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映哥...」
「大輝啊…你也沒必要喝這麼醉啊…」
晚上十點,裴珍映走到了家附近的超商,扛起一身酒氣的李大輝,走到公園裡的長凳稍坐休息。
 
李大輝是裴珍映的閨蜜,裴珍映比李大輝長了一歲,他就像他的弟弟一樣。
其實李大輝家裡還有兩個同母異父的哥哥,因為大輝的媽媽很年輕就結婚,結果第一任老公意外過世,留下了大哥和媽媽。由於大輝的媽媽年輕,而且長相也十分漂亮,所以很快就又有了新歡,只是第二任的老公在二哥出生後沒多久,帶著其他女人跑了,留下大哥二哥和媽媽在一起。媽媽對於婚姻感到失望,經過了好幾年,媽媽才又遇見了大輝的爸爸,大輝的爸爸經營事業有成,對大輝的媽媽還有大哥二哥都非常好,只是現在夫妻倆因為事業越做越大,長年在國外工作,就剩下三個男孩子,住在一棟大房子裡。
大輝的哥哥平時對大輝很好,兩個哥哥都非常疼愛這個弟弟,平常有什麼事也是哥哥們處理,兩人就像大輝的代理家長一樣。
 
「李大輝你幹嘛非得喝成這樣,明明還未成年還偷喝這麼多酒。」
裴珍映不知道他是怎麼騙過店員而買了酒喝,但是到底是什麼事才能喝得這麼誇張。
「哥...我覺得我不能待在那個家了...」
李大輝低著頭,靠在裴珍映身上說著。
「怎麼了嗎?你哥哥們不是對你很好嗎?」
裴珍映理所當然的知道李大輝家裡的情況,然而他卻沒有聽過李大輝抱怨兩個哥哥,怎麼今天突然就說了這種話,難道被欺負了?
 
「我覺得他們對我太好了...」
「啊?對你好怎麼了嗎?」
裴珍映不理解李大輝的話。
「我覺得自己...好像...喜歡上他們了...」
「弟弟喜歡哥哥很正常啊?表示你們兄弟感情很好啊。」
裴珍映更混亂了,這些都是什麼話啊…難不成...
「不...我說的喜歡...是情侶間的...」
李大輝抬頭看了一眼裴珍映,隨後又底下了頭,一副苦惱的樣子。
「李大輝你瘋了嗎…你在想什麼...」
裴珍映沒想到居然真的是這麼一回事,不禁覺得自己閨蜜真的是瘋了。
 
/
 
裴珍映後來是用扛的把李大輝扛回家。
「我是最~可愛的李大輝~哈特Biong~」
誰知那人吐完苦水突然又發酒瘋,裴珍映決定以後成年絕對不能和這人喝酒,不會喝酒品又差,跟他喝只會苦了自己。
「李大輝你行不行啊…」
好不容易把人運送到家門口,按了按電鈴沒人,裴珍映只好從李大輝身上摸出鑰匙幫他開門。
「珍映哥~我也喜歡你喔~」
李大輝瞇著眼把雙手搭在裴珍映的肩膀上,還附送了一個wink,這讓裴珍映感到心裡發寒。
「行行行,你快進去吧,小心走啊。」
裴珍映拍了拍李大輝的手,讓他放開自己,再把人轉個方向,把他往門裡推去。
「珍映哥不進來坐坐嗎?」
李大輝露出了有點小委屈的表情看著裴珍映。
「不了不了,我要回家了,你趕快洗洗睡吧。」
裴珍映才不想再陪這個酒鬼混下去,自己明天還要早起,原本打算早睡結果被叫出來,拖到現在都12點了,當然要趕快回去睡覺了。
「好~珍映哥再見~」
李大輝揮了揮小手送走了裴珍映,自己則轉頭走向屋內。
 
或許是因為喝醉,所以走路有點搖晃,但李大輝總覺得心情很好,或許是剛剛把心裡話說出來的關係,所以舒坦多了吧。
走到姜丹尼爾的房間外,聽到裡面似乎有些騷動,想著不知道哥哥們在玩什麼,於是就把房門打開。
「聖祐哥、尼爾哥,你們在玩什麼,輝輝也要玩~」
房間裡突然陷入一篇寂靜,李大輝還傻傻的看著黑暗中,床上的兩個人。
 
