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
 
 
 
 
 
 
 
00
 
        那男孩的雙眼有著盅惑人心的魅力,凡只要對到眼就有可能中毒。
 
        在男人第一次在夜店看見這個男孩時,他就覺得自己必定是中毒了。
        儘管沒真正對到眼。
 
 
01
 
        他上前去勾搭那個男孩,男孩用著那雙邪媚的眼看著他,可男人卻在男孩的意料之外,沒有一下就拉走他,而是拉著他走到吧台,請他喝了一杯酒。
 
        兩人喝酒聊天,無非只是說著各自的日常,可是那些話是真是假,沒人知道。
 
 
        喝完酒的兩人有點微醺,男人比男孩清醒一點,搭著男孩的肩說要送他回家。
        此時男孩心想的家和男人真正送回的家不一樣,男人真的把他送回家,目送他進門後就走了,這讓男孩摸不清這男人真正的目的。
           
 
02
 
        幾天後,男孩一進夜店就又遇到了那個男人。
 
        這次是男孩先去找那個男人的,那個男人看到露出好看的微笑,一把就把男孩抱到腿上,讓男孩突然有點不知所措。
        看著男孩慌張的樣子,男人笑得更開心,伸手在男孩的髮間亂竄,大手握住男孩的一隻手揉捏。
        男孩沉醉在男人的溫柔裡,還沒喝酒就感覺已經醉了,他拿出另一隻手撫上男人的臉龐,拇指滑過那顆淚痣時停了一下,想著怎麼一顆痣還能讓人變得更好看,於是忍不住就親吻了上去。
 
        男人很滿意他的舉動,儘管男孩在親完後又開始不知所措,他傾身俯在男孩耳邊問他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家,隨即男孩突然變了眼神,露出了那雙勾人的狐狸眼說好啊。
 
 
03
 
        男孩坐在副駕駛座上,不時瞥了瞥正在開車的男人,男人被他看得笑了出來,直說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為什麼上次你不是把我帶回你家?」男孩的確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惑,上次機會絕佳,醉了不把自己帶回家,今天滴酒沒沾就被拎走,這男人到底有什麼問題?而男人的回答不僅讓男孩紅了耳根。
        「因為我想讓你記住我是誰。」
 
 
        車子駛入車庫,男人把男孩從副駕駛座直接打橫抱起,男孩摟著男人的脖子,靠在男人的懷裡心裡突然有點慌。
 
 
        男孩從上車後就開始想,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被男人拐走,明明以前都是自己用那雙眼睛吸引無數個對他有興趣,自己也覺得還可以的男人,然後無可厚非,喝了酒就是做那檔事,有時候還會被當成Money Boy拿到錢,他當然也厚顏無恥的拿走,畢竟自己真的也挺缺錢的,更何況被幹得那麼痛,就當作精神賠償吧。
 
        這個男人卻和那些人不一樣,他並沒有在自己酒醉後就對自己亂來,而是上演溫馨接送情,把自己送回家,看自己進門後就走了。
        那天進門後,其實酒已經得差不多,他回想著和男人聊天的過程,那個好看淚痣配上靈動的雙眼,語氣輕柔得像水一般,過程中沒有一點踰矩的行動,只在自己伸手碰他的時候,才輕輕牽起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搓揉。
 
        男孩自從和前任分手後,就沒再遇過如此的男人,他好像不自覺就掉進了這個名為溫柔的陷阱裡,以至於剛剛一進店裡看到他,不自覺的就往他那裡去。
        然而他用來勾引人的狐狸眼似乎同時失效了,男人好像不會他的眼神勾得神魂顛倒,反而還更加的鎮靜,並反用溫柔一點有點攻陷自己。
 
