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
*腦洞來自在機場抱著手機不放的正廷
*設定在兩人同居
*其實基本上就是部車
*正正只會玩遊戲所以坤坤森77
*OOC算我的
 
 
 
 
 
 
        「正廷啊~你打完遊戲了沒啊~」對於年下戀人的撒嬌,朱正廷表示不管用,還是自顧自的把玩著手上的手機。
 
        「我的吱吱兔~來陪坤坤玩嘛~」蔡徐坤表示自己真的不是這麼會撒嬌的一個人,要不是自家年上戀人挺吃這套的,他還真幹不出這種事。
 
        「欸咦,坤你別鬧,我這裡正急迫啊,等等打完就陪你啊。」蔡徐坤一把就從身後抱住朱正廷,然而那人卻只是叫自己別鬧。
 
        蔡徐坤一個噘嘴一個鬆手,就走回床上躺著,拿起一旁的小豬玩偶就開始跟他對話。
        「還是你最好了,都會陪我,不像某人,都只會玩遊戲。」朱正廷當然聽見床上的人說的那些話,自己的年下戀人真的很可愛。
        「坤坤你幼不幼稚啊,還跟玩偶對話。」蔡徐坤心想,我也不願意就這麼幼稚的好嗎?還不想想都是因為誰啊?蔡徐坤在內心翻了個白眼。
 
 
 
        朱正廷打完遊戲後,轉身就看見蔡徐坤抱著那隻小豬玩偶睡著了,他走過去撥了撥他的頭髮,順便欣賞一下戀人好看的臉。
 
       關上燈,掀起被子躺回床上,閉上眼準備進入美好夢境時,朱正廷突然感受有人壓了上來,此時他的內心只怪那個遊戲為什麼那麼讓人著迷,搞到自己現在要活受罪。
 
 
        「坤坤...」朱正廷叫著蔡徐坤的名字,在黑暗中看不見那人的身影,所以當蔡徐坤的手掀起自己衣服,開始撫摸自己的時候,朱正廷就想跟隊友們說下抱歉,因為接下來的這幾天大概都不能上線了。
 
        「正正啊...」蔡徐坤在朱正廷耳邊輕聲的喚著他的名字。
        「你上完遊戲,現在該我上你了吧?」上一秒呼喚名字時有多溫柔,這一秒說這句話就有多霸道。
 
 
        「坤...嗯...」那人的手開始在朱正廷的全身上下搗亂,從胸前的紅纓到纖細的腰,從八塊腹肌到白皙的腿,把身下人礙事的衣褲都脫光後,最後撫上已經開始抬頭的性器。
 
        蔡徐坤掀開被子打開燈,看見朱正廷臉上全是因慾望而勾起的紅暈,身子也開始發燙。
        朱正廷在燈打開的時候,他看見蔡徐坤的眼神,發誓自己以後絕不會再沉迷於任何東西而忽略這小孩。那眼裡滿是慾火,跟剛剛和自己撒嬌的樣子截然不同。
 
 
        在朱正廷快到高潮時,蔡徐坤壞心的停下了動作,拿起床頭櫃的潤滑液,擠在手上,就用那纖長的手指去開拓那迷人的私處。
        朱正廷的身體平時被調教的還不錯,兩根手指輕易就進去了,只有第三根還稍微有點緊。
        「看來得把你打遊戲的時間都用來調教你了。」朱正廷一陣抖叟。
 
 
        已經被開啟慾望的朱正廷,難耐的用腳磨蹭著蔡徐坤的腰,彷彿是想暗示他快一點。
        並不是沒有領略到朱正廷的暗示,而是蔡徐坤覺得需要給他一點教訓,同時也實行了自己的惡趣味。
 
        「正廷想要什麼啊?」欲擒故縱。朱正廷想,明明都這麼明白,況且那人的手指還在自己體內肆意放縱,嘴上還能說出這種話,這惡趣味真是了得。
 
        「嗯...正正想要什麼坤坤還不知道嗎?」朱正廷才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他知道蔡徐坤最受不了他的呻吟,所以刻意在說話時帶點呻吟聲,而且還是在蔡徐坤耳邊的狀態說出這句話,說完還舔了一下耳骨。
 