大哥邕聖祐和二哥姜丹尼爾一直都是互相扶持的關係,然而就在高中的時候,兩人因為某些情況而睡在同張床上,然而也不知道是誰先碰觸到誰,才發現對方起了反應。
從那時候開始,兩人就會常常跑到對方的房間,為彼此解決生理需求,到後來,甚至有更進一步關係。
他們是喜歡的對方的。
超乎了兄弟間的愛,然而他們也喜歡李大輝,同樣也不僅只於兄弟情。
只是看在李大輝還未成年,也不知道這孩子心裡怎麼想,所以他們對他只是盡可能的寵著,從未表現出踰舉的舉動。
 
邕聖祐和姜丹尼爾交換了一個眼神,似乎是在說也太湊巧,剛好一輪結束就被發現,活像是捉姦現場似的。
「大輝真的想知道哥哥們在玩什麼嗎?」
出聲的是姜丹尼爾。
「那你把衣服全部脫掉,然後過來吧。」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換邕聖祐出聲把李大輝引了過來。
 
或許是醉到有點無意識狀態,李大輝聽話的把衣服全部脫了之後,走到了床邊。
姜丹尼爾把人拉過來抱在懷裡,一口就往李大輝的嘴上親,手還不忘了搓揉李大輝胸前的挺立。
沒有什麼經驗的李大輝就這麼胡亂被親著,乳首也任意的隨人撫摸,雙手搭在姜丹尼爾的肩上,似乎有點不知所措。
「大輝啊…舒服嗎?」
姜丹尼爾放開了快要喘不過氣的李大輝,畢竟是第一次,不能太過大意。
「哈...舒服...」
李大輝喘著氣回答,胸前的快感以及嘴上的親吻,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還要再來一次嗎?這次記得換氣。」
不等人回答,姜丹尼爾再次獻上自己的唇,然而這次吻得更深。姜丹尼爾扣住李大輝的後腦杓,彷彿要把人整個吸走的氣勢,舌頭也在口腔內打轉、挑逗著。
 
邕聖祐也不閒著,趁著姜丹尼爾吻著李大輝的時候,扶著他的腰,讓他的屁股翹起。
隨手拿起剛剛用過的潤滑劑,抹了一點在手上,悄悄的往那個那個從未被開發過的地方伸過去。
邕聖祐整個人貼在李大輝身後,一隻手用著手指在穴口揉捏打轉,另一隻手則伸向那幾乎沒自我撫慰過的嫩莖搓揉,原本享受於親吻的李大輝顫抖了一下,突如其來的感受讓他感到奇怪,卻又異常的舒服。
 
姜丹尼爾放開了李大輝的唇,往下親吻著鎖骨,再一點一點移動到胸前的紅點。
李大輝感受到濕潤的感覺,敏感的扭動著身子,像是渴望再被吸取多一點一樣。
加上下身被人撫慰著,後面還被按摩搓揉,三方夾攻讓李大輝射了邕聖祐一手。
 
身後的手指開始進入了後穴,不適應的感覺讓李大輝在姜丹尼爾的背留下了爪痕。
姜丹尼爾抬起頭,對上李大輝的眼,眼神溫柔似水。
「大輝啊,趴好,屁股抬高。」
姜丹尼爾輕聲的說,李大輝照著他的話,屁股抬高,趴在姜丹尼爾面前,眼前對上的就是那傲人的尺寸。
然而身後的人的動作還在繼續,所以在往下爬的時候還感受到穴道內的手指與自己肉壁摩擦的感覺。
 
「大輝來幫幫二哥吧。」
姜丹尼爾說完就將自己的性器往李大輝的嘴邊靠近,而李大輝也乖乖的將眼前的物體含入自己的嘴裡。
李大輝的口交是沒有技術可言,他只是含進又含出,似乎挑動不了姜丹尼爾。
這時,邕聖祐已經講未開發過的小穴擴張完畢,他扶著李大輝的腰,準備將自己的性器放入穴口。
手指的伸出讓李大輝感到一股空虛,但隨即而來的卻是比手指還大幾倍的東西,堵住了穴口,而且那東西還在慢慢的進入自己體內。
 
進入的過程沒有太容易,但邕聖祐極有耐心的藉由肉壁的收縮,慢慢將之推送到深處。
李大輝嘴裡含著巨物,身後又有物體逐漸填滿自己,他覺得自己好像快升天,快感衝擊大腦,自己的性器也再度抬頭。
 
