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ing,是一間位於首爾不起眼的巷弄內的餐館,這間餐館是由一對釜山來的夫妻所經營,他們所希望的,是提供顧客一個舒適並且能治癒心靈的環境。

餐館內彈鋼琴的男生,是他們的兒子。
他所演奏的樂曲,每每都讓客人們感到舒適,感到放鬆,所以也有不少顧客是為了享受這般饗宴而來。

餐點的部分,原本是由夫婦倆親自下廚,但一年前他們意外的收留了一個男孩。
還記得那天晚上,下著雨,男孩蹲在餐廳外,身上沒穿什麼衣服,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傷痕遍布全身,身旁是一個像是裝著行李的背包,男孩整個人縮在門口像是快暈倒,夫婦見狀,趕緊把人帶進屋裡。
原本想問男孩為什麼會在那,但男孩已經冷到說不出話,只聽見他說,我沒有家了。
待男孩醒來,他拜託這對夫妻讓他留下來幫忙,不要工資也沒關係,就讓他待在這就好,因為他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丈夫和妻子對視了一眼,最後將男孩留了下來。
男孩的廚藝出乎意料的好,餐廳裡的每到料裡幾乎學了一遍就會了,就連常來光顧的客人都感到訝異,並且認可了這位男孩的料理。

這一年間,男孩和夫妻兩個研究出了不少菜色,加上男孩高挑的身材和外貌,讓許多透過網路而知道的女孩們慕名而來,也讓餐館的生意更加的絡繹不絕。

 

三年後,穩定的生意讓夫妻兩個放心,加上兒子也大了,他們告訴他,要把店舖交給他,他們倆老要回釜山過養老生活。

「知勳啊,以後你就是老闆了。」
「這樣好嗎…」
「不是還有珉奎嗎?」

其實夫婦倆也看的出金珉奎對餐廳的用心,或許是因為感謝被收留,或許是為了報答。

還有對李知勳。

大概因為是獨生子的關係,李知勳的個性有點孤僻,不太與人相處,就連金珉奎剛來的那陣子,也都沒有任何反抗或是接納的意思,反倒是金珉奎,不斷去找李知勳搭話,就算李知勳不回答他也能講的開心,久而久之李知勳似乎慢慢對金珉奎敞開心胸,開始會和金珉奎聊一些有的沒的,甚至到後來還會打打鬧鬧,這一切變化夫妻倆都看在眼裡,所以也才放心的把餐廳交給這兩個年輕人。

 

李知勳轉頭看向在廚房忙碌的那個身影,肩膀變得寬厚,原本就比自己高不少的人,身高也比當初來的時候又再高了一些。
幾年下來,金珉奎已經從男孩變成了男人,然而那唯一不變的是,帶著虎牙的笑容。

因為對上金珉奎的笑容,讓李知勳尷尬的把頭轉回,繼續和父母商量接管餐廳的問題。

  

或許不是不可行啊。

 

幾個禮拜後,夫婦正式把餐廳交付給了李知勳,然後就回釜山了,餐廳剩下廚師金珉奎,彈琴的李知勳以及幾名負責櫃檯及送餐的員工。

李知勳依舊彈著琴,用美麗的旋律淨化客人的身心靈。

不一樣的是他開始自己寫曲了,原本只彈著名音樂家的曲,現在開始開拓了自己的風格。
每天晚上打烊的時候,就是李知勳創作的時間,而金珉奎知道後,總會在他覺得睏或是遇到創作瓶頸的時候,為他送上一碗羅宋湯,以撫平李知勳內心的波動。
蔬菜的甜味,清爽的口感,讓李知勳覺得自己得到了釋放,緊繃的心情也隨著熱湯下肚而少了不少。

送上熱湯後,金珉奎就會回到廚房收拾,時而轉頭看著因為喝了自己烹調的湯而繼續打起精神創作的李知勳,心裡覺得暖暖的。

 

金珉奎從未和這家人提起他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夫婦倆也沒有特別問,只是從那之後一直把金珉奎也當成自己的兒子對待,李知勳也就這麼多了個弟弟。
就在某金珉奎為李知勳送上羅宋湯時,李知勳不知怎麼的,突然要金珉奎陪他聊聊,聊著聊著金珉奎就說起了那些不堪的回憶以及那個破碎的家庭。

 

原來金珉奎的父母很早就離婚了,媽媽帶著妹妹遠走高飛,剩下他和爸爸兩個人相處。但爸爸常常酗酒抽菸,脾氣也不好,只要一不順心就打金珉奎出氣,甚至用皮帶抽打,用菸燙皮膚,這也是為什麼那時候金珉奎來到餐廳時全身是傷。

