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朱元鐸有事要在外過夜,家裡只剩下張大賢和洪殷基。
        上次因為給朱元鐸挑了一套很性感的衣服,讓張大賢和洪殷基體驗了難忘的一晚,而在事後,洪殷基告訴張大賢,要穿一身特別的衣服。
        原本洪殷基也沒有想過事情會這樣發展,或許是當下被稱讚長得好看吧,可能也參雜了張大賢對朱元鐸態度些許的嫉妒,所以在下意識情況下,提出了提案。
 
        說起三人的關係其實有點扭曲,在遇見朱元鐸前,張大賢和洪殷基原本就是多年的好友,而且是單純的友誼。
        直到遇見了朱元鐸,兩人似乎開啟了不得了的開關,朱元鐸變成了他們共同的情人,兩人都會個別去找朱元鐸滿足需求,而三人行更是基本。
        某個夜晚,朱元鐸一樣有事不在家,張大賢和洪殷基關著燈,窩在一個床上看電影。可能是燈太暗,氣氛太好,張大賢伸手撫向洪殷基的大腿,開始往內側撫摸,然而就開啟兩人的『第一次』。
 
        當了這麼多年的朋友,其實該看過的都看過了,更何況還有之前的三人行,但實際上做這種事情的感覺更不同。
        完事後的當晚,張大賢摟著洪殷基,細細回味他的美好,他說,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可以這麼誘人,感受這麼好,洪殷基問他,那你喜歡我嗎?張大賢說,當然喜歡,可洪殷基不知道他說的是哪種喜歡,他也不敢去問,只是更靠向張大賢的懷裡,並安穩的睡著。
 
        也就是那天,洪殷基發現自己對張大賢的感覺更強烈。
        是啊,他喜歡張大賢,喜歡他很久了,只是他什麼都不敢說,直到朱元鐸的出現,他們才更有進一步的發展。
        洪殷基不討厭朱元鐸,但其實也說不上太喜歡,因為他和自己分享著張大賢的愛,卻也因為他,他才能和張大賢又更近一步。
 
        當張大賢看著電影撫上他大腿的時候,洪殷基的心跳跳的得異常的快,快到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來一樣。
        那天他盡全力的配合張大賢,在三人行的時候他沒少觀察過朱元鐸,所以他知道張大賢喜歡什麼,例如,他喜歡聽淫言浪語,喜歡不知羞恥的稱讚他,最喜歡的,是讓人騎在他身上。
 
        回想起那天,張大賢還是會稱讚洪殷基,但是洪殷基也只是笑了笑。甚至在朱元鐸面前張大賢也說過,可說這話的時候,張大賢正往朱元鐸體內進行運動,那時的洪殷基,只是剛好在房間外,而他知道,張大賢說這話只不過是想刺激當下的朱元鐸而已。
        房內激情四溢的淫浪呻吟,和門外低語的啜泣,形成極大的對比。
 
        張大賢和洪殷基除了那次之外也做了幾次,但後來張大賢都嚷嚷著說想讓朱元鐸一起,讓洪殷基內心感到不滿,雖然能玩得很爽,但佔有慾是騙不了人的,所以在做完之後,洪殷基往往都躲回另一個房間,並暗自蓋住棉被哭泣。
 
        洪殷基想著前幾次張大賢在自己體內肆意衝撞,卻還不滿足他,腦中還一直想著別人,不禁又想流淚。
        但他忍住了,他已經做好各種準備,要讓張大賢只因他而滿足。
 
/
 
        和洪殷基約好,晚上直接在上次週末和朱元鐸玩變裝play的那個房間見面。
        張大賢挺期待洪殷基到底會穿什麼來見他,畢竟上次幫朱元鐸挑的那套真的是火辣致極,而洪殷基的身材的確比朱元鐸還好,整個人的比例完美,臉也是長得特別美特別仙,感覺穿什麼都很好看。
 
        洪殷基對張大賢來說,真的是那種從朋友變情人的超老套劇情,可他喜歡。
        他喜歡洪殷基,但也喜歡朱元鐸。這兩個人對他來說,一個是認識很多年,並陪他度過很多時期的人;一個則是他想照顧,愛護他的人,這兩人已經是不能沒有的存在。只是他不知道,或永遠不會知道,洪殷基對他的感情已經超越了想像。
 