「大輝啊,放鬆一點,你把哥哥夾得太緊了。」
邕聖祐拍了拍李大輝的屁股,想辦法讓他放鬆。
雖然緊,但因為是第一次,被包覆的感覺還是特別好的。
 
邕聖祐好不容易開始了動作,李大輝因為前後動作的作用力,讓他把姜丹尼爾的性器含得更深,感覺都快到喉嚨裡,甚至要吃下去,所以他慢慢的想用舌頭抵抗巨物的深入,牙齒卻一直不小心的刮到,讓他不好意思的又再用舌頭舔了舔。
多虧了這下,李大輝的口交技術提升,姜丹尼爾舒服得揉著李大輝的頭髮。
一個享受著被未開發穴口包覆夾擊的感覺,一個享受著被口交的快感,另一個則被夾在中間,享受後穴異物的撞擊快感,身前被人愛撫的舒服,以及被搓揉頭髮的鼓勵,三個人就這樣一同到了高潮。
 
經歷過一次李大輝就覺得累了,無奈哥哥們並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邕聖祐和姜丹尼爾互相接了個吻,再交換了一下位置,換成姜丹尼爾把李大輝抱起,讓人背對他,而他從剛剛被開發過的地方,藉由精液的推送再次進入。
而邕聖祐則是親吻著李大輝的臉,再往乳頭吸吮,口水沾滿了李大輝全身,最後來到李大輝已經射過兩次的地方,用嘴巴含住,又一次的前後夾擊,後穴的東西比剛剛的還稍微大一些,前面的撫慰也比用手來得更舒服。
李大輝無法克制自己的聲音呻吟著,然而哥哥們聽到卻更為興奮,之後又來了幾次,直到李大輝真的已經累到受不了才放過。
 
姜丹尼爾和邕聖祐把人抱進浴室清洗,互相看了一眼,姜丹尼爾才開口。
「哥,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過火...這孩子未成年...應該是第一次吧?」
姜丹尼爾看著邕聖祐,而邕聖祐也一臉苦思。
「啊…果然還是太過火了嗎…明天幫他請假,不要讓他去學校了。」
邕聖祐做了決定後,兩人就把李大輝抱回床上,夾在兩人中間睡著了。
 
/
 
隔天一早,李大輝醒來時覺得腰痠背痛,緩緩睜開眼,感覺好像不是自己的床,左右摸了摸,不知道是摸到什麼,但感覺好像旁邊有人,轉頭一看,對上的是大哥邕聖祐的笑臉,轉向另一邊,就看見二哥姜丹尼爾還睡得很沉。
再次把頭轉正,開始回想昨晚發生的事。
他記得昨晚喝了酒去找裴珍映,然後被扛回家,走到樓上的房間,看見大哥二哥在床上...
 
「想起來了嗎?」
李大輝被邕聖祐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頭看向他,還是剛剛那個寵溺的微笑。
「我...這是...」
所以這是和哥哥們做了嗎?李大輝想。
「不記得大哥我就來幫你複習一下,趁尼爾還沒醒,就我們兩個...」
邕聖祐的微笑似乎在透漏著什麼,他把李大輝背對後拉近自己,手往李大輝的後穴伸,雖然昨晚被開拓過,但似乎又有些緊。
拿起床頭的潤滑劑往手上抹,再次深入後穴攪動,另一隻則放進李大輝嘴裡,彷彿要他別叫太大聲,否則姜丹尼爾會被他吵醒。
 
擴張完畢,換上自己的性器,抵住李大輝的後穴,再慢慢探入。
李大輝想起昨天晚上的快感,肉壁不斷收縮著,但現在的他清醒,又有點害羞,畢竟他現在面對著二哥,後面卻被大哥插入。
邕聖祐輕輕的舔著李大輝的耳朵,想讓他分散注意力,這樣才能放鬆,他也更好往深處進入。
待全部沒入,李大輝流下了生理淚水,後方一點一點的撞擊,他想叫也不能叫出聲。
 
察覺這個狀況的邕聖祐,突然開口。
「呀,醒了就醒了,別再裝睡,我不相信床在晃動你還睡得著。」
果不其然姜丹尼爾張開了眼,朝著李大輝笑了笑,手撫上李大輝的臉頰,給他一個親吻,扣住後腦杓,再加深,舌頭也跟著探入。
空出一隻手,往李大輝勃起的嫩莖撫去,上下套弄搓揉,讓前端開始露出液體。
他把自己的性器和他的觸碰再一起,互相摩擦,抓著李大輝的手握住一起套弄,再加上邕聖祐從後方的撞擊,李大輝被操幹的欲死欲仙,覺得好像身體不是他的一樣。
 
俗話說早晨運動有益身體健康,但李大輝覺得他根本是死在床上。
對於昨天的擔心似乎也是多餘的,甚至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才喜歡這兩個哥哥。
不過算了,有這兩個哥哥他的確很幸福,就算這兩個哥哥現在被他列為危險人物,晚上不能進出他的房間,他們還是依舊很疼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