 
 
同場加映可憐的隊友們...
 
黃明昊:我和我哥戴一樣手鍊也不行嗎...不就是兄弟款閨蜜款嘛,就別計較了,否則范丞丞也該殺我了...
 
王子異:我也只是老老實實的回答問題啊,我怎麼曉得醋勁這麼大,況且同個宿舍歸同個宿舍,我這位室友還真不知道每天都到哪裡去了,搞得好像我沒有室友一樣...
 
陳立農:最可憐的明明是我啊...為什麼每次坤廷CP裡受傷的總是我!!我做錯了什麼要這樣對我啊啊啊,我只是個單純的小孩啊...
 
王琳凱:明明就是我生日,結果你倆給我搞這齣,你鬼哥我生日還能不能好好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