說到那天,金珉奎不禁覺得有點想哭,但他忍住繼續說下去。
那天晚上,他爸爸帶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女孩回家,金珉奎的爸爸對那個女孩又是抱又是親,看在金珉奎眼裡很受傷,因為他從來沒有這麼被對待過,就連自己媽媽在的時候也都只疼自己的妹妹。

 

還記得自己的爸爸對著自己說,你走吧,你是我跟那女人生的,他帶著自己跟別人生的孩子走了,我也不要你了,看你要去哪隨便你,我不想再看見你。
金珉奎一瞬間釐清了事實,原來自己跟媽媽帶走的妹妹是同母異父,所以當時媽媽帶走的是妹妹而不是他。
他失魂的走到房裡隨便拿了點東西就走出家門,連外套都沒有穿,因為他心裡受到太大的打擊,自己早在出生沒多久就注定不被祝福,注定要被拋棄,從這一刻開始他沒有了父母,然而一個才16歲的少年有哪裡可以去呢?
就在金珉奎在雨中漫無目的走著的時候,他看見了Healing,他看見這間散發出溫暖的燈光,身體感覺快凍僵的他下意識的往這裡走,接著在門口蹲下,想取暖,就在自己冷到快沒意識的時候,被餐廳的老闆和老闆娘,也就是李知勳的父母發現,把他帶進屋裡換衣服,然後他就昏倒了。

 

隔天金珉奎醒來,看見那對昨晚就了自己的夫婦,下意識的就請求他們讓自己留下,說自己什麼都能做也不需要薪水,只要讓他有地方待著就好了。
於是他就被好心的夫妻留下,並開始幫忙餐廳的事務。剛開始他們對金珉奎的廚易感到訝異,明明只是個16歲的男孩,怎麼對做菜如此的熟能生巧,然而金珉奎只是說,因為小時候父母常常不在家,所以會自己煮點東西吃,夫婦兩人也就沒有多問了。

 

聽完金珉奎說完自己的故事,李知勳的內心也不免沉重了幾分。
抽了幾張衛生紙給還是忍不住淚水滑落的金珉奎,李知勳拍了拍他的肩,接著轉身彈起鋼琴。
金珉奎看見了樂譜上的曲名,<Simple>,是李知勳的自創曲。
他知道李知勳想告訴自己什麼,因為他不善於表達,所以總是用他自己最熟悉的方法來傳達,所以金珉奎知道,李知勳是在安慰自己
是啊,現在的他很好,有帶他如父母的餐廳老闆和老闆娘,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最重要的是還有李知勳。

 

沒錯,金珉奎喜歡李知勳。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兩人接下餐廳後,每天為他送上那碗熱湯的時候嗎?
不,或許更早。

或許從他開始待在餐廳,開始和這個哥哥搭話的時候,就有什麼什麼東西在兩人之間產生變化了。

 

金珉奎的這份心思藏得很深,藏到內心深處深怕被人發現,更害怕被發現後他又會失去一切。
直到那天有個叫崔勝澈的男人來找李知勳,金珉奎才發現這份心意似乎再也藏不住了。

 

那個叫崔勝澈的人,是李知勳學校的學長,金珉奎沒見過李知勳有什麼朋友,直到看見他們倆的互動,才發現了什麼。
平實討厭肢體接觸的李知勳,卻很坦然的接受崔勝澈時不時的摸頭,甚至是笑著看著對方。
金珉奎很少看李知勳對人這樣笑,就連對自己最多也只是微笑,不像對崔勝澈那樣笑得開懷。

是嫉妒啊,可是金珉奎有什麼立場呢?說白一點,他只是被收留的廚師罷了。

 

金珉奎竟然跟李知勳請假了,說有些事要處理,所以請了一個認識的朋友來幫他代班。
李知勳很是納悶,金珉奎平時都待在餐廳,鮮少出去外面亂晃,就連請假也是第一次,到底有什麼事需要到請人代班一個禮拜的程度,又是什麼時候有了其他朋友?
看著李知勳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少年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

 

「你好,我是李碩珉,是金珉奎小時候的鄰居,他幾年前突然消失之後我們沒再連絡過,沒想到這次聯絡上了居然是叫我來代班呢,不過你不要擔心,我的廚藝可不輸他,說不定還能做的比他好呢。」

李知勳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又滿口大白牙的人解釋著。

 

『小時候的朋友啊金珉奎似乎沒對自己說過吧
李知勳反覆思考著那個叫李碩珉的小子說的話,內心突然種奇怪的感覺,只是他並沒有在意,就當作沒這回事的去告訴代班小伙子餐廳的一些事宜。

 

