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啊,過來。」權玄彬坐在椅子上,揮手叫著半夜醒來,身上只有一件襯衫,而現在正偷拿著餅乾的金東漢。
        「幹嘛啊哥?」金東漢拿著捲心餅走到權玄彬面前,毫不思索的直接面對面跨坐到權玄彬腿上。
 
        權玄彬看著在他面前吃餅乾的人,在金東漢臉上偷香一口。
        「哥你親我幹嘛?」金東漢一臉疑惑的看著權玄彬,卻看到權玄彬眼底的一絲慾望。
        權玄彬拿起一支捲心餅,放入金東漢口中,自己則咬住另外一端,然後慢慢的向前咬,直到兩人嘴唇碰在一起。
 
        權玄彬就著金東漢含著餅乾之際,將舌頭伸入金東漢的嘴裡,和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甜甜的巧克力香,散發在彼此脣齒間。
        這期間,金東漢手上的餅乾已經被放到一旁,雙手搭在權玄彬的肩上。而權玄彬的手也不閒著,一手來回撫摸金東漢光溜溜的大腿,另一手伸入襯衫揉捏著金東漢的腰。
 
        「哈…哥...幹嘛突然...」金東漢的唇離開權玄彬的唇時,中間還牽著一條銀絲。
        「沒有啊,看你親每個哥哥都親的很高興,我也想親親你。」權玄彬壞笑的看著金東漢。
 
        事實上,金東漢最近看到每個哥哥不知道為什麼都得扒上去親一口,就連去上個節目,也能藉機親金東賢,甚至還被回吻。
        這就惹得正牌情人兼最近忙著拍戲老是不在的權玄彬不開心了,工作之餘點開SNS,就看見自家小惡霸親著別人,怎麼可能會開心?
 
        「哥你嫉妒嗎?」金東漢露出甜甜的笑看著權玄彬,感覺好像很滿意他哥哥因為他的行為而吃醋。
        「東漢就這麼想讓哥嫉妒?」權玄彬抬起金東漢的下巴,仔細的端詳。
        「不怕被懲罰嗎?」把下巴擺正,讓金東漢的視線看向自己。
        「哥要給我什麼懲罰?」好像是知道權玄彬的目的,金東漢調皮的用手指刮著權玄彬的鼻子。
        「等等你就知道了,把襯衫脫了,內褲也脫了。」權玄彬命令似的要金東漢脫光,他沒有很想浪費時間在漫長的前戲,更何況房裡其他哥哥們還睡著呢。
        「哥我們不去浴室嗎?」通常兩人在宿舍都會在浴室裡解決,畢竟宿舍不是只有他們兩人,除非那天剛剛好大家都不在,兩人才會在權玄彬的床上。
        「說好要懲罰的啊。」
 
        金東漢光著身子坐回權玄彬腿上,突然覺得全身上下瀰漫著不安全感。
        權玄彬用手搓揉、揉捏金東漢的乳頭,使兩個粉嫩變得更挺立,這也讓金東漢發出細小的呻吟。
        「可不能叫出聲啊,哥哥們還在睡覺呢。」權玄彬在金東漢耳邊小聲的說著,最後還用舌頭舔了舔耳朵。
 
        金東漢隱忍著叫聲反而感到更興奮,前面的性器已經抬頭,全身上下感到燥熱。
        權玄彬早就準備好潤滑劑,擠了一些在手上後,就往金東漢身後伸去。
        感受到異物的入侵,讓金東漢的腳趾蜷曲,又因為不能叫出聲而緊緊的將頭埋在權玄彬的頸窩。
 
        權玄彬細長的手指在金東漢的後穴來回穿梭,還用指腹按壓著肉壁,讓金東漢把雙腿往內夾緊。
        「放鬆一點啊,等等哥讓你舒服。」權玄彬的手指已經進入了三根,一點一點的按摩著內壁。
        金東漢被弄得興奮得流出淚,沾濕了權玄彬的襯衫,而背部的布料,也都被金東漢抓皺。
 
        擴張完畢,權玄彬解開自己的褲頭,將勃發的慾望抵在穴口,再一點一點的進入。
        金東漢喘著氣慢慢的接受比手指還大很多人東西進入體內,由於不能叫出聲,喘氣聲異常的更大。
        權玄彬吻住金東漢,將喘氣聲蓋住,卻忘了那更淫靡的水聲。
 
        「夾得真緊啊…」權玄彬一手揉著金東漢的腰開始上下頂弄,一手也沒忘了照顧金東漢前端翹起的陰莖,來回搓揉。
        前後夾擊讓金東漢爽得想叫出聲,但是又怕吵醒人,更怕有人突然從房裡走出來,結果把屁股夾得更緊。
        權玄彬拍了一下金東漢的屁股讓他放鬆,否則被這樣一弄就會被刺激過頭了。
 
        兩人在客廳裡享受著彼此,沒有了呻吟,更明顯的是淫蕩的碰撞聲和脣齒交纏的聲音。
 
        之後兩人到了浴室又忍不住來了一發,才洗完澡躺在床上。
        金龍國那個睡神之神當然沒有感覺,反而和金東漢同房的盧太鉉從金東漢偷跑出去房間吃東西就知道了,沒想到後來被權玄彬逮住,弄了好一番才回來睡覺,盧太鉉暗自感嘆年輕人的體力,也不禁想到了金泰東。
        至於同房的95line也聽見了客廳傳來極為色情的聲音,兩人在黑暗中互看了一下,金相均起身默默的走到高田健太旁邊躺下,然後就默默的也做起了和外面一樣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