 
        躺在床上想著洪殷基會穿著什麼的同時,房門外傳出了敲門聲,張大賢知道,不直接進門大概是想玩什麼角色扮演吧。
 
        「誰?」
        「主人~殷基來了~殷基可以進去嗎?」
         洪殷基的撒嬌論誰都受不了,就連朱元鐸平常也都被洪殷基的撒嬌打敗,想要怎樣都答應他。
        「進來。」張大賢覺得自己體內有股火正在燃燒,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洪殷基。
 
        門一開,就見那人穿著女僕裝走了進來。
        「主人,殷基來了,還喜歡嗎?」黑色蓬蓬裙配上白色的圍兜,以及頭上的髮箍;及膝的白色長襪,還有黑色的皮鞋,原本就白的洪殷基,被這身裝扮襯的更美。
 
        「殷基要幫主人服務嗎?」張大賢覺得自己鼻血差點噴出,他一直知道洪殷基很美,但不知道能這麼美,加上那細軟的撒嬌聲,心裡的那把火燒得更旺。
        「當然,主人。」洪殷基走向張大賢,把他推倒在床上,伸手開始揭開張大賢的襯衫,並且一口一口的親吻,向下延伸到褲襠。
 
        「哇,殷基這是怕主人無聊還給我玩具啊?」張大賢手上拿了一支遙控器,是剛剛被推倒之際,洪殷基塞到自己手上的,任誰看都知道那是什麼的遙控器。
        張大賢打開開關,洪殷基呻吟了一聲,體內的東西開始震動。
 
        後穴正在攪動,洪殷基流著汗繼續動作,解開了褲子的鈕扣,把褲子脫下,隔著內褲在那隆起的帳篷親吻,才把內褲也脫掉。
        「嗯…主人的好大...」洪殷基知道張大賢喜歡這些,所以刻意說出來,好讓他可以更興奮。
        幫張大賢口交不是第一次了,洪殷基熟練舔弄,從兩個囊袋一直到前端,整根含入再突出,藉由牙齒輕輕的刮騷刺激增加快感。
 
        「果然還是殷基好,技術比元鐸哥好多了。」張大賢的一句稱讚,卻引起洪殷基的嫉妒,故意用牙齒咬了一下張大賢的大腿內側。
        「嫉妒了?是主人不好,殷基把主人服侍的最好了,誰都不能比。」張大賢摸了摸在吞吐自己下身的人的頭當作安撫,他只當洪殷基是因為角色扮演而嫉妒,卻看不見洪殷基眼角的淚水。
 
        後來在張大賢的幾次挺進後,射在了洪殷基嘴裡,洪殷基毫無猶豫的就吞了下去。
        趴起身,趴在張大賢胸口喘著氣,後穴的震動突然又大了幾分。
 
        「啊…主人...嗯…不要這樣啊…」洪殷基趴在張大賢身上喘著氣,屁股翹起。
        「不是你讓我玩的嗎?怎麼?反悔了?」張大賢看著洪殷基紅著的臉甚是滿意,更想玩弄玩弄他。
 
        「嗯…主人...殷基不敢...啊啊...主人的手指...」趁著洪殷基講話的同時,張大賢將手指深入因震動而顫抖的後穴。
        「果然先擴張過就是不一樣,都已經濕了,擴張得也很足嘛,到底有多期待被主人幹啊?」張大賢的手指伸進去穴內攪動著,另一隻手在洪殷基的大腿上來回摩挲。
        「殷基很期待~主人要給殷基嗎?」洪殷基抬頭看著張大賢,眼前因為剛剛不小心流出的淚水而模糊。
        張大賢因為洪殷基泛著淚楚楚可憐的樣子,下身又大了幾圈,但他卻還想再挑逗眼前的人兒,於是把自己勃發的性器靠在洪殷基的腿邊摩擦。
 