 
04
 
        男人對男孩的動作很輕,輕輕的把他放倒在床上,輕輕的脫去他身上的衣物,輕聲的問男孩能不能適應手指,就連進去後,也是配合著男孩可以接受的程度來。
 
        「叫我的名字,我叫畢雯珺。」
        「雯珺...啊...我叫...叫李希侃...」
 
        見了第二次面,上了床才知道了對方的名字,男人的名字像人一樣溫順,男孩的名字則符合了男孩多話的性格。
 
 
        其實李希侃早就對性愛這件事習以為常,所以在畢雯珺輕聲問他痛不痛的時候,其實他都還能承受,可他卻貪戀著這份溫柔,享受畢雯珺為了他而放輕動作的樣子。
        很久沒有被如此對待反而讓李希侃更興奮,更想讓自己無限沉淪在這個溫柔鄉裡,想永遠不起來。
 
 
05
 
        李希侃比想像中還可愛,畢雯珺想。
        不僅是在床上,就連只是平常的對談,看著他笑得瞇到沒有的狐狸眼,畢雯珺的內心就像化了一樣。
 
        畢雯珺真的很溫柔,李希侃說。
        在床上溫柔,平常對自己更是體貼,看著自己的樣子更是只有『寵溺』兩個字可以形容。
 
 
        兩人並沒有明確的說明彼此的關係,但李希侃就這麼住了下來,天天跟畢雯珺膩在一起也不嫌膩,每天都有講不完的話,對方也都是笑著聽他說,偶爾伸手摸摸他的頭髮,捏捏他的耳朵。
 
 
        就在某一天,李希侃百般無聊的跨坐到畢雯珺身上,畢雯珺看著眼前的小狐狸,捏了捏他的臉。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李希侃稍微皺眉看著畢雯珺。
        「怎麼啦?」畢雯珺依舊是溫柔帶點寵溺的語氣。
        「我的狐狸眼為什麼對你無效?明明大家都是因為它才被我吸引,怎麼好像變成我被你拐了?」李希侃嚴肅的問著一直以來很想知道的問題,況且自從畢雯珺在一起後,他的確也不會去用狐狸眼,或應該說想使也使不出。
        「誰說沒有?」畢雯珺這一笑把李希侃搞得更一頭霧水。
        「早在我去和你說話前,就被你吸引,儘管沒有真正的對到眼,但那短暫的一秒就被你吸引。」畢雯珺的手轉而揉捏李希侃的耳朵,不知道為什麼,他很喜歡李希侃的耳朵,或許是因為那個耳朵總是在他害羞的時候微微泛紅。
        李希侃聽了聽還是很滿意,覺得這雙狐狸眼也不是真的沒有用處。
 
        「那你為什麼一眼就能認定我?」李希侃又想出問題,畢雯珺怎麼能在看自己第一眼就好像認定自己一樣,沒有帶自己回他家,而是在第二次兩人才有了肌膚之親,而且畢雯珺還說想讓自己記住他。
        「誰說是第一眼就認定了?」畢雯珺饒有興致的看著李希侃,然而李希侃又被弄懵了。
        「我在夜店看過你好幾次了,看著你總是用那雙眼睛勾著一個又一個的人,想著你大概是個小騷貨,但是看著平時和朋友聊天,又覺得你好單純,所以就特別想瞭了解你,更想知道那雙眼睛魅力在哪。」李希侃第一次聽畢雯珺講這麼多話,又聽他觀察自己很久,耳根子就這麼紅了。
 
        「那你還滿意嗎?」李希侃環住畢雯珺的脖子,瞇著眼好似是在勾引,卻沒有了那樣的邪魅。
        「嗯…沒有我想像的騷吧,感覺還得再調教調教。」畢雯珺笑著看李希侃,一手摸上李希侃的嫩臀揉捏。
        「你是變態啊…」李希侃雖然口中知這麼說,但是語氣明顯變得軟膩。
        「說我變態啊?我看是時候該來調教一下了。」畢雯珺抱著李希侃從椅子上起來,往臥室的方向走去。
 
 
06
 
        我原以為是我誘惑了你,沒想到我卻自己陷入了你的溫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