李碩珉來代班的這一個禮拜,李知勳聽他說了不少金珉奎小時候的事。
李碩珉和金珉奎同年,他說金珉奎的父母和自己的父母因為常常不在家,所以兩人沒東西吃的時候,就會去廚房煮東西吃,一次的時候還差點把廚房給炸了,不過相輔相成之下,兩人的廚藝越來越好,甚至有了以後一起開餐廳的想法,只是在他們16歲那年,金珉奎突然消失了,但李碩珉也不知道為什麼,而是在幾天前金珉奎突然到他家找他,拜託他幫忙代班才聯繫上,只是金珉奎也沒有對他解釋當年離開的原因。

 

聽完之後,李知勳的內心起伏很大,一方面對於金珉奎早就有和朋友一起開餐廳的想法趕到失落,覺得他是否真的有一天會離開Healing離開自己,還有一小部分其實是嫉妒著李碩珉,因為他擁有自己沒有的金珉奎的童年;另一方面卻又有點開心,因為只有他知道,珉奎16歲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多麼的悲慘以及心痛,這些只有他和金珉奎兩個人知道而已。
內心矛盾的感覺讓他想起金珉奎的羅宋湯,那碗總能讓自己感到放鬆的湯品。

 

李知勳也搞不懂自己的內心,對於金珉奎是喜歡嗎?還是純粹的依賴?但如果不是喜歡不是愛,又哪來的嫉妒可言呢?
坐在鋼琴前,李知勳想著金珉奎創作,一直以來,金珉奎總是讓著他甚至可以說是寵著他,然而自己卻沒有幾次是笑著對著他,也沒有為他做過什麼,即使這樣,金珉奎仍然用最溫暖的笑容看著他
李知勳笑了,是開心的笑,也是苦笑。

 

아낌없이 너에게
不曾回饋的我 感覺好像

받기만 하는 것만 같아
只是單方面的接受你的付出

 

誰也沒想到,金珉奎回來是要向自己辭職。
「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
「為什麼?」
金珉奎不語。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話語,李知勳感到衝擊,他想起了前些日子來幫忙的那個小伙子。
「我就這麼不如那個叫李碩珉的傢伙嗎?」

「嗯?」
對於這個提問金珉奎感到不解,怎麼會突然提到李碩珉?是李碩珉說了什麼嗎?想了想也不可能,就看著眼前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哥發愣。

 

李知勳拉著金珉奎走到鋼琴旁邊之後,逕自繞到鋼琴前坐下,而金珉奎就呆呆的站在李知勳的身後,他不知道他想幹嘛,只好就站在那。
李知勳拿起昨天剛完成的曲子,金珉奎瞥到了曲名,是<微笑花>

難得的是,這次不是純鋼琴曲,而是自彈自唱,歌詞是想著金珉奎寫出來的,因為自己不太會表達,所以只能以這種方式傳達自己的心意。

 

함께라서 웃을 있고
因為一起 所以能夠笑著

너라서 수도 있어
也因為是你 所以能夠流著淚

그렇게라도 못할 어딨어
像這樣 我們就沒有做不到的事

언제 어디에 있어도
無論何時何地

함께하지 못해도 우린 그렇듯
即使不能夠在一起 我們仍要像這樣

웃음꽃 피워요
綻放微笑的花朵

그대 미소에 봄이 돼줄게요
你的微笑 將能成為我的春天

아낌없이 너에게
不曾回饋的我 感覺好像

받기만 하는 것만 같아
只是單方面的接受你的付出

그래서 눈물 나도록
就因為如此 才掉了淚

고맙고 미안해
既感謝 也更抱歉

안아주고만 싶어도
明明也很想緊緊抱住你的

왠지 모르는 불안함에
但又是從哪 冒出的不安呢

망설이는 뭔지
不明白如此的猶豫不決 是什麼

이러고 싶지 않은데
明明不想這樣的啊

하늘이 높고 바람은 차고
就像看著 天空很高 風很冷冽

바다가 넓고 푸른 것처럼
海很遼闊 也很蔚藍

눈에 네가 그저
我眼中的你 會不會也像那樣

당연하게 바라봐질까
將我視為理所當然

그게 불안해서 이러는 것만 같아
覺得一切會像這樣 為此我很不安

잃어버릴까
擔心失去你

부디 같지 않기를
希望你不會跟我一樣

함께라서 웃을 있고
因為一起 所以能夠笑著

너라서 수도 있어
也因為是你 所以能夠流著淚

그렇게라도 못할 어딨어
像這樣 我們就沒有做不到的事

마지막이란
像是'最後了'的這種話

하지 영원히
永遠 都不要說出口

 

等到整首歌唱完,金珉奎站在後面默默的留下淚水,連李知勳也擦拭著眼角的淚。

李知勳從椅子上起來,站了上去,面對著金珉奎。
他伸手撫上金珉奎的臉,感受臉上的濕潤。
金珉奎抬頭看著因為站在椅子上而變得比自己高一些的人,他似乎聽見他和自己說話,接著就感受到唇上的溫熱。
「不要離開好不好?」

 