        「嗯…主人好壞...」洪殷基嘟起嘴,低下身朝張大賢的乳首輕輕的咬了下去。
        「我說我可愛的小女僕膽子這麼大,不怕主人懲罰你嗎?」張大賢揉了揉洪殷基的頭,帶著有點寵溺的語氣說。
        「我知道主人捨不得懲罰我~因為殷基最~喜歡主人了~」張大賢覺得今天的洪殷基特別特別可愛,一句撒嬌就能深陷,故意玩弄卻激發出更多。
        
        張大賢突然坐起身,把洪殷基掛在自己身上,伸手將穴裡的跳蛋拿出放在一旁,再把洪殷基的屁股抬起,讓自己的性器對準洞口,就讓洪殷基慢慢的坐下去。
        「嗯…主人的...好...好大...」洪殷基抱著張大賢,嘴巴靠著張大賢的耳朵吐露出淫蕩的詞語。
        「小女僕也把主人的含得很緊啊。」張大賢的進入挺順利的,看來洪殷基為了今天的確做了不少準備,雖然尺寸還是太大,但是至少不會太折騰。
 
        待進入的差不多後,張大賢又起了壞心,要洪殷基自己動,然後他便躺下,從下而上的欣賞這副美景。
        「嗯…主人啊…哈…好大...好滿...」洪殷基不停的起來再坐下,並且扭動腰肢,想尋找快感。
 
        「主人...幫幫殷基...摸摸殷基前面嘛...」洪殷基賣力的運動著,但是前面的嫩莖一直被忽略,慾望高漲卻無法發洩。
        「可是主人想看殷基只用後面就射欸。」從剛剛到現在,洪殷基一臉淫蕩的騎在自己身上的表情都被自己盡收眼底,讓人越想欺負他。
        「嗯…主人好壞...人家殷基想被主人疼愛嘛...」洪殷基的這句話包含了一部分的真心,他是真的想獨佔張大賢的愛。
        「小女僕是說主人不夠疼愛你嗎?那你想要我怎麼做?」張大賢在說的同時還刻意往上頂弄,讓洪殷基不自覺的發出叫聲。
        「主人...如果想讓殷基...只用後面射...就狠狠的幹我...啊…啊...」洪殷基說完那句話的下一秒,張大賢就坐起身,扶著洪殷基的腰,挺身往敏感處去。
 
        「啊,啊,主人...好爽...好棒...啊…要幹死我了啊…要壞了啊…」洪殷基毫無羞恥的喊出聲,讓張大賢又在他體內變大了。
        「小女僕...以後要主人要連著名字一起...知道嗎?」張大賢喘著氣,將氣都吐在洪殷基的耳邊,手捏著洪殷基的臀肉搓揉著。
        「知道了...大...大賢主人...嗚...」洪殷基被操得生理眼淚都流了下來,手環著張大賢的脖子,接著就被吻住,交換一個濕熱的吻。
        這個吻激烈得讓唾液從洪殷基嘴角留下,和淚水混為一體流下。
 
        洪殷基真的被張大賢幹射,液體噴射在兩人腹部,而張大賢則是直接釋放在洪殷基體內。
        張大賢忘情的吻著洪殷基的唇,在往下到脖子,最後解開了女僕裝的扣子,往胸前的挺立含去。
 
        張大賢的唾液變成痕跡沾滿了胸口,洪殷基揉著張大賢的頭髮,表現出享受的感覺。
        最後將礙事的女僕裝脫掉,張大賢將洪殷基壓在身下,把他其中一隻腿抬到自己肩上。
 
        「大賢...」洪殷基淚眼汪汪的看著張大賢,微嘟的嘴唇讓人更想親吻。
        「怎麼不叫主人了?這樣不乖啊…」
        「可是已經脫掉了...」
        「傻子,你頭上的髮飾還沒摘啊,而且你今天就是我的女僕,看來得要懲罰。」
        「欸...啊!」還沒來得及反應洪殷基就被打了一下屁股,敏感且雪白的肌膚,被這麼一打而泛了紅。
 
        「大賢主人對不起...殷基知道錯了...」洪殷基用著撒嬌的語氣請求原諒,反而讓張大賢的惡趣味增加。
        「錯了要怎麼懲罰?」
        「殷基不知道...主人讓殷基做什麼就做什麼...」
        「做給我看吧。」
        「欸?」
        「每次我單獨和元鐸哥做的時候,你都自己來吧?」洪殷基因為被發現而感到臉紅,卻又因為張大賢提到了朱元鐸而不滿。
        
