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假日,洪殷基和張大賢兩個人突然一個心血來潮說要去逛街,但是朱元鐸卻說他已經有約了,背起背包逕自走出家門赴約去了。
        兩人面面相覷,沒辦法,只好就他們倆一起去了。
 
        到了商圈,逛街的興致逐漸提高,各式各樣的商店映入眼簾,吸引著兩人的目光。
        只是,逛沒一下子就變得興趣缺缺,於是就找了間咖啡店坐著。
        就在咖啡喝到快見底,張大賢腦中突然浮現一個想法。
 
        「欸,我們去幫元鐸哥挑衣服好不好?」
 
         聽到張大賢的提議,洪殷基眼光一亮,拉著張大賢往服飾店走。
 
        兩人各自逛了一下,物色著想給朱元鐸穿的衣服,腦中的計畫也同時運轉著。
 
       「欸,殷基,過來一下,看這件。」
       「哇…難得我要稱讚你眼光好。」
       「拜託,光想就...嗯...覺得適合。」
       「那我們再挑個幾件湊成一套吧。」
 
        兩人以光速挑好衣服,甚至連鞋子都買了,結帳完給朱元鐸傳了訊息,叫他跟朋友吃完晚餐趕快回家,說有幫他買衣服,想讓他試穿看看合不合身。
 
/
 
        張大賢和洪殷基簡單的吃了泡麵當晚餐後,就坐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朱元鐸回家。
 
        「你說元鐸哥會不會殺了我們...」張大賢轉頭問洪殷基。
        「應該是不會吧,除非他還有力氣。」洪殷基平淡的說出這句話,讓張大賢虧他真的很糟糕,沒想到被回以一個鄙視的白眼。
        「你有時間擔心這個,不如想想你能不能撐到哥回來的時候吧,光幻想就這樣了,等等還得了。」洪殷基斜眼撇向張大賢已經稍微隆起的褲襠說著。
    
        就在兩人鬥嘴的同時,從門外傳來重機的聲音,他們知道是朱元鐸回來了。
 
        一走進家門,朱元鐸就看見兩個弟弟微笑的看著自己,讓他不自覺的心裡發寒,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
 
        「哥你回來啦,去試穿一下衣服吧,我們倆可是挑很久的。」張大賢推著朱元鐸往房間走。
 
         進了房間後,就看見自己的床上有幾個袋子,顧名思義早就已經在等著主人歸來,將他們穿上。
 
        「哥穿好了就到隔壁房來吧,對了,裡面有雙鞋也順便穿著,還有剛好你身上這件皮衣也很搭,也一起搭著過來吧。」洪殷基說完,就推著張大賢離開房間,然而朱元鐸看向那些袋子,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深。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撇了一眼內容物,朱元鐸嘆了口氣,心想: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於是拿起手機傳了個訊息給李基遠。
       『我明天請假。』
        對方很快的已讀並且給了回覆『不要玩得太過火。』
 
/
 
        在另一個房間的兩個人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都還沒等到人進來,於是張大賢又開始不安的問洪殷基。
 
        「哥該不會看到衣服真的生氣了吧…」
        「應該不會吧…」
 
        這下連洪殷基也沒了把握,畢竟換套衣服也不是這麼久,該不會真的因為那些服裝而生氣了。
        再回頭想想,今天挑的這些衣服真的有點過火,可能真的是生氣了。
 
        在兩人擔憂的同時,房門打開了,原以為會是朱元鐸拿著那些袋子砸在他們身上,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超乎他們想像。
 
        只見眼前的人脖子上掛著一條chocker,特意設計過長的帶子,能夠垂下到胸前;上身穿著網狀鏤空的透視衣,露出白皙的皮膚,外面只套了一件剛剛穿在身上的皮衣;下半身穿了一件迷你皮裙,下面是蕾絲吊帶襪,勾勒出迷人的腿部線條;腳上穿的則是帶了一點粗根和上衣相襯的網狀高跟鞋。
 
        「好辣...」張大賢看得失神,不由得脫口而出。
        洪殷基則是一臉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人。
        朱元鐸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才會穿著這兩個弟弟給的衣服站在他們面前,但既然都做好了準備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那乾脆就豁出去吧。
 
