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啊,要不我們在養一隻貓吧。」

原本正滑著手機的金始炫抬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另一端抱著一隻貓的男人,再看看自己懷裡正睡著的貓才開口。

「哥你認真的嗎?」
金始炫多麼希望他龍國哥給他的回答是「沒有啦,開玩笑的。」
要知道,他們才交往1個月就養了托比,交往第4個月居然又多了一隻Rcy。
雖然平時金龍國不是個對戀人會有什麼特別親密舉動的人,但金始炫總會在看電視或滑手機時,躺在金龍國腿上,享受戀人的甜蜜感。可就在第一隻貓出現後金始炫的位子就逐漸被托比佔據,沒想到3個月後連自己想去爭取的機會也沒了,因為自己懷裡也多了一隻貓。

「當然是認真的啊。」金龍國沒什麼表情變化,但金始炫就開始皺眉了。

對於金龍國這種後知後覺的人,根本沒有發現金始炫的不悅,只是繼續順著托比的毛。

 

晚上睡覺是難得金始炫能”獨佔”金龍國的時候,於是他假裝無意的問了金龍國「你到底喜歡我還是喜歡貓啊?」

「都喜歡啊。」
多麼的毫不猶豫,金始炫心裡吐槽著。

「那如果我變成貓呢?」
金始炫又問了,彷彿要個正確答案般的追問。

「你說什麼傻話呢?你怎麼可能變成貓?」
金始炫為自己的問題翻了個白眼,是啊,金龍國哪會理會這麼無聊的假設性問題。

「算了,睡覺吧。」
金始炫或許是鬧脾氣,故意背對金龍國睡,然而金龍國也是一笑。

『生氣的時還真像隻貓啊。』

                             

再怎麼淡定的人,還是會有震驚不已的時候。
就像金龍國。

 

金始炫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睡到了金龍國懷裡,然而金龍國醒來注意到的不是別的,而是金始炫頭上的貓耳。
看著金始炫的睡顏也不像裝睡,但是怎麼會有這東西出現呢?

金龍國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好像真的,而且毛摸起來很舒服,不知道是不是被弄癢了,金始炫頭上的貓耳還一動一動的。
金龍國不禁感嘆現代科技的發達,居然能這麼擬真,於是想把貓耳拿下來玩玩,才發現不對勁,一個用力把金始炫給弄醒了,對方還吃痛的叫了一聲。

「呀,炫啊,你怎麼有那個貓耳啊?」
金龍國指了指金始炫的頭上。

「啊?」
金始炫摸了摸自己的頭頂,果不其然摸到了一雙耳朵。

「龍…龍國哥…我這是長了貓耳嗎…」
金始炫顯得有點慌張,反觀金龍國卻一派輕鬆的笑著。

「哥…現在是笑的時候嗎…」
金始炫嚴重鄙視金龍國的態度,然後露出了招牌的嘴巴向下癟的臉。

金龍國伸手摸了摸金始炫的頭,露出微笑,可金始炫並不高興,因為這哥根本是把自己當成真的貓了啊!

 

其實貓耳對金始炫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要說影響嘛…大概就是金龍國一直一直黏在金始炫旁邊,黏到金始炫都嫌他煩的程度。
「哥,你從現在開始不准靠近我!」
金始炫不是對於金龍國黏人覺得討厭,而是金龍國擺明了就是比較喜歡貓不是喜歡他,所以這種行為才又更讓人討厭。

被下通牒的金龍國默默的遠離金始炫,去找托比和Rcy玩了。

 

至於托比和Rcy的反應,他們大概也不相信自己的主人長了貓耳,只覺得是主人帶著髮箍,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另一個主人的神情的確變得和平常不同。

 

只是沒想到兩天後,竟變本加厲的長了尾巴。

 

金始炫對於這條尾巴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原本就長在自己身上的,但現在看來就是差不多這個意思。

金龍國則沒有像那天看到貓耳那樣的興奮,甚至還會問金始炫有沒有什麼不方便的。
這讓金始炫覺得奇怪,雖說有時候真不知這哥到底在想什麼,但現在是真得毫無頭緒,尤其這態度的變化,總讓人覺得怪不尋常的。

 

到了晚上,金始炫因為尾巴的關係只能側睡,又為了不讓尾巴打到金龍國,就面對著金龍國睡著。

在金龍國睡著前,金始炫開口問了問金龍國。
「哥你不是喜歡貓嗎?怎麼我長了貓尾巴你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天有了貓耳你不挺開心的嗎?」

金龍國沒有回答,只是摸了摸金始炫的頭髮後說了一句「快睡吧。」就轉身背對金始炫睡了。

金始炫也不太在意,眼睛閉上就緩緩的進入夢鄉。

 