        「就你最會,真的把我吃得死死的。」其實是兩人都把對方吃死才對,熟知對方的弱點,再用此去撩撥對方,兩人不是什麼情場高手,但對彼此這就足夠。
 
 
        後穴裡的手指抽出後頓時感到空虛,可不到幾秒又被填滿,朱正廷用手指在蔡徐坤身上留下痕跡,那代表的是痛及快感。
 
        緩緩進入深處,兩人都深吸了一口氣,蔡徐坤就開始往更深的地方撞擊朱正廷的身體。
        朱正廷的腳緊緊勾著蔡徐坤的腰,腳趾因為快感而蜷曲著。
 
 
        兩人的唇齒交纏,舌頭勾住彼此,激烈的索取對方口中的牙膏香氣,因為太激烈,口水沿著朱正廷的嘴角留下,蔡徐坤就追著一路親吻到了鎖骨,最後含住了胸前的紅纓。
 
        舔舐、啃咬,乳首早已被弄得挺立泛紅。最後又回到濕潤的嘴唇,同時下身的運動又開始發猛。
 
 
        朱正廷猛得用自己的腰力強迫兩人對調位子,讓自己坐在蔡徐坤身上。
        蔡徐坤被這個動作嚇到,可他卻很滿意。由下往上欣賞愛人的身材,纖細的腰,八塊腹肌,往上是剛剛被自己惹得發紅的乳首,再來沿著鎖骨到頸部,最後停留在那人染上情慾的臉。
 
 
         感受到體內的物體又大了幾分,而那人撫摸著自己的腿,有意無意的感覺讓朱正廷覺得飄飄欲仙。
        他開始努力的擺動自己的腰肢,反覆的起來又坐下,再左右擺動,一隻手握住自己的挺立上下擼動,嘴裡叫著對方的名字。
 
        「嗯...坤坤...」
        「好喜歡坤坤...好大...嗚...」
        「好舒服昂...坤坤...老公...」
 
        蔡徐坤表示,如果聽到了老公這個不常聽到的稱呼還能淡定,那麼他肯定不是人。
 
        見著朱正廷快高潮,蔡徐坤坐起身子,把朱正廷正自慰的手換成自己的,並且堵住洞口不讓他發洩。
 
        「剛剛叫了我什麼再叫一次,嗯?」蔡徐坤在朱正廷耳邊說。
        朱正廷感覺自己臉大概像蕃茄那麼紅,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在剛剛喊出了那兩個字,於是他就把頭埋在了蔡徐坤的肩窩輕聲的喊了一句老公。
 
        得到力量的蔡徐坤開始猛力的向上頂弄,朱正廷也就這個形式呻吟,甚至毫無保留的叫了幾聲老公。
 
        「坤坤...老公...啊...」
        「老公太快了嗯...」
        「再往那邊一點啊...老公...」
 
        沒錯,蔡徐坤的惡趣味哪有可能到現在就停止?可是說好要有點懲罰的,所以蔡徐坤刻意的都不去頂弄那個敏感點,不然就是頂到一下又離開,不給個痛快。
 
        「我的貝貝說哪裡啊?」蔡徐坤笑著問。
        「就是那裡嘛...坤坤明明知道...」朱正廷混雜著淚水和哭腔,委屈巴巴的說著。
        「那這次叫聲哥哥給我聽聽?」蔡徐坤比朱正廷小,所以這也算是他滿足自己願望的一個威脅,畢竟平常朱正廷怎麼可能叫他哥哥呢?
        「明明我才是哥哥啊...」朱正廷感覺更委屈了,嘴噘得跟什麼似的。
        「正正確定不要嗎?」蔡徐坤說這句話的時候,下身還刻意頂了一下,而且一頂就頂到了敏感點。
        「嗚...哥...哥哥...啊啊...」果然慾望還是戰勝了理智。
 
        「哥哥...嗯...」
        「哥哥...慢一點啊...」
        「嗯...啊哈...哈...」
        蔡徐坤的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在敏感點上,朱正廷口中的哥哥也變得只剩下呻吟。
 
 
 
        完事後蔡徐坤把人帶去浴室做清理,結果朱正廷就這麼莫名其妙又被逼迫面對著鏡子再來一次,而且又是叫著哥哥。
 
        後來回到床上,朱正廷背對著蔡徐坤躺著,蔡徐坤看見就直接從背後把人抱住。
 
        「我們貝貝生氣了嗎?」蔡徐坤把頭靠在朱正廷肩上。
        見那人沒反應又說了句
        「正廷葛格不要生氣嘛~」
 
        朱正廷就是那種最無法抗拒撒嬌的人,所以不管是生氣還是賭氣,只要一跟他撒嬌他的心就會融化,況且剛剛那聲葛格真的是給叫到心坎裡,令人全身酥麻。
 
        轉過身把頭埋進年下戀人的懷裡,發紅的臉不想被看清,可那人卻透過耳朵知道了他又多害羞。
        順了順朱正廷的頭髮,蔡徐坤抱著自己的年上戀人進入了夢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