李知勳的吻很輕,雙手輕放在金珉奎的肩上,似乎是害怕。
金珉奎感受到李知勳的不安,用手直接扣住李知勳的後腦杓,加深了這個吻,李知勳則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雙手抓皺了金珉奎的衣服。

 

分開後,李知勳的臉微微的脹紅,金珉奎轉過身,將李知勳背起。
平常只有在打鬧的時候,李知勳會跳到他背上打他,他卻沒有主動的背過他,畢竟李知勳也不會願意的。
李知勳的雙手環著金珉奎,埋在金珉奎背後的臉越來越紅。

 

打開自己的房門,將李知勳放在自己的床上,他輕輕吻著李知勳的額頭、眉間、臉頰,最後在唇上烙印上自己的印記。

歡愉的過程中,金珉奎用自己的溫柔包覆著李知勳的不安。
初經情事的兩人,沉浸在彼此的汗水以及擁抱中,每一次的深入與接納都是對對方的愛。
即使有些疼痛,也比不過自己胡思亂想的痛,唯有擁有彼此才覺得一切都是真實的。

 

之後,兩人不約而同問起了為什麼提起李碩珉以及為什麼要離開的理由。
李知勳很坦誠的說,他以為金珉奎要離開和李碩珉開餐廳去了,完成小時候的夢想。
金珉奎回答,其實這個夢在進到Healing後就不再思考過,因為這裡給他猶如家一般的溫暖,是他沒有體會過的,更在自己喜歡上李知勳後更不想走了,更何況李碩珉早就和一個叫夫勝寬的孩子開了一間餐廳,一個是廚師一個則是駐唱歌手。
李知勳問,既然如此,為什麼又突然說要離開?
金珉奎笑了一下,「因為我太喜歡你了啊,喜歡到無法自拔」,他是這麼說的,李知勳說他傻,金珉奎說,才不是,他只是害怕再次失去而已。

 

又再過了兩年,那個李知勳很要好的學長,崔勝澈,帶著一個眼睛大大的,耳朵上戴著無限符號耳環的男生來到了Healing
那個男生沒有說什麼話,只是緊緊的跟在崔勝澈身旁,仔細一看,兩人的手是緊握的,原來他們要結婚了,這次來是為了送邀請函,要李知勳和金珉奎一起出席。
李知勳笑著虧了虧崔勝澈,怎麼說要去中國留學卻帶了個人回來,崔勝澈笑著說,一切都是緣分啊,並轉頭看了看那個男生,兩人相視而笑。

 

金珉奎問過李知勳,為什麼這麼討厭肢體接觸,卻不抗拒崔勝澈,李知勳問金珉奎是吃醋嗎?沒想到對方二話不說的就說對,李知勳只好繼續說下去。
崔勝澈和李知勳是直屬學長學弟的關係,然而因為李知勳太孤僻,崔勝澈感到很煩惱,於是也時不時的去鬧著李知勳,久而久之他也就習慣了。
李知勳沒什麼朋友,大概就崔勝澈一個算是熟的,所以兩人默默的成為了對方的知己。
金珉奎問,他不會覺得崔勝澈是因為喜歡自己才來和他搭話嗎?李知勳說當然不是,因為崔勝澈當年在學校可是換過好幾個女朋友,是校草型的男生,所以當他知道崔勝澈和一個男生在一起的時候,也感到很意外。

 

很久很久的以後,兩人把Healing交給了幾年前收養的兩個少年,之後兩人就去環遊世界了,最後回到了釜山,去看李知勳的父母。

夫妻倆早在幾年前過世了,李知勳卻沒有感到特別哀傷,反而是金珉奎哭得不像話,還李知勳取笑,金珉奎說,因為他們就真的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的疼自己啊。
兩人站在墓碑前好一回才離開,相信父母看到他們也會感到欣慰的。

 

兩人在傍晚時到達海雲台,兩人坐在沙灘上,金珉奎摟著李知勳,李知勳靠在金珉奎身上。
兩人看著夕陽,內心想著彼此,臉上皆掛著微笑,或許這就是最美好的吧。

 

 

 

 

언제 어디에 있어도
無論何時何地

함께하지 못해도 우린 그렇듯
即使不能夠在一起 我們仍要像這樣

웃음꽃 피워요

綻放微笑的花朵

그대 미소에 봄이 돼줄게요
你的微笑 將成為我的春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世界因你而美好 :: Because of you

牛牛_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운Yun的小小宇宙
  • 管管寫的文我都超喜歡的💕💕💕
    默默的說,信悟那篇我看了十幾次😂😂
    我私心###希望可以在看到UP10TION的文
  • 居然十幾遍XDDDD
    謝謝你喜歡
    不過我現在都17為主比較多😅😅
    然後叫我牛牛就好🤣🤣

    牛牛_ 於 2017/07/07 18: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