隔天早上,金始炫一醒來,映入眼簾的是金龍國的上半身,他開始覺得奇怪,自己怎麼躺在金龍國的腿上睡呢?
然而更詭異的是,金龍國一直順著自己的頭髮,就像平常托比或Rcy躺在他腿上那樣摸著。
感覺到不對勁的金始炫想開口,卻發現自己說的不是人話而是貓叫。

 

似乎是感覺到懷裡的貓從睡夢中醒來,並且開始掙扎,金龍國連忙安撫著。
金始炫撐著大大的貓眼看著金龍國,他根本沒想過事情會這麼的嚴重,現在就連要好好講話都不行,金始炫想哭,卻又感到無助。

 

金龍國抱著金始炫,盡可能的想要給他安全感。

「炫啊,不知道你現在還聽不聽得懂我說的話,聽懂就聽,聽不懂也罷吧。」
此刻的金龍國像是在自言自語,而金始炫則是窩在他的懷裡。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故事裡的男孩和女孩是異國戀:兩人是在女孩的國家認識的,男孩原本就不太會表達,加上語言的關係,常常無法應對女孩的話或感情;然而女孩卻總以笑容面對男孩,每當男孩不擅表達時,都會笑著看著他,並告訴他慢慢來沒關係。但女孩偶爾也會有小脾氣,不擅言詞的男孩就藉由撫摸女孩的頭,或是一個擁抱來安慰她,然而女孩總是在這一瞬間露出微笑。」
其實金始炫就算變成了貓還是聽得懂人話,他蜷曲著身子,繼續聽著這似曾相似的故事。

「有一天,女孩生病了,他被診斷出癌症末期,剩下不到幾個月的時間能活在世界上。男孩曾經承諾過會陪伴女孩一生一世,所以當他得知女孩的病情時,二話不說的擔起照顧女孩的角色,直到女孩離開人世。在這段期間,女孩臉上依舊滿是微笑,就連不太有表情的男孩也開始有了笑容。那段時間,可以說是他們最幸福的時間吧。」
金始炫的腦袋裡飛過了很多想法,前面那一段很顯然的是在講自己和金龍國,自己是那女孩,金龍國則是那個男孩。
但他卻不懂,金龍國後面這段故事想說的是什麼,或許是自己變成貓所以壽命會簡短嗎?
他伸出貓爪抓了抓金龍國的手,在看向他,似乎是希望他能有進一步的解釋。

「炫啊,女孩生病前的那段就跟我們一樣對吧?而生病的那段...雖然你變成了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生病,但我其實很怕你有離開我的那一天。」
金始炫聽得一愣一愣,原來金龍國對自己還是…

「就算你變成了貓,我還是會照顧你的。」

 

就這樣,金龍國和金始炫的家變成了一人三貓,原本喊著「炫啊!」都會聽到「嗯?怎麼了哥?」的回應,現在只剩下貓叫聲。

金始炫變成貓後,意外的能跟托比還有Rcy溝通,他也因此知道了不少金龍國的小祕密,但卻越聽越讓人臉紅心跳。
托比說,金龍國常常在金始炫睡著的時候,偷偷在金始炫臉上親一口,有時候還會看著兩人的自拍照傻笑,外表貓奴的金龍國,其實只是金始炫這隻貓的貓奴,托比和Rcy只是擋箭牌罷了。

 

某天早上,金龍國醒來,發現身旁的那隻貓不見了,他嚇得坐起在床上,照理說金始炫不可能會自己醒來走動啊。

正當金龍國摸不著頭緒時,房門外走進來一個人,那個人正是金始炫。
金龍國看見金始炫嚇了一跳,結果換來金始炫的鄙視臉。

「我就長得那麼可怕嗎哥?」
金始炫癟著嘴看著金龍國。

「你…變回人了…?」
金龍國嚇得連講話都有點抖。

「是啊,我變回來了。」
金始炫笑著轉了個圈。

「太好了…」
金龍國低下頭拍了拍自己得胸口,像是放心了一樣,結果就被枕頭襲擊了。
「龍國哥你到底想像我變成什麼了啊…我一直都是人好嗎。= =」
金龍國聽到這句話又被搞亂了,所以自己是做夢了?

「話說哥,你不是說要在養一隻貓嗎?決定好了嗎?」
金始炫想著這哥大概是睡多了精神錯亂也就不計較,就把話題轉一到昨天說要再養一隻貓的事情上。

「不養了。」
「為什…啊!哥你幹嘛!」
金龍國一把把金始炫拉到床上,讓他躺在自己手臂上。

「我有三隻貓就夠了。」
金龍國說完還拿手在金始炫的下巴撓了撓。
「說穿了哥還是喜歡貓嘛!」
金始炫又把嘴往下癟了癟,但卻藏不住泛紅的耳朵及臉頰上的緋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牛_ 的頭像
牛牛_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