        「哥真好看,過來吧。」洪殷基讓朱元鐸走到自己面前,拉著那過長的chocker順勢往自己身前一帶,吻住那因為裝扮而羞恥的人的嘴唇。
 
         張大賢站在朱元鐸身後,伸手捏住那人的細腰,由於隔著網狀的透視衣,像是有摸到又像沒摸到肉體的感覺,格外讓人興奮。
        
        洪殷基在親吻之餘,手隔著透視衣撫摸著朱元鐸的乳頭。
        明明感受到手指的愛撫,卻被其他東西摩擦著,恍惚的感覺讓乳首變得挺立。
 
        張大賢蹲下身,親吻著朱元鐸穿著高跟鞋的腳,一路沿著吊帶襪的帶子往上親吻。
        掀起皮裙,朱元鐸的臀部呈現好看的線條展現在張大賢眼前。
        再次站起身,手指沿著臀部,就著吊帶褲襪的縫隙,撫向朱元鐸早已勃發的性器。
 
        前後夾攻讓朱元鐸興奮的叫出呻吟,不一會兒就交代在張大賢手上。
 
        把皮裙完全掀起,朱元鐸穿著吊帶褲襪的樣子斬露出來,讓張大賢不禁的又讚嘆了一句"So hot."
        張大賢將那雙沾滿精液的手伸向朱元鐸的嘴巴,讓他添乾淨後,才把潤滑液接著倒在手上,再次從縫隙探入褲內,伸近後穴。
 
        「我說哥啊,你就這麼喜歡這套衣服嗎?還是怕不方便所以自己先擴張了?難怪剛剛那麼久...」張大賢在探入穴口的那一刻就感覺到異樣,所以故意說出來。
        「哥既然這麼貼心,那麼就給哥一個獎勵吧。」說著,洪殷基就頭朝著朱元鐸剛剛釋放過的性器,隔著內褲舔舐。
        「才不是...嗯...啊…」朱元鐸的否認被突進的異物打散,因為自己擴張過,所以手指很容易就進去了三根。
 
        後方的刺激及前頭的誘惑讓朱元鐸再次勃起。
 
        擴張沒有持續太久,張大賢就把手指拔出,脫下褲子,換上自己早就硬到不行的陰莖,摩擦著朱元鐸的大腿根部,再抵入穴口,藉由收縮慢慢的進入深處。
        「哥真的...很辣...」張大賢一邊操幹著還不忘稱讚他哥。
        「啊…大賢...嗯…好棒...」朱元鐸的手抵在洪殷基的肩膀上,身後接受著撞擊。
 
        洪殷基再次把朱元鐸拉近,趁著呻吟期間把舌頭伸進對方的口腔內,吸吮對方因剛剛刷過牙而殘留的薄荷清香味。
        手撫上也再次挺立的性器來回撫摸搓揉,手指滑過囊袋,來回撫弄,讓朱元鐸受到更大的刺激。
 
        在後方的衝刺及前面的擼動下朱元鐸交待了第二次,張大賢也忍不住射在了他哥的體內,拔出時還看見液體沿著吊帶褲襪向下流出。
 
        「元鐸哥爽了兩次可是殷基都還沒有玩到,所以要換我了喔。」
        洪殷基知道朱元鐸喜歡自己帶點撒嬌的語氣,但那是平常,其實在做這事的時候,朱元鐸不喜歡他們叫他哥,因為這讓他感到羞恥,但是這兩個弟弟根本故意忽略,因為羞恥感越高越興奮。同樣的道理,洪殷基才刻意在這種時候用這種稍微撒嬌的語氣,讓朱元鐸更興奮。
 
        三人把衣服全部脫掉,只剩下朱元鐸身上的一件透視裝,和一件皮裙還有脖子上的Chocker。
        洪殷基讓朱元鐸趴在床上,自己跪在他身後,張大賢則坐在朱元鐸面前。
 
        洪殷基扶著朱元鐸的腰,把早已需求待發的陽物抵在穴口,藉著剛剛的液體潤滑,進入了朱元鐸體內。
        「嗯…殷基...不要這樣啊…啊…」刻意的不撞擊敏感點,洪殷基打算慢慢的來,畢竟他哥哥哥已經射過兩次了,需要時間緩衝一下。
 