        從張大賢身上離開,撿起一旁的跳蛋,擠了一點潤滑劑就往剛剛被侵入的穴口塞,因為剛被內射,所以流出一些液體,但又藉由跳蛋被擠了回去。
        打開跳蛋的開關,洪殷基刻意趴到張大賢身上,用著最色情的語調呻吟著,同時還撫摸擼動著自己的陰莖。
 
        「嗯…大賢...大賢主人...嗯…主人好棒...再來...再快一點...殷基想要啊...嗯...好滿...好爽啊…」張大賢覺得自己開了眼界,他沒想過洪殷基居然可以蕩成這樣,但是不得不說他喜歡,他就好這口,這也是朱元鐸做不到的。
        「好喜歡...喜歡大賢...最喜歡大賢了...嗚...」大概是太忘我,連主人兩個字都忘了,可張大賢也發現洪殷基的淚水多得不正常,想著是不是自己欺負他過頭了。
 
        抬起洪殷基的下巴給他一吻,再次翻身把洪殷基壓在身下,一手扣住洪殷基的雙手,一手抬起洪殷基的腳就再次進入。
        這次跳蛋還在洪殷基體內,承受著震動和性器的衝撞,洪殷基覺得自己快要壞了。
        張大賢另一隻手揉弄著洪殷基的陰莖,另一隻固定洪殷基雙手的手,和他十指緊扣,兩人在瘋狂的衝撞運動下達到高潮,張大賢喘著氣趴倒在洪殷基身上。
 
        洪殷基累得沒有力氣,就任由張大賢趴著。
        休息一下子,張大賢就著連著的身體把洪殷基抱起,把洪殷基的腳圈住自己的腰,好讓他不會滑下。
 
        移動到浴室的過程,洪殷基感受到跳蛋還有張大賢的性器在自己體內摩擦,並且產生了一種快感。
        到了浴室,張大賢想將洪殷基從身上拉開,發現他抱著自己不肯放手。
 
        「小色鬼,就這麼一點路程又勃起了?」洪殷基埋在張大賢頸窩點點頭。
        「那就讓主人滿足你。」張大賢先將自己退出,再把跳蛋拿出來,再讓洪殷基雙手撐在洗手台上。
        「抬頭看看,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有多色情。」張大賢抬起洪殷基的下巴,逼迫他看向鏡子,洪殷基看見自己滿身通紅的樣子,再看看身後的張大賢,覺得自己真的糟糕到不行,怎麼可以因為一個男人變成這個樣子。
 
        與此同時,張大賢看著從洪殷基的小穴裡流出的液體,感到滿足,扶著腰,又一個挺身,進入了洪殷基體內。
        「啊…大賢主人...」
        「怎麼樣?喜歡嗎?」
        「喜歡...殷基最喜歡...喜歡大賢主人了...」
        一次一次的挺進都撞擊著洪殷基的敏感點,身前的陰莖也被套弄著,最後射出了稀薄的精液。
 
/
 
        洪殷基硬撐著精神到洗完澡躺到張大賢懷裡才睡著。
        張大賢看著洪殷基的側臉,伸手撫摸著那好看的眼睛和鼻子,最後停在嘴唇。
        剛剛洗澡的時候,洪殷基已經開始精神恍惚,甚至可以說是半夢半醒的狀態,所以免不了一些胡言亂語。
 
        張大賢聽得最清楚的,就是洪殷基說「張大賢我真的好喜歡你...」、「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以及很多次自己的名字。
        他不曉得洪殷基想說什麼,也摸不透,覺得應該不是太重要的事,便也跟著睡著了。
 
/
 
        隔天早上起床,身邊的人已經變成朱元鐸,環視一下四周,洪殷基把衣服什麼的都清理好了。
        下床走到隔壁房,發現洪殷基在那個房裡睡得很熟,他走過去在他頭上留下一吻,並輕聲的說了一句「謝謝你。」才離開。
        也理所當然的沒有發現,洪殷基低聲的啜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