        「既然哥後面的嘴被堵住,那就用前面的嘴幫我玩玩吧,我還沒玩夠呢。」張大賢將剛剛釋放過卻還挺立著的陰莖靠近朱元鐸的嘴。
        張嘴含住仍舊勃發,外面還殘留著自己體內分泌的液體的性器,舌頭舔過每一個地方,更由於身後的撞擊,讓張大賢的挺立深到喉頭,逼不得已吞噬著。
 
        張大賢享受著朱元鐸的服務,朱元鐸承受著洪殷基的撞擊,不自覺讓人感到更興奮。
        洪殷基用手捏住了細腰,開始快速的擺動,朱元鐸吞吐的姿勢也跟著變快,使得他不小心用牙齒掛騷到張大賢的陰莖,卻讓張大賢更加興奮的粗喘著。
        
        三個人幾乎是同時達到高潮,朱元鐸射出的精液變得稀薄,後穴裡再次被液體塞滿,嘴裡也被射了一口。
        張大賢抬起朱元鐸的下巴,看見自己的精液從他嘴角留下,用手將之擦去,再給他一個深吻。
 
        洪殷基抱著朱元鐸坐在自己身上,並把那件衣服脫掉,脖子上的Chocker也被拿下,胸前兩點依舊挺立著。
        張大賢坐在朱元鐸身後,輕輕的吻著後頸,再一路向下親吻著美背。
        兩人各自在前後留下了各屬於自己的印記,朱元鐸則已經有點累了,所以並沒有太在意他們做了什麼。
 
       「哥,最後再來一次吧。」不知道是誰說的,只知道自己的後穴又被插入。
       「殷基啊慢一點啊…啊…」從下而上的被頂弄讓朱元鐸把洪殷基的吸得更深,皮裙的裙襬騷掛著大腿,意外的搔癢感刺激著情慾。
 
        「最後一次怎麼可以只有你們玩呢?」張大賢把手指深入正在被做活塞運動的洞內,尋找一絲空間。
        「不行啊…進不來的...」朱元鐸被操到滿臉淚水,現在穴裡被塞滿,怎麼可能又擠得進來。
        但是張大賢毫不在意,伸出手指換成自己又塗滿潤滑劑的性器。洪殷基停下動作,稍微退出,好讓張大賢能夠一起進入。
 
        「真的不可以...啊…」難以適應的大小正在填滿自己的穴道,朱元鐸覺得整個人都快被撐開。
        洪殷基和張大賢一個深吻著唇一個揉捏著乳頭,想讓朱元鐸更加放鬆。
 
        等到真的全部進入,朱元鐸已經癱軟,但在被頂弄之前又挺起了身。
        「啊…啊…好棒...好滿...好爽...啊…」朱元鐸的後穴被兩根陰莖上下交互抽插,體驗極度的快感,嘴裡毫不保留的喊出享受的呻吟聲。
        「哥明明很爽,剛剛還一直拒絕。」張大賢和洪殷基互相配合著運動,一邊感受被小穴夾擊的快感,一邊摩擦著彼此的硬挺,舒服得喘著氣。
 
        達到高潮的三人早就滿身汗,朱元鐸更是被操到幾乎暈過去,於是張大賢和洪殷基幫朱元鐸清理過後,就抱著他到床上休息。
 
/
 
        兩人站在陽台上吹著風,吸著菸,不知道都在想些什麼。
 
        「元鐸哥今天真的Super Hot了。」張大賢突然開口。
        「我們衣服選得好,加上元鐸哥也長得好看。」洪殷基回答。
        「你也長得好看啊。」張大賢看向洪殷基。
        「你也想我穿嗎?」洪殷基問。
        「如果你願意。」說完這五個字張大賢已經做好被鄙視被白眼的準備。
        「下次穿別的給你看,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洪殷基看向張大賢那張吃驚的臉忍不住一笑。
        「怎麼?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張大賢摟住洪殷基的腰,兩人交換了一個深吻。
 
        「你要穿什麼?」
        「秘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